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齿苋的记忆

2014-08-24

作者:张书国

春节后的一天夜晚,我与两位同事应邀到大庙村支部书记陈言英家做客,酒席桌上,她端上一道干马齿苋炒腊肉的菜,我品尝之后觉得用干马齿苋做的菜有点淡淡的酸味,很好吃的,于是,餐桌上的客人就风扫残云般地把那一盘马齿苋菜吃了个净光,然而,那些大鱼大肉都没人动筷子。我对陈书记说:“这道干马齿苋菜,有点酸味,很好吃。”她笑着说:“这是地里长的土生土长的野菜―马齿苋,上不了大席面,又不是什么稀奇菜,鱼呀肉呀都吃腻了,让你们尝尝马齿苋野菜的味道”。 我仔细品尝马齿苋的味道,虽然酸酸的,但味道很美,于是,嘴里咀嚼着马齿苋,引起我对儿时在野地挖马齿苋、吃齿觅的艰辛回忆。

马齿苋是我童年和少年时经常常吃的野菜。特别是在1959年粮食短缺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夏天和秋天,田野里埂边地头,庄稼地里、埂坡河滩上到处都生长着马齿觅,这时是它生长的旺季。我读小学三年的时候,刚满十岁,我娘叫我到野外挖马齿苋。早晨、星期天,节假日,我挎上一个小圆筐拿着一个小铁铲走到田间、地头、埂坡、河滩里去挖马齿苋,青翠而肥实象马齿一样的叶子,鲜嫩而又紫红的茎杆,开着黄黄的小花,看了让人抒心,吃了可以果腹。我在野地里象寻宝贝似的寻找马齿苋,每找三五棵马齿苋就喜不胜喜,找到大片的马齿苋心里就乐开了花,有时挖半筐有时挖满满一筐马齿苋挎回家,母亲夸赞我,心里很高兴。我娘抽出空时来把马齿苋根子去掉,择干净,在锅里蒸熟,用水洗去掉酸液,切碎重新放在锅里撒上食盐炒一下就可以吃了,这是吃鲜马齿苋。在那缺粮食的时代吃马齿苋是为了填饱肚子,并不是品尝马齿苋的美味。天天吃马肯苋,吃多了也就厌烦了,一端起有马齿菜的饭碗就想吐,就想哭,不吃又饿肚子,吃时又嚥不肚里去。听老人们说,马齿苋有清热解毒等作用,少年时没有被饿死,马齿苋功不可没。那时,对于那些吃不完的马齿苋,可以作猪饲料,将生马齿苋切碎拌上麦皮子喂猪,猪养得肥肥的。吃不完的马齿苋还可以悼熟晒干儲藏起来做干菜,留着冬天吃。于是,我娘就把鲜马齿苋洗干净放在锅里焯熟,捞出来弄到淮河里,用清清的河水洗净黏液,放在太阳下面的荻席上晒干,儲藏在一个袋子里,以备冬天或春天包馍做馍馅子,食用干马齿苋前用开水泡一泡洗干净,参上其它东西也可以炒菜吃了。

马齿苋虽然是不起眼的野菜,可是在明朝时期就被王磐编进《野菜谱》,于是貌不惊人的野菜―马齿苋登上书本,就有了一些名气。登上了书本。马齿苋不仅可以做菜吃,还可以入药治腹泻。我有一位文友,年轻时经常患肠炎,一位乡村老中医告诉他,用马齿苋熬水喝可以治疗腹泻、治疗肠炎,文友按照老中医的嘱咐,服用了马齿苋熬的水终于治好了肠炎顽疾。

马齿苋有很强的生命力,乡下田野的地头、田间、埂坡、庄稼地里到处都生长着马齿苋。人们在给庄稼地里除草时,锄掉的马齿苋在炎炎的烈日下暴晒三五天还不会死掉,当地人戏言说:“太阳是马齿苋的姥爷。”它护着马齿苋。

我对马齿苋是有感情的,在儿时缺粮少柴、苦难的日里,用马齿苋度饥过荒年,马齿苋救过我的命,我非常感激有马齿苋充饥的年月。我十分怀念那些带些生命力很强,又有乡土田园气息、上了贵宾餐桌、登上大雅之堂的野菜―马齿苋。



下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