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寺院名茶经济与文化

2015-09-07

作者:龚永新

  摘 要:我国历史名茶大多出自名山寺院,名茶产于名山寺院有着深厚的社会经济背景,包括具有相对充裕的土地、劳力以及稳定的消费需求条件。寺院与名茶相辅相成,经历了长期的发展过程,并形成了寺院名茶生产与生活的自身特点。由于寺院名茶的发展,从而对于寺院经济及其整个佛教事业都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我国的寺院经济以丛林经济为主,名茶生产更为普遍以至于持续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与水平,这一切是与寺院名茶生产的经济背景密切相关。
  关键词:名山寺院;中国名茶;经济特点;文化现象

 我国有一句俗话,叫“名山名寺出名茶”。“名山名寺出名茶”,既是寺院良好的生态自然环境所致,更是寺院特殊的社会经济条件使然。
  一、寺院名茶生产的经济背景
  1.寺院土地丰富。土地资源丰富,是寺院名茶经济赖以发展的基础。寺院一般广占良田沃土,他们或由国家赐予,或由贵族官僚“布施”,或由寺院兼并掠夺细民而来。而寺院往往是敕建,由国家供给一切费用。据唐均田令规定,僧受田二十亩、尼二十亩,老年僧尼退田转充常住田。宋代寺田的主要来源,包括皇室的敕赐、信众的施舍、自身开垦、出钱购买、侵占官私土地等多种方式,即土地扩充途径更多,方式方法更灵活。以福州为例,北宋中期寺田约占民田的三分之一,南宋中期约占五分之一(不包括山地园林在内)[1]。正是在获得大量寺田的基础上,宋代寺院普遍建立起自己的庄园,一些寺田的庄园经济相当可观。
  2.寺院劳力充足。劳动力丰富,这是寺院名茶经济发展的条件。关于寺院劳力的来源,首先是寺院僧尼,其中主要是下层僧尼。这些人大多为逃避国家课役的民众,他们原可不参与生产,但是受寺院大土地所有者的统治,下层僧尼也便成了寺院庄园的劳动力。其次是寺院依附民,他们中大多为避役而投靠寺院,自愿成为寺院的佃户。再次是寺奴,即由国家赐与重民犯,这些人毫无疑问处于寺院最底层,担负寺内和寺院庄园繁重的生产劳动。
  3.寺院僧尼嗜茗。寺院的发展扩大了僧众的规模,如始建于唐朝的余杭径山寺鼎盛时期殿宇楼阁林立,僧众可达三千,就是一个突出的事例[2]。对于寺院僧尼来说,一方面,他们所持淡泊的人生态度,抑欲忌荤,提倡素食,清淡茶汤无疑是其最佳饮品。另一方面,寺院僧尼重视坐禅修行,息心静坐,禅思悟道,通常坐禅长达数日,以追求超尘脱世、得道成功的境界等。
  4.寺院茗茶馈赠。我国自古以来寺院香火旺盛,进山香客常会络绎不绝,向香客们施于茶水,也便成了寺院的一项义务。清代《余杭县志》载:“径山寺僧采谷雨茗,用小缶之以馈人……。”[2]在一些大的寺院,还设有专职的施茶僧,为进山的香客布施茶水。不仅如此,寺院僧尼往往也将本寺院的名茶交流到外地寺院或其他地方,加强与外面的联络与联系。
  二、寺院的名茶生产与生活
  据四川地方志记载,西汉时甘露禅师吴理真,曾结庐于四川蒙山,亲植茶树成为佛教僧徒最早的记载[3]。而名茶入诗则始于我国唐代,著名诗人李白的五言古诗《答族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堪称最早的咏名茶诗。从此名茶如雨后春笋,于全国各地的寺院竞相产生,寺院名茶的生产与生活也形成了自身的特点。
  1.创制名茶充满艰辛。最初的名茶创制总是充满了艰辛。据《庐山志》记载:“东汉时(25—200年),佛教传入我国,当时梵宫寺院多至300余座,僧侣云集,攀危岩,冒飞泉,竞采野茶以充饥渴。名寺亦于白云深处劈岩削谷,栽种茶树焙制茶叶,名云雾茶。”又据《新庐山志》载:“山僧或寻采入林者,所获不过三数两。”[4]这说明江西“庐山云雾”名茶,最初不仅是由寺僧创制的,而且创制艰难,数量不多。应该说,各地名山宝刹创制出的名茶大都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2.一座寺院一只名茶。在我国,绝大多数寺院生产一种名茶,且品质各异、风格独特。如四川甘露寺蒙山茶,湖北玉泉寺仙人掌茶,云南感通寺感通茶,福建武夷寺岩茶,江苏洞庭水月院碧螺春茶,浙江杭州法境寺香林茶、龙井寺龙井茶、余杭径山寺径山茶、天台山国清寺华顶茶、景宁惠明寺惠明茶、临安禅源寺天目青顶茶、普陀寺佛茶等。南方凡名山寺院适宜茶树生长发育的地方,往往是寺必有茶,有茶就有名茶。因而,一座寺院就相当于一个名茶研制、生产以及传播中心。
