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分家

2016-06-25

   从前,有一家弟兄三个,父母终日劳碌,到了年过古稀,挣得十几顷土地,二、三十条马牛,颇富资财。这一年,父亲病倒在床,自觉难留人世,把三个儿子叫到床前,下泪嘱咐:“没有百日不缺的明月,没有百年不散的兄弟。我不求你们永在一起,只是分家时,财产平均,不可偏占。另外,分家不要分心,好好团结种地。”说罢,闭了双眼。母亲年高体弱,失伴丧悲,不久,也染了一病,命归黄泉。

   老大、老二生性懒惰,游手好闲,父母在时,多少受些约束,不敢放肆,如今,真如离笼之鸟,脱网之鱼,终日闲游浪荡,吃喝赌钱。只有老三,年纪虽幼,秉性却好,忠厚勤劳,每日里起早睡晚,耕种庄稼。

   花落花飞,雁往燕来,不觉一春又到。布谷鸟亮开嗓门,催人“布谷、布谷,快快布谷!”老三苦于地多力单,忙不过来,时常规劝哥哥下田种地,先时他们还是听之任之,后来,渐渐生了厌恶情绪,不仅不谢三弟的勤劳,反觉絮絮叨叨,是绊脚的石头,碍眼的沙子,遂起了歹心。

  一日,月亮笑了,青蛙唱起来了,老三摸黑收工回转,刚进家门,两个哥哥就拦住他说:“三弟呀,咱们分家吧!”老大说:“我的年纪大,操心多,又有妻小,十顷地我要六顷,十匹马我要六匹,十条牛我要六条,十间屋我要六间……”老二说:“年纪数我第二,我也有了妻子,十顷地我要四顷,十匹马我要四匹,十条牛我要四条,十间屋我要四间……”只分给老三两间矮屋和门口的一个粪堆。

   老三对于哥哥的贪心也不介意,当夜就搬进了矮屋。第二天,便把粪堆翻了又翻,整得细如面,松如棉,开沟下了谷种。

   几天后,谷苗顶着露珠,个个探出脑袋。老三一日浇上三遍水,三日拔过一遍草,粪堆慢慢变成了一块翡翠,一阵清风一排浪,老三心里活像吃了蜜。

   老大、老二在田里下了种,便不再过问,只管闲游瞎荡,野草渐渐吃掉了庄稼。他们看着老三的谷苗,又怨恨,又嫉妒。怨自家谷苗不争气,恨杂草专长在他地里。有一天,老三出门了,他俩趁机动手,把粪堆上的谷苗辟里叭啦拔个净。老三回来,看见粪堆上光秃秃,找啊找啊!找到哥哥马槽里,马槽里还剩下谷桔渣,他心里全明白了,又气又急又伤心,痛哭了一大场。哭罢,看着粪堆出神,忽然发现旁边还有一棵晒蔫的小谷,赶忙拣起来,栽到粪堆上。从此以后,他每日不离家门,守候侍弄这棵苗。苗活了,长得非常快,半月功夫已超过了屋脊,到秋后谷杆长到盆口粗,象一棵望掉帽子的冲天树,二丈多长的谷穗子,仿佛是上旬的月牙挂在空中。

   谷子黄了,老三搬来梯子,带上斧子,准备砍谷穗。突然狂风骤起,飞沙走石,一片乌云飞来,啸声震耳。少时风停了,老三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老鹰刁走了他的谷穗。他气愤极了,掂着斧子赶去。那鹰刁着谷穗飞飞停停,老三掂着斧子跑跑走走,追呀追呀,也不知道追了多少路,追到了一座大山边,老鹰落在山上不动了。

   老三举目观看,好险的高山啊!白云在山头上乱飞,野兽在怪石间吼叫,古树蔽日,蛇蟒盘柱。为了夺回谷穗,老三拼命往山上攀登。手划破了,脚起泡了,鲜血染红了山石,汗水湿透了衣衫。一抹晚霞就要退去了,爬到一座山神庙前。这时,他的身子都要酥了,心想,不如进庙去,求宿一宵,天明再上山去。但叩了半天庙门,无人应声。定眼细瞧,庙宇檐牙破败,门前杂草丛生,一对石门虚掩。他用力推开石门,走入大殿。大殿倒还干净,各具姿态的神象罗列一排。他顾不上掸掸身上灰尘,就倒在地下,呼呼地睡去了。

   约摸半夜光景,一阵冷风把他吹醒。接着,他听见门外几个人说话声,心中一惊,赶紧起来,藏到神象背后。一群人走进殿内,其中一个唱道:

   “宝贝宝贝好宝贝,

   真实话儿对你提。

   可怜我无田又无地,

   只有一个大粪堆。

   快快献出夜明珠!”

