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果老与王大桥的传说

2016-06-25

淮滨城外西北五里处有架小桥名叫王大桥。据说,这里曾有过张果老的一段故事。


一天张果老应邀赴王母娘娘的蟠桃宴,正走着,只见大路上走着一个人,这人约四五十岁年纪,穿一身烫金宝兰色的寿服,长的肥头大耳,一脸横肉,两只绿豆眼斜拖着一双三角眉。原来此人正是臭名乡里的大财主柴百万,这柴百万平时尖酸刻薄,贪得无厌,敲诈勒索,变本加厉,这一带的穷人没有一个不恨他的。


张果老心想,我何不去点化他一下,于是便降落云头,牵着驴从柴百万身后赶来,到近前,张果老故意问道:“老哥,这是上哪去啊?”柴百万回头一看,见张果老牵着驴,驴身上驮着褡裢。以为是个驴贩子,便淡淡的应了一句:“回家去!”张果老见他这样瞧不起人,即灵机一动,便又说道:“老哥,我是外乡人,刚做了一笔大生意,也是急等着回家去,眼看天愉黑了,还没有落下脚来,我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个好歹,这百万的本钱……”说到这,张果老突然停口,装出一脸失言的神色,接着又唉叹一声,柴百万听“百万的本钱”呆然利欲熏心,他回过头来,满脸堆笑,假装客气的说:“客人有咐难处,尽管讲来,不必见外。”张果老忙问道:“借问前面有无客栈?”柴百万忙说:“这离集镇远,暂无客栈。”他眼珠一滴溜,忙说着:“俗话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前面不远,就是鄙人的庄园,如不嫌弃,就在我家一宿,你看怎样?张果老故意回道:“多亏老哥予人方便,那就打扰了。”两人一路同行,攀谈起来。


一路上,柴百万一心挂念着那“百万本钱。”小眼珠不时地偷看毛驴背上的褡裢,他见褡裢鼓鼓的,便试着问:“老弟那褡裢里贩的是啥货啊?”张果老见问,便面带笑容地回答道:“老哥面前实不相瞒,这半金山,那半银山。”柴百万一听金银二字,惊得“噢”出声来,他上下打量一下张果老,半信半疑地说道:“能否让鄙人看看,以饱眼福,也好长长见识。”张果老见柴百万财迷心窍,忙说:“既是不外人,但看无妨。”说罢,顺手打开褡裢上的罩布,果然是一座金山,一座银山,金光烁烁,银辉闪闪,柴百万眼都看直了,连叫:“奇宝,奇宝!”


张果老盖好了褡裢,更是神情自若,话语滔滔不绝,柴百万却前言不搭后语,吱唔应付,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天渐渐黑了下来,说着话,两人就来到了王大桥。


柴百万见四下无人,顿时起了谋财害命之心,他心里盘算着:趁着天黑无人看见,不如就此下手,结果这驴贩子的性命,神不知,鬼不觉,两座宝山就是我的了,等走到桥中心,柴百万突然蹲下身来搂着肚子,爹一声娘一声地嚎叫开了,“哎哟,我的肚子疼啊!”张果老故意去扶柴百万,柴百万突然来个王八翻身,狠命把张果老向桥下推去,张果老双手扒住桥板,一边往桥上爬,柴百万急忙上前一脚,向张果老头上踢去,张果老手一松,掉到桥下,等了一会,不见动静,柴百万以为张果老已被淹死,就一把抓住驴的缰绳,死命地住前拉,谁知这条驴四蹄象扎了根一样,紧紧地钉在桥板上,怎么也拉不动,累得柴百万喘着粗气,浑身冒汗,他又跑到驴的身后,用尽吃奶的力气推驴屁股,正推着毛驴突然大叫一声,后蹄一蹬,一下子就把王百万踢落到桥下。


柴百万身体蠢笨,又不会游泳,一连喝了几口水,就一个咕噜沉进水里去了,张果老站在桥上哈哈大笑,随后,便跨上驴背,倒骑着毛驴,冉冉腾空,上瑶池赴宴去了。


据说:张果老走后,青石桥板上留下了十个手指印和四个驴蹄印。


上一篇:何仙姑升仙桥
下一篇:张果老成仙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