  3.强烈的质量品牌意识。寺院名茶生产的质量意识,一是体现在创制的过程中;一是体现在长期的维护上。吕岩《大云寺茶诗》中,描写大云寺茶的制作是“玉蕊一枪称绝品,僧家造法极功夫”[3],说明寺院名茶的创制与生产是颇花功夫的,精细加工、质量上乘,如华顶云雾茶素有“佛天雨露,帝苑仙浆”之美誉。不仅如此,维护名茶质量的长期稳定也是寺院一大特点,以浙江余杭的径山茶为例,始载于唐,闻名于宋,宋朝的翰林学士叶清臣在他的《文集》中说:“钱塘、径山产茶质优异”;《续余杭县志》记载:“产茶之地,有径山四壁坞及裹山坞出产者多佳,至凌霄峰尤不可多得。”[2]又如普陀佛茶历史悠久,明代史书就有记载,清代被列为贡品,1915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二等奖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上名茶品牌意识最强的地方应该就是寺院。
  4.饮用名茶既是生活又是制度。在寺院,“饭后三碗茶”被视为“和尚家风”,宋代道原《景德传灯灵》卷二十六:“晨起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佛教前礼拜,归下去打睡了,起来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上堂吃饭了盥漱,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饮用名茶是禅寺制度之一,其表现为寺中设有“茶堂”,有“茶头”专管茶水,按时击“茶鼓”如今僧众饮茶。宋林逋《西湖春日》云:“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茶鼓就是设置于佛寺法堂西北角,为如今众僧饮茶用的一种法器[3]。宋时径山寺内盛行“茶宴”,茶宴乃是径山僧侣以茶论道的一种“清规”,也是古刹以茶代酒宴请上宾的一种仪式。茶宴在布置洁净典雅的明月堂举行,室内张挂名人字画,摆设时新鲜花,并有专用茶具。据传其程式为:献茶、闻香、观色、品味、论茶、交谈等六项依次进行[3]。
  三、名茶在推动寺院事业发展中的作用
  1.促进了佛教事业。佛教讲究坐禅,坐禅是指修习者端身正坐而入禅定,是佛教僧人的基本修行方法。佛教对坐禅方法有严格规定,要求坐禅者必须息心静虑,节制饮食,头正背直,不动不摇,不委不倚,更不能卧床睡眠。于是既能提神醒脑、又能清性修行的茶就成为僧人坐禅时必不可少的饮料,饮茶有助于参禅、面壁省悟的神妙功能,为僧人所认可。所以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中有记载:“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4]可见,茶为禅用,具有协助修行的功能,有利于发展佛教事业。
  2.扩大了佛教影响。在我国,名茶与佛教相联系,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无不受其影响。隋文帝杨坚(541—604年)常勤于政务,自奉甚俭,茶却也侍于左右。据《隋史》记载,某夜,文帝做了个噩梦,梦见有位神人把他的头骨给换了,梦醒以后便一直头痛。后来遇一僧人,告诉他说:“山中有茗草,煮而饮之当愈。”文帝服之以后果然见效。又据《南史?齐本纪上》记载,齐武帝萧赜在死前的遗诏里说:“我死之后,在我的灵前千万不要用牺牲来祭我,只要供上些糕饼、茶酒和果脯就可以了。”[5]人们大多认为齐武帝以茶作为祭品,是受僧人法瑶的影响和出于其佛教徒的身份,表示一种对简朴的推崇,即使在祭品中也“忌荤”。可见这些皇帝受佛教的影响,其中名茶起了很大作用。
