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思镇祭祖记

2015-07-07

作者:中华蒋氏祖根文化网 蒋洪清

 三天期思祭祖之行,匆匆地结束了。但是,过去的一切,还一直浮现在我眼前,使我久久不能平静,催促着我,把这三天期思祭祖不平凡的经历记下来,以至留下这段不该忘却的记忆,又报告给那些想去敬宗、孝祖而未亲临其境的一梅堂蒋氏宗亲们,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分享在蒋氏祖地的所见所闻。


     本次活动的发起,应推前到去年冬至在宜兴祭祖。在那次冬至夜晚宴上,大家喝着“蒋氏一家亲洒”,畅谈着族谊亲情,其间,小弟先生提出:“我们要到河南淮滨蒋氏祖地去看看,这样,才真的寻到了我们蒋氏的根。”囬来后,很快就刭了春节。新年伊始,大家各忙各的,这个活动,也就搁了下来。直到今年四月十日,仲金先生设宴宽待“一梅堂蒋氏宗谱续谱委员会”全体成员,席间,大家敲定了为宜兴蒋澄纪念堂捐助款项。其次,还决定于四月十七日赴河南淮滨蒋氏祖地祭拜始祖。而后,又由于各种原因耽误了下来。直至五月二十一日,经过一波三折的祭祖之旅终于成行。一个由颂平带队,有蒋小弟、蒋黄龙、蒋炳兴、蒋仲金夫妇、蒋建兴夫妇、蒋才生夫妇、蒋海刚夫妇、以及蒋兴华、蒋洪请等一行十四人组成的“锡山周村一梅堂”蒋氏宗亲代表团,乘车前往蒋氏发祥地,河南省淮滨县期思镇。


      车行常合高速。过了合肥长江大桥,就扑入了中原大地的怀抱。汽车奔驰在坦坦荡荡的中原大地上,如今这片大地上,过去历史上遗漏的一切已经被“无处不青山,到处赛江南。” 而完全復盖。格子化防风林上的枫楊, 分格着一方方正待收割的金黄色的麦田。过了六合, 那一方方又换成了绿油油的水稻田。汽车在高速路上风驰流星的奔跑了四五个小时,跃入眼廉的竟是一望无际的平坦。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原大地的广袤博大。


      建兴接到了淮滨县蒋氏宗亲会会长蒋文进先生电话:“要我们停车在合陕高速淮滨出口处,他们驱车来接。”我们当然照办。少许,蒋会长和淮滨县台办主任张贵义先生驱车就到。蒋会长中等身材,有点发福。张主仛和我可祘是老相识了,我们通过手机联系了几次。他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中等身材,体态适中。毕业于西北农大,现任淮滨县台办主任。大家寒暄了几句就驱车前行,一直把我们送到淮滨县最好的淮河饭店入住。蒋会长、张主任以及期思镇赶来的几位先生,在这里还为我们接风洗尘。席间,蒋会长具体按排了明天期思祭祖的行程。


      次日八点半从淮河饭店出发,不一会,就到了我们参访的第一站,淮河博物馆。馆内文物丰富,见证着淮河从古至今的历史。出于我们意料之外的是,这里居然开设着蒋国历史的陈列室。我们赠送的《钖山周村一梅堂蒋氏宗谱》也陈列在橱柜内。据《元和姓纂》记载:“周公第三子伯龄,封蒋,建立蒋国。其后子民便以蒋为姓,是为蒋姓。”蒋国约续470年。于公元前617年,被楚国所灭。部分皇亲贵族逃往齐鲁。其他国民屈服于楚,成为楚国子民,当然也就不再姓蒋。蒋国也改名期思,就是今天的期思镇。自春秋战国至今三千余年,名字一直没有变。至此,确信我们的祖地就是期思镇。


      期思镇在淮滨县城东南。我们从淮河博物馆出发,到期思镇约二十公里左右,万寿陵园在期思镇东南方,离期思镇一、二公里左右。一路上,由期思镇和淮滨县蒋会长张主任的两辆车引领开道,虽然没有耽搁,但是到万寿陵园已经十点多了。淮滨县对蒋姓文化的发展与建设十分重视,划出了专门用地,筹建了蒋氏万寿陵园。万寿陵园分三部分,三个区域建设。总占地面积为六十亩。南北长四百米。东西宽一百米。如今,已完成纪念活动区和陵园区两部分建设。纪念活动区占地三十亩。设有南大门仿古建筑五间;两侧碑廊六十米;纪念广场一千平方米;蒋氏祖庙二层仿古建筑六间,包括殿内伯龄神像等附属设施等,共用资金三百八十万元。陵园区建设共占地十亩。包括伯龄公陵园整修;祭拜设置配套等,使用资金三十余万元。整个工程由重庆大千园林古建筑设计院设计。湖北三圆正兴建筑有限公司承建。祖庙建筑面积五百九十五平方米。(寓意九五之尊) 于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正式破土动工。二0一三年八月十八日大殿封顶。其间,举行了隆重的封顶仪式。二0一四年四月十二日正式落成。第三部分蒋氏文化博览区,计划投资三百五十万元,占地二十亩。主要建设蒋氏文化博物馆,展示蒋氏文化。我环顾四周,未见动工跡象,现在看来能否完成还是个迷。今天,我们站在雄伟壮丽的祖庙前,这里的政府和人民为蒋氏祖陵保护得如此完好,把万寿陵园建得如此美好,我们作为蒋氏子孙感到十分地荣幸,也为这里的政府和人民,宏扬华夏文明和传承华夏文明所作的巨大付岀,感到十分的敬佩。蒋小弟、蒋仲金、蒋建兴、蒋炳兴也向淮滨县蒋氏文化研究会捐款二万元,为万寿陵园添砖加瓦,以尽蒋氏子孙微簿之力。


