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蚌仙子

2016-06-25

河蚌仙子你听过河蚌仙子的传说吗?我们这段白鹭河,就是美丽的河蚌仙子住过的地方。


也不知是哪一年的事了。在白鹭河东岸的一间破草房里,住着一个名叫河娃的青年。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无依无靠,常年在大财主刁狼头家放牛,挨打受骂,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很苦。他虽然熬过十七个年头了,可一直还没有定下妻房。河娃自小就是个聪明有志气的孩子,勤劳能干,还吹得一手好笛子。他常常把牛儿赶到河边,让它们在岸上自由自在吃草,自己坐在岸边的一棵大柳树下,对着清清的河水吹起笛子。 


笛子是河娃唯一的伙伴和安慰,他把自己的心事都倾注在笛声里。每吹到伤心处,笛声低沉悲哀,风儿在他身边发出“呜呜”的哭声,河水在他脚下溅起“戚戚”的泪花;吹得高兴时,笛声轻脆悠扬,鸟儿围着他飞来飞去,鱼儿在他面前跃上跃下,正吃草的牛儿也昂起头向他“哞哞”地欢叫。 



河娃的笛声,引来了水中的河蚌仙子。她常常在水中静静地听着。后来,她竟来到岸上,隐藏在大柳树后偷看吹笛的河娃。从笛声里,她知道了河娃的身世,心底里同情他不幸的遭遇。她爱听河娃动人心弦的笛声,更爱慕河娃是一个年轻憨厚、勤劳能干的小伙子。


这一年的三月二十八,白鹭河东边的牛角县城逢庙会。庙会非常热闹,有四台大戏对着唱。一早,往县城去的大路上,赶会的人象流水一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兴高采烈,喜气洋洋。


不知怎的,一连几天,河娃没有到河边来放牛。听不到河娃的笛声,河蚌仙子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似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天心事重重。就在这时,鲤、鲫二仙子偷偷来约她赶庙会。河蚌仙子正为河娃的事挂心,也想出去解解闷,于是就同鲤、鲫姐姐赶会来了。


河蚌仙子轻盈的走着,快乐地笑着,粉红的笑容比朝霞还鲜艳、好看。一听见县城里的锣鼓和鞭炮声,鲫鱼仙子忽然害怕起来,她拉着河蚌仙子的衣袖说:“姐姐,我们回去吧,要是遇见恶人,咋办呢?”河蚌仙子不肯转回去。她笑着回答说:“哪里有那么多恶人,俺姐妹们难得到人间来一趟,咋好就回去。”说着笑着,姐妹们进了县城。县城里人山人海,花红柳绿。唱戏的、说书的、玩杂耍的,还有龙灯、狮子、旱船,真是丰富多彩,热闹异常。姐妹们看得眼花缭乱,别提多高兴了!就在她们玩得正高兴的时候,却遇上一个恶人。 




那是一个名叫胡朋的浪荡公子,本县县官的儿子,大财主刁狼头的外甥。这小子贪色成性,长得尖嘴猴腮,缩脖子伸头,咋看也没有个人样子。他仗着老子和舅舅的势力,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只要见到谁家闺女长得好,就抢回家去,不知糟蹋了多少好姑娘,人们对他恨之入骨,都叫他“狐狗”。这天,他正东游西逛,突然他一眼看见了河蚌仙子,乐得一蹦三跳,怪叫着:“爷的运气来了!”他用手指着河蚌仙子,吩咐爪牙们:“快把那个花一样的美人儿给我抢来!” 


爪牙们恶狼一样向河蚌仙子扑去,一下子,庙会炸了,人们吓得四散奔逃,鲫鱼仙子眼尖,慌忙对河蚌仙子说:“姐姐,恶人冲俺们来了,快跑吧!”河蚌仙子急忙和鲤、鲫姐妹随着人流,顺来路往回跑。 




姐妹们在前面跑,“狐狗”带着爪牙们在后面追,眼看就要追上了。突然,一阵清脆的笛声从前面不远的一间破草房里传来。多熟悉啊!河蚌仙子一下就听这是河娃的笛声。她们朝着笛声跑去。 


原来,大财主刁狼头这几天生了病,一直叫河娃给他请医抓药。这会儿,河娃刚刚从刁狼头家回来。一到家,就拿起笛子在门口吹起来。 


河蚌仙子一见河娃,忙喊:“河娃哥哥,快救我们一救!”


