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作家融融:父亲节怀想随笔

2016-06-23

六月十九日的父亲节已过去了。今天开机时才看到这个节日的提醒字幕,让我想起了父亲节后也要写点儿父亲的事儿。

父亲和天下的慈父一样,是个爱在心里。他在孩子们面前是威严,几乎让孩子们小时都有点怕他,特别是调皮的哥哥,要是做错了事更是怕见到父亲。

我家兄弟姐妹七个,又生活在农村,个个都是靠上学走出来的。那就全靠的是严父慈母的家教。

       作为村支书的父亲,每天要履行他的职责,清早起来沿着小河两边浏览全村庄稼个遍,那里出现灾情他都及时发现,很快跟有关人采取有效办法整治,确保丰收。

       他一生注重教育,村里学校成为唯一能和乡中学比美的学校,更注重校园风气。成为村办教育的典型,首先他家的孩子个个都从这里走出去考上重点中学或重点高中(曾一度成功办有村级中学),还吸引着淮河岸边邻县邻乡学生来此住宿上学,他的教育事迹曾经上过河南日报。

作为村官的父亲,不抽烟,不喝酒,生活简朴,不去村组人家吃饭,不给人找麻烦。除非外出开会外,他几乎吃住都在家里。

他平时温文尔雅,从来不跟人开玩笑。人们印象中的他,永远像个小学校长,而不是村支书。

我们小时从学说话起,他就用毛主席语录来教育我们的。我们即使不识字,经常听父母教大孩子跟着他们耳闻目染都会背诵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潜移默化地让我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我们听着他讲雷锋的故事长大,哥在中学二年级时就特招飞行员走了,我高中一毕业就被选为团委书记,下边的弟弟妹妹都是上科班大学,卫校毕业参加工作。

父亲是标准的毛泽东时代的村支书。他一直怀念着大集体时代庄稼长势。当他的晚年看到地荒芜,集体时的水利设施遭到破坏,他的心就是疼痛的,他走在一九九九年的冬天,若是活到现在,看土地长不好庄稼更要他心里难过的。他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一生热爱土地,他年轻时本有走出去的机会,但因为爱家爱土地而一辈子不离村,安心做个守望村庄的人。

       可他孩子们都因他的严格正统教育的家国情怀,靠读书上学参加工作离开了土地。走向省市县城里安家生活,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过正常国家工作人的日子。他晚年也不麻烦孩子,更怕麻烦孩子,他走前是在初冬,他生在冬季,他也要走在冬季,当他看到自己大限已到,就坚持不吃不喝,孩子们力劝采取其他措施,他拒绝接受。他唯一要求就是回老宅,在四合院里老堂屋里头顶供桌安祥离世。

   走前吩咐:不准受礼,不准铺张浪费,村支部开个追悼会就可以了。

我们兄弟姐妹七个,都听他的话,按照他的旨意办,受他惠的村人过不去,就买花园送到他的坟地去。如今十六年过去,可父亲音容笑貌一直在我心中。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无从考证,可情难却,温馨而美好(儿时生病父亲亲自喂药,在学校生病后就接回家长期休学、自学靠着父母爱得以复原健康),一辈子都忘不掉。

在父亲节过后一天,我捧上一缕心香,还昨日梦里的拥抱。留一份悬念,不知来世能否再续前缘,今世欠下的浓浓父爱,等来世再倾情回报。

多少往事已成为女儿记忆里的永恒。在父亲节后,思念缅怀绵绵的心痛,遥寄天堂的父亲快乐。

忆你讲着过去的故事,希望看着我能够成为真正的自己,健健康康的做好自己,恬淡虚无,精神内守,成为一个不辜负你希望的人。告诉你,我的小说《玉锦》初稿已完成。相信你的早期教育潜能正发挥作用,女儿 社会人类能成就一件事,定要不懈地努力学习、修养身心、完善人格来告慰在天之灵的父亲。


下一篇:初夏夜雨抒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