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新峰:怀念李绍曾先生

2016-06-25

    2016年3月25日凌晨,李绍曾先生在家中溘然长逝。先生静静画上自己生命旅途的句号,悄悄离我们而去。

    先生知识渊博,德才兼备,一生只做到文化馆长职位,直至退休行政待遇仅科员而已。总结先生的人生平凡、平和四字足矣。平和心态让先生在文丛字海里怡养92春秋,成为淮滨有文化修养的寿者和受敬重的人物之一,成为淮滨文化界的一面旗帜。

    先生是淮滨文物工作的奠基者,1949年参加工作以来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为淮滨文物保护工作奔忙。在先生的亲历亲为下,建国以来淮滨境内陆续发现西周蒋国故城、期思台地、历城、黄土城、莲台寺、高台庙、古丘顶、光明冢、城河冢、朱冢、沙冢、刘寨等古文化遗址。其中蒋国故城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完成保护立项得到国家文物局批准,余者皆为省级保护单位。这些古遗址的发现揭开了淮滨地区先秦历史和远古文明的神秘面纱,沙冢、黄土城等遗址的考古调查成果奠定了淮滨在淮河流域史前文化研究中的历史地位。

    1984年淮滨开展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先生与费立淮各带一个普查小组,我分在先生组下,在先生的指导下第一次知道古遗址上灰土层是怎么回事,知道了五花土、青膏泥的概念,学会了从遗址上拣选文物标本。首次发现台湾县令 《吴士元墓志铭》、《期思景贤义学碑记》、明刘昌《谒孙叔敖庙诗碑》等文物时那种如获至宝的激动心情至今记忆犹新。我县第二次文物普查成绩显著,不仅摸清了文物底数而且征集入库楚国金币、三羊兽纽鼎、兽面蹄足鼎、青铜敦、元代铜权、汉代军印、商代铜矛、铜钺、唐代铜镜以及远古动物化石等珍贵文物数百件,其中国家三级品以上文物近百件。这些文物如今都是淮河博物馆基本陈列中的重要藏品。想当年先生年近花甲还骑自行车带领大家走遍淮滨的乡镇村野,为淮滨的文物征集和保存保护立下了汗马功劳。“二普”结束后先生便到了退休年龄,他退而不休硬是含辛茹苦批阅八载完成了《淮上文物纵横谈》这部专著的研究写作。这部著作可以称作淮滨的文物字典,对淮滨文物和文化遗址从历史、艺术、社会多个层面进行研究,其意义已远远超出淮滨的地域范围。先生的研究创作并没有任何报酬,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非常可贵也着实令人敬佩。

    先生是淮滨书法界代表人物之一,其书法创作水平始终名列前茅。早年先生与沈传凯、杜复正、孙治经、杨仲亚等同为淮滨书法界精英,退休后又与李自然、周沛然、杨士章、华泽龙等老同志组织起淮滨县老年书画研究会,担任副会长直至辞世。先生书法布局疏朗有秩,流畅自然,结体平稳庄重兼有欧柳风格。行笔以中锋为主,劲健老辣,挥洒自由而不张狂。先生书法作品以行草书和大篆为主,其作品不仅有梅挺竹振的高古神韵,而且有罡正不阿的威严气度。篆书以金文甲骨为载体,行笔中可见邓石如临石鼓之风采。先生是中国老年书研会创作研究员,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展出并赴海外交流,是淮滨书法收藏和爱好者追捧对象。

    先生是淮滨文学创作领军人物之一,不仅善书而且工诗,文字功底十分了得。我和先生是忘年之交,初次领略先生文采是为第一辑《淮滨文史》改稿,参加改稿的有先生、我、李自然、李复善。先生在改稿中坚决主张未曾亲见的听说传闻不可以入书,文稿不能有中空话大话废话,从而保证淮滨文史一书的真实性、史料性、可读性。改稿中对象孙秀峰老先生《息半下》文章中有关药性药理方面的论述,认为有些多,同样提出严苛的删改意见,先生的治学态度是非常严谨的。先生在诗词上与徐维道、杜复正、李德胜、李健、徐培学等多有唱和,以其长青之笔吟唱生活讴歌时代。认真研读先生的诗作可以大致了解其生活状态和生活态度。先生在《忘却的生辰》中写道:“人逢五秩庆生辰,我过花甲未设樽。非是囊空愁沽酒,只缘探宝误吾身。”说明过不成六十大寿的原因不是没钱买酒,而是文物普查太忙顾不上。《表彰会有感》写道:“激情唤起伏枥志,潜意常存面壁功。白首青云非我望,但求无愧献余生。”《获奖即兴》写道:“年龄虽老党龄轻,优秀党员愧虚名。下马又闻催进鼓,愿将心血付汗青。”由此可见,先生心目中有的只是无私奉献,对于名利是很淡泊的。关于生活,先生是这样描述的:“近年为买房,日夜犯愁肠。不单房屋破,东西晒难当。老伴将我劝,日晒又何妨。常在室内坐,难得见太阳。能有东西晒,保你寿命长。”《我补空空诗》则说:“天也空,地也空,人生遨游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莫把光阴当秋风。田也空,屋也空,只怕坐吃山也空。妻也空,子也空,皆因相处不相通。金也空,银也空,唯有德者留其名。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犹如采花蜂。采得百花成蜜后,甘甜原自苦中生。君若悟出其中理,空空即是不空空。”通过合理性改造使佛禅文化在传承中得到升华,先生的世界观人生观是唯物主义的,生活虽然清苦态度却是积极向上的。

    诗友们十分景仰先生,对先生诗品、人品、修为成果给予充分肯定。徐维道先生赠诗曰:“沥血著书弘国光,囊括淮上古今芳,心花一朵报春晓,万紫千红皆后香。”杜复正先生赠诗曰:“喜从瓦砾分今古,笑索沧桑论废兴。三尺冰非一日冷,九鼎金是百炼功。”李健先生赠诗曰:“通史明今古,工书有韵神。文章独树帜,诗律贵出新。”戴平先生赠诗曰:“佛言沙石有大千,一瞬光里驻万年。淮水楚云证妙谛,书香如同花香然。”徐培学先生赠诗曰:“浓浓诗意情真切,淡淡墨香韵味甜。关梓胸怀装日月,爱国心境照云天。”李德胜先生赠诗曰:“情含楚云考古今,意倾淮水记端差。诗文率直多妙语,字对雄齐自风雅。”钱得金先生赠诗曰:“好诗好词好楹联,大珠小珠落玉盘。读罢大作难释手,细品甘露入心田。”

    先生一生笔耕不缀活到老学到老。我曾受邀为先生整理校对过的诗联作品,先生辑有诗词和楹联作品各100多首(付),由于无钱出版只能靠文印部装订成册分发给诗友交流。2014年先生又拿出生活退休金3000元打印《书画拾零》书画册100本。在晚年的诗作中先生对自己的人生作了精彩的总结,比如 《九旬初度》诗说:“平时自愧无长物,唯有勤劳遗子孙。”《读省委党校张智勇忆旧友诗有感》说:“由来心存厚,负我莫负人。也学古人意,忧道不忧贫。生活多清淡,常存知足心。爱和两三友,相与裁诗文。但愿笔长健,潇洒吟黄昏。”这大概是中国传统文人一贯的性格和追求。今先生远去,逝者如斯,我向先生敬献小诗一首作为永久怀念,诗曰:“先生远去鹤家乡,留下谦虚和慈祥。与世无争人称颂,安贫乐道美名扬。龙泥凤篆金石篇,文物品谈锦绣章。酒祭来年万盏动,心香同吊满庭芳。”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