   话音刚落,一颗鸡旦大的夜明珠出现在地上,把大殿照得通明。老三数了数,来了人不多不少,正正八个。其中一个双手托着一尊金光闪闪的小佛象说:

   “宝贝宝贝好宝贝,

   真实话儿对你提。

   可怜我无田又无地,

   只有一个大粪堆,

   快快献出好酒席。”

   说罢,平地上蓦然出现一张红漆方桌,八个檀木椅子,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八个人也不客气,各自就势坐下,大吃大喝,直吃得个个烂醉如泥,倒下打起鼾来。老三摄手摄脚走出来。拿上夜明珠,捧起小佛象,颠颠波波下了山。

   自此以后,老三不愁吃,不愁穿。光阴荏冉,秋尽冬来,纷纷扬扬的大雪,连下了一个多月,地面积雪六、七尺厚。老大的牛马饿死了,老二的土地输光了,大年三十,两家都断了柴米,孩子饿得哇哇叫。老三看他们可怜,接他们到自己屋里过年。邻居烧锅了,香气飘到老三家,太阳落山了,四周的鞭炮声辟辟叭叭响起来了,老三锅没动,飘没响。邻家吃饭了,老三也说:“到里屋吃饭吧!”老大老二心里嘀咕:“没烧锅,吃什么饭?走进里屋,看着满桌山珍海味,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酒席间,连连追问,老三被问不过,如实相告了。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清早,老大老二都跑到老三家里,恳求说:三弟呀!您的心肠好,可怜可怜嫂嫂侄儿吧!大年初一,家里烧不起锅,快借小佛像用用”。老三说,借就借,拿去吧!

   老大老二高高兴兴地捧回小仁像,念了秘诀,但都不灵,又念一遍,还是不灵,念了半天,也没酒席。老二说:“秘诀里说:实在的话儿对你提,我们有田有地而没有粪堆,说的是假话,不如把田地与老三换了再来试试。”老大觉得有理,就与老三商量。

 老三种惯了地光吃不干也发急,就满口答应下来。说也怪,田地一换,果然灵了。吃饱喝足之后,老大说:“我是大哥,佛像我来保管吧!”老二说:“是我先想的主意,归我保管才对!”兄弟俩一个抓住佛像头,一个抓住佛像脚,争来争去,一用力,卡拉一声,佛像折成两半。弟兄俩看着佛像大吵大闹。这一回倒是老大拿了一个主意,老二才不闹了。

   老大老二仍旧住老三那两间矮房,要门前那个粪堆。开春了,他俩翻整好粪堆,开沟下种。谷苗长到人把高,全部拔掉给老三喂了牲口,只留下一棵小苗苗,重新栽上。秋后,谷子果然也长了几丈多长。收获季节到了,弟兄俩扛着梯子,带上斧子,准备收割。忽然狂风大起,飞沙走石,乌云遮住头顶。刹时,风停云散,也是一只老鹰叨走了谷穗。弟兄俩拼命地赶啊,赶啊!赶到一座大山下。鹰落在山头上了,他们也往山上攀。攀到古庙前,进内去休息。正想睡下,一阵冷风,令人毛骨悚然,接着进来八个人。

 他们东闻闻,西闻闻,有个人突然惊叫起来:“不好!有生人气!”接着,八个人四处寻找,把他弟兄两从神像后面抓了出来。八个人怒气冲天,七嘴八舌地说:去年你们偷走了我们的宝贝,今年还想偷,看你偷不偷!说着,轮流上来揪他俩的鼻子,一会儿,两个人的鼻子揪出六、七尺长。那伙人揪的累了,坐在一旁打盹,弟兄俩趁此逃出去,连滚带爬下了山。草丛树枝将鼻子划破了许多血口子,满身甩的都是血。

   他俩抱着长鼻子走呀,走呀,足足走了半个月,才望见自家的庄子。孩子们老远看见了,高高兴兴地喊妈妈:“快看呀!爹爹叔叔穿着红袍子回来,还抱两头小肥猪呢!” 


上一篇:泪泉
下一篇:宝葫芦的故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