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神隐语救人

2016-06-25

淮滨县有个乌龙集,乌龙集得名于乌龙庙,乌龙庙里供着乌龙神,乌龙神是淮河的镇河龙王。人们都说乌龙神是条善龙,常常明里暗里帮助人消灾解难。


   

这里流传着一户姓顾的人家被乌龙神搭救的故事。


   

这姓顾的主人叫顾里淮,祖辈都是生意人。有一次顾里淮在淮河上随船押货,归来路过乌龙庙,便停泊靠岸,上庙进香。进香回到舱中,顾里淮伏案休息,不知不觉就把眼睛闭上了。迷迷盹盹中,似见面前站着一个黑脸和尚,口中念声:“阿弥陀佛”,笑道:“顾老板,一路辛苦啊?”顾里淮忙还礼道:“长老是何方高僧,恕我眼生不认识你呀。”那和尚笑道:“老板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啊,老板一世经商,诚信做人,天心、人心都是知道的,方才老板去乌龙庙进香,我见老板你一脸晦气,怕是归家要有杀身之祸呀!故而贫僧前来知会老板一声。”顾里淮闻听吃惊不小,忙道:“长老这话当真?”和尚说:“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恶言咒你干啥?”顾里淮听和尚如此说,当下慌了手脚,扑通跪倒恳求道:“长老既能先知先觉,定然不是凡人,望师傅救我一救!……”和尚呵呵笑道:“我今来与你报信,就是有心救你的。然而天机不可泄漏,今天我只能将几名隐语送你,望你好生记下就是了。听着:


  

 住高别住低,


  

 遇亲莫吃鸡。


  

 油泼休洗头,


   

斗稻三升米。


   

顾里淮把这几句话念了两遍,觉得话虽说得平常,却是不解何意,正待再问问和尚,忽然船身一晃,吃了一惊,睁眼看看,哪里有什么和尚,原来是南柯一梦。只听舱外船家咿咿呀呀地要开船了。顾里淮又想想梦里之事尚清清楚楚,和尚言语好像还响在耳边,随又默念了几遍,仍是不大明白,只好暂时作罢。


  

 行至一日,船家报到:“顾老板,般已到了李家高小码头。”顾里淮问道:“下一个呢?”船家说:“下一个就是淮河大码头李家低了。”“李家高……李家低……”顾里淮忽然想起梦中和尚留下的隐语:“住高别住低……这就对了。”当下高喊一声:“船家,泊船,今儿就在此地过夜!” 


   

船家不解地道:“顾老板,眼下天色尚早,再往前行三十里就到大码头李家低了,何不趁天色再往前赶上一程……”顾里淮口气绝决地说:“不不不,就此泊船,今天说啥也不走了。”船随客便,客户决然不走,船家也是无法,只好就在李家高把船泊下了。


   

当夜,天气骤然变化,风大,雨急,十分怕人。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消息传来了,李家低大码头昨夜风暴雨狂,翻了十几艘大小船只,死了好些人呢!船工们听得目瞪口呆,顾里淮心里明白,暗自庆幸。及至船行到李家低,果然惨象难以入目。顾里淮感叹之余,忽然想起自家还有个姑妈在岸边住,不知怎么样了。随备了点礼物,上岸登门去看望她老人家。姑妈见侄儿来家,十分高兴,一定要挽留顾里淮吃罢饭再走。说着说着把老母鸡杀了。顾里淮一见,心里立即想起了和尚的隐语:“遇亲莫吃鸡。”随起身坚执要走,姑妈见实在挽留不住,也就起身送他回船。姑侄俩刚走出门不远,只听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原来是姑妈的三间草房经了一夜的风摧雨残,撑到现在实在撑不住就倒下了。顾里淮吓出一声冷汗,想到“好险呀!”随忙掏出一些钱来,留给姑妈修盖房屋,匆匆回船又前行了。


  

 顾里淮连续经过两番大难,心里既庆幸又害怕。因为和尚的隐语才只用了两句,还有两句不知还有啥事在等他哩。


   

这日晚间,顾里淮总算到了家。收拾东西时,没留心一头将角门旁妻子用来上头的一瓶柏油碰泼了。正待要洗一洗,忽然想起和尚的第三句隐语来:“油泼休洗头。”管它呢,带着一头油就睡下了。睡至半夜,一阵响动把顾里淮惊醒过来,起身点灯一看,顿时吓坏了——妻子头落在地,被歹人杀死了!案子报到县衙内,县太爷一审,顾里淮把如何如何乌龙庙进香,如何梦中和尚赠隐语,他又如何如何按隐语躲过两场大难等等,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县官听罢琢磨半晌,忽然一拍大腿说:“是啊,顾里淮,‘油泼休洗头’这句隐语可是又救了你一命啊!”顾里淮惊问道:“老爷讲此话何以见得?”县官笑道:“凶手专意是在杀你,黑夜中如何辨认?他嗅见了你满头的柏油香,就以为你定然是个女的,返身摸到床那头,自然是伸刀便砍,这才把你妻子错杀了,你却侥幸躲过一命……“ 



  

 顾里淮听县太爷分析的头头是道,入情入理,忙问道:“太爷知不知道凶手是谁,何怨何仇,他一定要杀死我顾某人呢?”县太爷沉吟片刻道:“这个嘛……来人,速拿康七归案!” 



   

康七拿到,一经审问,果然供认不讳。原来康七趁顾里淮外出经商,与其妻子勾搭成奸,同谋等顾里淮回来,一刀结果性命,



二人好做长久夫妻。夜间康七摸进屋来,黑暗里只能按头上柏油香味分辨男女。哪想顾里淮头碰油瓶泼油未洗,遂致康七造成天大错觉,杀顾不成,反倒杀了奸妇。


   

案情明白了,顾里淮又暗自庆幸和感激和尚用隐语第三次救了自家的性命。可是,还有一事不甚明白:“县太爷,你是怎么知道康七是杀人犯呢?”县官呵呵笑道:“顾老板,康七此人也是和尚隐语所示呀!‘斗稻三升米’一斗稻只三升米,那不就是康(糠)七吗?”顾里淮听得口服心服,连连称是。 



   

故事传开了,人们都说,那赠语的和尚,就是乌龙庙里的乌龙神。 


上一篇:张果老成仙
下一篇:乌龙港的来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