  3.推动了佛事交流。寺院生产的名茶,多有作为赠品的。特别是寺院僧人云游四方,常常带上自制的名茶,通过赠送他人,加强了寺院系统内外的交往,这对于增进友谊、交流法事,扩大寺院的影响无疑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湖北当阳玉泉寺的僧人中孚禅师,曾云游南京,遇其族叔李白,将亲手制作的玉泉仙人掌茶赠与李白,李白随即作《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这在当时无疑是对寺院最好的宣传,通过仙人掌茶扩大了当阳玉泉寺的影响。这首诗既为我国第一首以名茶为题的茶诗,也成为以名茶为媒介佛事对外交流的重要历史资料。
  4.深化了佛学事理。千百年来,饮茶之所以能与佛禅形成深厚联系,达到彼此相融一体的境界,在于僧侣认为茶有“三德”,一是用以坐禅,可以清心涤虑,彻底不眠;二是能助消化,轻神气;三是“不发”,即能抑制淫欲[2]。所以,饮茶最符合佛教的道德观念,最宜参禅拜佛。同时,由于寺院普遍推行茶饮,因而形成了“茶禅一味”。唐朝著名诗僧皎然幼年出家,他在《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中有“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的诗句[6],他认为饮茶能达悟,能得到佛的保佑。当代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诗云:“七碗爱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千百偈,不如吃茶去。”在佛家弟子看来,名茶品饮是参禅的前奏,参禅是名茶品饮的目的,二位一体,水乳交融,共同促进人的精神境界的提纯和升华。
  
  参考文献:
  [1]黄敏枝.宋代佛教经济史福建武夷寺岩茶,江苏洞庭水月院碧螺春茶,浙江杭州法境寺香林茶、龙井寺龙井茶、余杭径山寺径山茶、天台山国清寺华顶茶、景宁惠明寺惠明茶、临安禅源寺天目青顶茶、普陀寺佛茶等。南方凡名山寺院适宜茶树生长发育的地方,往往是寺必有茶,有茶就有名茶。因而,一座寺院就相当于一个名茶研制、生产以及传播中心。
  3.强烈的质量品牌意识。寺院名茶生产的质量意识,一是体现在创制的过程中;一是体现在长期的维护上。吕岩《大云寺茶诗》中,描写大云寺茶的制作是“玉蕊一枪称绝品,僧家造法极功夫”[3],说明寺院名茶的创制与生产是颇花功夫的,精细加工、质量上乘,如华顶云雾茶素有“佛天雨露,帝苑仙浆”之美誉。不仅如此,维护名茶质量的长期稳定也是寺院一大特点,以浙江余杭的径山茶为例,始载于唐,闻名于宋,宋朝的翰林学士叶清臣在他的《文集》中说:“钱塘、径山产茶质优异”;《续余杭县志》记载:“产茶之地,有径山四壁坞及裹山坞出产者多佳,至凌霄峰尤不可多得。”[2]又如普陀佛茶历史悠久,明代史书就有记载,清代被列为贡品,1915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二等奖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上名茶品牌意识最强的地方应该就是寺院。
  4.饮用名茶既是生活又是制度。在寺院,“饭后三碗茶”被视为“和尚家风”,宋代道原《景德传灯灵》卷二十六:“晨起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佛教前礼拜,归下去打睡了,起来洗手面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上堂吃饭了盥漱,盥漱了吃茶,吃茶了东事西事。”饮用名茶是禅寺制度之一,其表现为寺中设有“茶堂”,有“茶头”专管茶水,按时击“茶鼓”如今僧众饮茶。宋林逋《西湖春日》云:“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茶鼓就是设置于佛寺法堂西北角,为如今众僧饮茶用的一种法器[3]。宋时径山寺内盛行“茶宴”,茶宴乃是径山僧侣以茶论道的一种“清规”,也是古刹以茶代酒宴请上宾的一种仪式。茶宴在布置洁净典雅的明月堂举行,室内张挂名人字画,摆设时新鲜花,并有专用茶具。据传其程式为:献茶、闻香、观色、品味、论茶、交谈等六项依次进行[3]。
  三、名茶在推动寺院事业发展中的作用
