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庄“猪拱城”的传说

2016-06-25

淮滨县张庄乡西北九里处,有座高大的土丘,名叫“猪拱城”。传说,很久以前这地方是一座东西相连的土山,山中间横穿一条由北至南的大深沟。这条沟北通淮河,南通野湖,当地人都叫它“凹河沟”。凹河沟可把这一带的百姓给坑苦啦!每年河水暴涨的时候,洪水凶如猛兽一般,波涛滚滚,翻江倒海;而凹河沟就像一条饿龙,把洪水吸进肚里,然后又向低洼处排去。方圆十几里变成水茫茫一片,房倒屋塌,良田冲毁。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凹河沟,凹河沟,装满穷人泪和愁。房屋良田付东流,殍尸遍野抛白骨。”

距凹河沟西面三里处有个村庄。庄上有户姓王的人家,父母去世早,只撇下兄弟二人。哥哥王大,忠厚老实,弟弟王少,聪明伶俐。兄弟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贫寒。可是,自从王大娶妻何氏后,王少就成了嫂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何氏这女人是本地一个大恶霸的姘头,生性尖酸刻薄,心狠手辣。大恶霸死后,她才几经周折嫁给王大。何氏到王家后,好吃懒做。她嫌王少年幼不能干活,总爱在丈夫面前搬弄是非,寻小叔子的不是。因此,王少经常不是挨哥哥的打,就是遭何氏的骂。

王少十岁那年,村里来了位落榜秀才,到这里教书。秀才姓张,村里人叫他张先生。张先生不图名利,只求每个学生秋后送他点粮食糊口就行了。王少白天上学念书,夜里到野外割草喂牲畜。张先生每教完一课,王少都能倒背如流。张先生暗自惊奇,就留心观察王少。发现他整天精神不振,上课睡觉,而且每天下午总是来迟。心想:八成他嫂子对他不好,叫他干重活,又不给饱饭吃。这样下去,岂不是耽误学习,累坏了王少!于是张先生就悄悄告诉了王大。王大听后觉得何氏做得过火。他想:长兄为父,长嫂为母,王少虽然年幼无知,但不能对待弟弟如牛马一般。王大忍不住气,就把何氏训斥一顿。这何氏自知理亏,当面也不好发作,但心里更加嫉恨小叔子了。

有一天吃中午饭,王少吃得很多,临走时,又揣上两个馍馍,背起书包便出了门。这时,何氏不动声色,悄悄地紧跟后面。她想:只要你王少在路上贪玩,误了功课,回来咱再老账新账一起算!何氏跟着跟着,忽然发现王少不是朝上学的路走,而是拐弯向凹河沟奔去。何氏感到蹊哓,两眼紧盯着王少不放。不多一会,王少来到凹河沟的一片高坡处,朝四周环顾一下,接着把包扔在地上,在地上打起滚来,只见越滚越快,渐渐化成一团黑云在高坡上滚动。刹那间,那团黑云竟变成一头活生生的大母猪,“吭哧吭哧”地在土坡上拱起来。约有一个时辰,这头母猪在地上一打滚,又变成王少。这王少拍打净身上的泥土,拾起手包就往学堂走去。这时躲在蒿中窥视王少行踪的何氏,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两眼骨碌碌一转,一条毒计在她心里萌生了。

王少怎么变成猪了呢?原来王少并非凡胎俗人。凹河沟年年给百姓带来灾难,这件事被南海观世音菩萨知道了,他慈心大发,便禀奏玉帝。玉帝准奏,便令猪神下界在凹河沟拱出一座城市给百姓居住。这猪神奉旨下凡,就投胎于王家,因他排行第二,取名王少。王少从七岁时起就每天夜里出来拱地,转眼三年过去,眼看凹河沟快要镇平的时候,他的“秘密”竟被心毒的嫂子发觉了。

第二天夜里,鸡不鸣,狗不叫,月光昏暗一片,王少又悄悄地向凹河沟走去。此时,何氏手里拿着又粗又大的棍棒,像幽灵一样紧跟在后面。王少来到凹河沟,和往日一样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变成一头母猪,正要用劲拱地,这时,何氏乘其不备,突然猛扑过去,举起棍棒对猪头狠命一击!那母猪惨叫一声,扭头往北逃去。何氏见状,哪肯放过,便拼命追杀。忽然前面的淮河拦住了去路。那母猪无路可走,遂跳进了波涛滚滚的淮河。何氏也因追赶过猛,失足掉进淮河淹死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王少了。

虽说猪神没把这座城市拱成,但凹河沟已被猪神填平。每年发大水时,洪水再也不会通过凹河沟淹没四周良田了。不久,逃荒的人民渐渐地回到故土,重建家园,安居乐业。当地百姓为纪念好心的猪神,就把“凹河沟”改名为“猪拱城”。

据说,猪神跳进淮河后,并没有淹死,而是沿河来到上游,为了好向玉帝交差,它在上游拱起一座城市,就是现在的潢川城。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