      祭祖活动在十一时零八分正式开始,首先进入大殿。端庄而慈祥的伯龄公像端坐在大殿中央,似乎在注视着一群来自别离了三千余年,更远离六百余里的“钖山周村一梅堂”蒋氏后裔们。建兴等恭敬地献上恭品和鲜花。几位夫人在焚化纸钱。在祖庙主持的唱领下行了隆重的大礼。而后穿过大殿,来到纪念广埸,高大而安祥的万寿陵就在我们面前。陵前中央屹立着高大的墓碑,上面刻着:《蒋氏始祖伯龄公墓》金色大字。半园形墓墩直径应该有八十米开外。上面铺盖着整整齐齐、密密层层的茅草。茅草根深叶茂,一支支雪白的茅草花,活像是刚插上的点燃着的一支支棒棒香。此景此情,仲金夫人章娴骅、建兴夫人陈惠芳也连声赞叹:“怪不得今天蒋氏子孙如此兴旺!” 据古人讲:“墓上茅草根深叶茂,子孙一定兴旺。”今天蒋氏遍布环宇,是否算是印证。祭祖开始,礼炮齐鸣。我们纷纷代表“锡山周村一梅堂”蒋氏宗亲给伯龄公敬香。香烟燎绕直上九天,灵系天地。在祖庙支持唱领下向伯龄公行了三跪九叩大礼,恭祝蒋氏始祖伯龄公万古长青。


      整个祭祖仪式举行了约一个多小时,而后在期思镇党委书记带领下驱车来到了期思镇镇政府。这是个很简单的政府办公大楼。在我们这里,不过像一般的村委办公楼。陈书记和淮滨县的蒋会长、张主任在这里设宴宽待我们。望着那整桌一大盆一大盆的菜肴,心想这又是一个高规格的招待。我们这些人咀吃得很刁,好吃新、奇、鲜。一盆炒凉粉,大家吃得赞不绝口。喝的酒是准滨县的特产,当然也是我们的故国酒,取名“蒋酒” 。这“蒋酒” 名字起得好,既满足我们吃奇的欲望,又燃起了我们思故之念。所以我们也不管能不能喝,个个都满樽“蒋洒” 一饮而尽。这里的政府严格执行官八项,主人坚持不喝酒,以茶代酒。热烈地频频碰杯,互致祝贺。我们感谢他们热情招待。他们祝贺我们祭祖圆满成功。由于主人不喝酒,当然我们也不能放肆。不到一小时,我们在祖地吃得酒足饭饱。招待会也在热烈欢乐的氛围中结束了。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工作,我们也不便久留,起身告辞,握手道别。还是在他们的护送引领下,进入这次按排的第三个议程,参观蒋国古城遗址。


      蒋国古城遗址在期恩镇东南,车行不久就到。三千余年前的城墙早已不复存在,只是在茂密的树林中还隐隐约约见到突兀的一条乱石堆。经考古学者鉴定,这就是蒋国古城遗址。这里的政府在这遗址上恢复仿造了一段蒋国古城墙。当然,今天我们见到的肯定比原来的漂亮。这个“国”,早已被我们心中的大中华所替代了。今天来看看,仅仅是翻翻历史而已。倒是那些考古学家或许可以在这里找到华夏文明传承的踪跡。我们也在这里拍了照,留了影。


      跨岀了古城墙,应该说就已经离开了我们的祖地,踏上了归途。蒋会长和张主任怕我们多走冤枉路,一直驱车引导我们到合陕高速道口。这几天来,这两位先生既按排我们吃住,又陪同我们参与各种活动,彼此已经搞得非常热络。也在彼此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像。大家下了车,再一次握手道别。车无情地奔跑起来,渐渐地远离我们的祖地,奔向今日之家。我凝望着向后飞奔的中原大地,心想,楚国灭我蒋国,仅有一些皇亲贵族为保命而逃离期思,留下的国民也改姓而屈服于楚,这里己经很少有蒋姓。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蒋姓的文化得到了很好地保护。并且还没有忘记出走三千余年的蒋氏子民。这或许就是华夏文明的魅力吧!


      回来的行程,还须整整的一天。上午顺便去天堂山兜了一圈,亲身体验了大别山的风光。下午二时许出发重上归途,经过六个半小时的奔波,于八点半左右,囬到前洲蒋巷鱼庐春酒家。仲金在途中就预订了一桌丰盛的庆功宴。大家剥食着小龙虾,喝着小弟赠送的法兰西红酒,回味着这几天来的经历,此种美味,实在无与伦比。最后仲平深情地说:“此次多亏小弟、仲金、炳兴、建兴出钱出力,使得这次有着深远意义的期思祭祖之行,顺利而圆满地成功。为我们“一梅堂”蒋氏增了光,添了彩。在此,也为大家对我这个会长的支持,表示衷心地感谢。”仲平的讲话,也为这次期思祭祖之行,画上了一个圆圆的句号。


附:


祖庙捐款明细


蒋小弟 5000元   蒋仲金5000元 蒋炳兴 5000元蒋建兴5000元


赞助本次活动经费


蒋炳兴  8600元  蒋仲金 1300元(庆功宴餐费)


其它费用没有记账,只能在此说一声谢谢了。


                                                      二0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蒋洪清



上一篇:王新华:牠们
下一篇:淮滨县情概况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