  1.促进了佛教事业。佛教讲究坐禅,坐禅是指修习者端身正坐而入禅定,是佛教僧人的基本修行方法。佛教对坐禅方法有严格规定,要求坐禅者必须息心静虑,节制饮食,头正背直,不动不摇,不委不倚,更不能卧床睡眠。于是既能提神醒脑、又能清性修行的茶就成为僧人坐禅时必不可少的饮料,饮茶有助于参禅、面壁省悟的神妙功能,为僧人所认可。所以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中有记载:“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4]可见,茶为禅用,具有协助修行的功能,有利于发展佛教事业。
  2.扩大了佛教影响。在我国,名茶与佛教相联系,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无不受其影响。隋文帝杨坚(541—604年)常勤于政务,自奉甚俭,茶却也侍于左右。据《隋史》记载,某夜,文帝做了个噩梦,梦见有位神人把他的头骨给换了,梦醒以后便一直头痛。后来遇一僧人,告诉他说:“山中有茗草,煮而饮之当愈。”文帝服之以后果然见效。又据《南史?齐本纪上》记载,齐武帝萧赜在死前的遗诏里说:“我死之后,在我的灵前千万不要用牺牲来祭我,只要供上些糕饼、茶酒和果脯就可以了。”[5]人们大多认为齐武帝以茶作为祭品,是受僧人法瑶的影响和出于其佛教徒的身份,表示一种对简朴的推崇,即使在祭品中也“忌荤”。可见这些皇帝受佛教的影响,其中名茶起了很大作用。
  3.推动了佛事交流。寺院生产的名茶,多有作为赠品的。特别是寺院僧人云游四方,常常带上自制的名茶,通过赠送他人,加强了寺院系统内外的交往,这对于增进友谊、交流法事,扩大寺院的影响无疑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湖北当阳玉泉寺的僧人中孚禅师,曾云游南京,遇其族叔李白,将亲手制作的玉泉仙人掌茶赠与李白,李白随即作《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这在当时无疑是对寺院最好的宣传,通过仙人掌茶扩大了当阳玉泉寺的影响。这首诗既为我国第一首以名茶为题的茶诗,也成为以名茶为媒介佛事对外交流的重要历史资料。
  4.深化了佛学事理。千百年来,饮茶之所以能与佛禅形成深厚联系,达到彼此相融一体的境界,在于僧侣认为茶有“三德”,一是用以坐禅,可以清心涤虑,彻底不眠;二是能助消化,轻神气;三是“不发”,即能抑制淫欲[2]。所以,饮茶最符合佛教的道德观念,最宜参禅拜佛。同时,由于寺院普遍推行茶饮,因而形成了“茶禅一味”。唐朝著名诗僧皎然幼年出家,他在《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中有“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的诗句[6],他认为饮茶能达悟,能得到佛的保佑。当代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诗云:“七碗爱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千百偈,不如吃茶去。”在佛家弟子看来,名茶品饮是参禅的前奏,参禅是名茶品饮的目的,二位一体,水乳交融,共同促进人的精神境界的提纯和升华。
  
  参考文献:
  [1]黄敏枝.宋代佛教经济史>论集社会[M].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89:52.
  [2]云峰.品茶地图[M].北京:农村读物出版社,2005:14-31.
  [3]王镇恒,王广智.中国名茶志[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0:33-699.
  [4]许云峰,刘向阳.茶韵禅风[M].北京:农村读物出版社,2005:23,6-7.
  [5]沈浩耕,沈冬梅,于良子.中国古代茶叶全书[M].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1999:10.
  [6]蔡镇楚,施兆鹏.中国名家茶诗[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3:1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