看到面前的三个姑娘和后面追来的那群恶狼,河娃全明白了。他急忙站起来打开屋门说:“快藏屋里去吧。” 



河蚌仙子和鲤、鲫姐妹急忙进到屋里,河娃把门关好,按捺住“怦怦”的心跳,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又坐在门前吹起了笛子。 


恶狼们来到河娃面前,瞪起眼睛喝问:“牛崽子!看见三个姑娘了吗?”


 河娃回答说:“没看见。” 


“狐狗”张嘴就骂:“放屁!我明明看见跑到这儿不见了,一定是你把她们藏起来了!”说着,就带着爪牙们往屋里闯。河娃可吓坏了,忙上前去拦。“狐狗”一脚把他踢倒在地,进屋就搜了起来。河娃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默默祷告着:“老天爷保佑,可别叫他们搜着呀。” 


说也奇怪,恶狼们把屋里搜了个遍,也没见姑娘的影子。他们把一肚子火全煞到河娃身上,立逼着河娃把三个姑娘交出来。河娃也感到奇怪,姑娘们哪儿去了呢?但是他不说一句话。恶狼们把河娃打得皮开肉绽,昏倒在地上。最后终于垂头丧气地走了。 


原来,河蚌仙子和鲤、鲫姐妹一进屋就变作很小的蚌和鲤、鲫鱼,紧挨着藏进门后的小水缸里,这才躲过了恶狼们的眼睛。恶狼们一走,她们就从水缸里跳了出来。一看到躺在血泊中的河娃,河蚌仙子禁不住泪如雨下,不顾一切地把他抱在怀里。见此情景,鲤、鲫姐妹也热泪盈眶,悲愤不止。她们忙说:“姐姐快用宝珠救他一救!”河蚌仙子急忙从口中吐出一颗晶莹明亮的珍珠。她把珍珠放在河娃的胸口,用手轻轻她揉按着。不一会儿,河娃的嘴里呼出了热气,慢慢醒了过来。鲤、鲫姐妹说“姐姐,他醒过来了,我们走吧。”河蚌仙子怎肯离开呢?她对二仙子说:“妹妹们先走一步,我再照护他一会儿。”鲤、鲫姐妹先回去了。 


当河娃看见自己躺在一个美丽的姑娘怀里,慌忙坐起来说:“姐姐,你咋还没走,另外二位姐姐呢?”河蚌仙子说:“她们回去了。”河娃说:“你也走吧。”河蚌仙子含笑不语。憨厚的河娃哪里知道河蚌仙子对他的一片深情呢?他见河蚌不吭声,忙又说:“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说着,他站了起来。 


河蚌仙子久久地望着河娃,她拿起闪闪发光的宝珠,深情的点了点头说:“咱们一块走吧。” 

也怪,河娃身上的伤一时全好了,一点儿也不感到疼痛了,他和河蚌仙子一前一后地走着,一直走到河边,走到河娃常常在那儿吹笛的大柳树下,河蚌仙子站住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朦胧的月光笼罩着河水,象是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 


 “河娃哥,你的笛子吹得真好。”河蚌仙子微笑着说。 


 当面夸奖河娃,这还是第一次呢。河娃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再吹一支歌让我听听好吗?” 


“只要姐姐爱听,俺就为你吹一支好听的歌儿。”说罢,河娃就从怀里取出了他心爱的竹笛。 


 当河娃抬起头,刚想把竹笛往嘴边送,面前的姑娘却不见了。 



 “姐姐,姐姐!”河娃惊异的喊着。可是没有回声。 


 “莫非遇到神仙了吗?”河娃站在大柳树下呆呆发愣。他望着眼前静静的河水,忽然明白过来,他把竹笛送到唇上吹了起来,吹了一曲又一曲…… 


 从那以后,人们再没有见到河娃,传说,河娃和河蚌仙子结成了夫妻。 


一天,“狐狗”带着爪牙们乘船在河上游玩,突然遇上了狂风巨浪,船被打翻,全都淹死了。人们都说这是河蚌仙子对他们的惩罚。


据说,每到春暖花开时节,在月光明朗的夜晚,白鹭河畔的人们还时常听到河娃的笛声和河蚌仙子的歌声呢。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