淮滨县新里镇孟庄村一家6口挣扎贫困线上 孩子一天4元生活费

2016-03-03

4元钱,能买到什么?在常人眼里4元钱估计只够吃一顿寻常的早餐,但在淮滨县新里镇的一个孩子眼中,4元钱是他一天的生活费。



  一家6口:两人患病 四个未成年



  2月21日,是传统元宵节的前一天。尽管已经是春天,但是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料峭的寒风仍旧吹得人瑟瑟发抖。麦田尽头,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记者见到了新里镇孟庄村赵寨村民组村民赵天洲(音)。



  据赵天洲介绍,因为家里穷,他结婚比较晚,妻子精神有点问题,一直靠药物维持,生活不能自理。家里有两亩多农田,生活来源主要靠养猪。但几年前,他的腿出现问题之后就不能干重活。



  赵天洲有四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12岁。老大赵龙龙在淮滨二高读高一,老二老三在新里镇读中学,老四在村里小学就读。



  据了解,赵家的土地收成刚好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养的一头猪在年前卖了,还了孩子们欠的学费。唯一的一头老母猪刚下一窝猪崽。



  赵天洲告诉记者,他妻子得靠药物来维持精神问题,每天花费差不多得40块钱。他现在最愁的是老大的上学问题,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三个小的现在上学不用花什么钱,只要最基本的温饱解决就可以了。年前卖猪收入2800元钱,还去借的钱和老大的学费,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贫困补助:轮流安排



  赵家破旧的堂屋墙上贴了许多奖状,为这个贫困的家庭增添了一些自信的色彩。堂屋的西厢房里有一张床和十几包玉米,玉米是他们的口粮也是猪的饲料。堂屋的东厢房里,家里最值钱的是一台17寸的老式彩色电视机,阳光从墙上的裂缝里照进三张堆满被子和衣服的床铺上。



  记者环顾一圈,他们家的窗户,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寒风从撕破了的塑料薄膜里往屋里钻。



  兄妹几人看到记者的到来,都很紧张,害羞的躲在屋里不敢出声,透过窗户向外张望。



  赵天洲告诉记者,大儿子龙龙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里前几名。不知道现在怎么了,到城里上高中后,孩子的话也少了,成绩也没有以前好,成了中等生。



  面对的记者的采访,龙龙一开始总是回避。得知记者不会刊登他的照片,他才回答一些简单问题。他每周往返学校一次,除了学费和住宿费,龙龙每周的生活费是60元,这其中包括从县里到乡里的车费钱。



  记者问龙龙,在学校有没有其他补助。他说,相关证明材料交给班主任了,但老师说班里贫困的学生比较多,今年没有龙龙的,得轮流。下次能不能轮到龙龙,他自己也不知道。



  镇里上学:一天花费4元钱



  赵家的老二和老三在距家有10公里的新里镇上读初中。当记者得知,他们俩每人每天的生活费只有4元钱时很震惊,都想象不到,4元钱一天能吃什么东西。



  老三告诉记者,他们每天早上和晚上在学校外面随便吃一点东西,一顿饭是2元钱,中午一顿在学校吃,因为有学校有“免费午餐”。当记者问到每天能吃到什么时,他们都不愿意回答,只是说能吃饱。赵家的四个孩子,和同龄人比起来,身体明显瘦小很多。



  两元钱一顿饭能吃什么呢?他们没有说,记者也不能通过文字告诉读者。只能通过对比,让大家感受一下两元钱的购买力。在信阳市一碗热干面是4元钱,豆浆或稀饭是一元一份,包子是两元3个,白面馒头的一元2个。正处在青春期发育期的孩子,两元钱能提供足够的营养给他们吗?



  村里回应:有一个低保 可怜的人更多



  2月29日上午,映象网记者联系新里镇孟庄村村支书孟庆业。关于赵天洲一家的情况,孟庆业的解释是,赵家的确实比较困难,村里照顾他们,已经给予一个低保名额了,由于低保名额有限,村里还有更困难的。不过,赵家的情况村里也很重视,如果上面有什么补助政策,村里会第一时间进行照顾的。



  关于此事,映象网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 吴彦飞)



  (来源:映象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