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融:淮滨新城区素描

2016-07-02

  好久没有出门了。午后由弟媳开车逛新城区,变化之大出乎我的意料。

  先是由新县委大门前往东走工业园区:水泥路面宽阔,直通去安徽阜阳的国道,这里高楼林立,一直延伸到了我曾短期做统战兼秘书工作过的离老县城只有十多里的乡政府。

  过去我来回是要去汽车站坐向阜阳的班车。因为不会骑车只好周末或者开会回县城,尽管距离不远,我也得吃住在乡政府。既使有同事骑车要代我回来,我也不敢坐在她车后,因为那有段路是大埂代路面,窄高陡峭且不说了,就两边荡漾的湖水,望去让我心生畏惧,记得有个冬天我跟闺密向青一起回县城,她骑摩托车带着我,在那大埂上走着走着,后面来了辆大车,她拐弯一头撞到了埂坎下的树上,可把我吓坏了,多愧有树档着,加上有积雪,没有伤着,否则就要一头札进那埂下湖水里,真的不堪设想。

  现在呢,我已看不见原来的路径了,路面宽得让我看到多辆车来回也宽松,好像也没有原来那陡坎了。与一望无际的大地连着,生出了安稳,疏导着人的视觉遥望更远地方。

  我不敢问这里是哪,因为弟媳才拿驾照不久,而车上还坐着她的一双小儿女,一路提醒着慢慢开,心里默祷着安全。

   北城新区真的是大城市的架构,以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大班子那个大院为中心,向四周伸展的行政区域里各局委像棋盘格式一样个个大院楼层耸立,设置交通要道纵横交错,路、树,花园小区一体化,真是美仑美奂。

   你看,处在县委大门前的淮河公园,更是游人不断。这里虽然是冬季的“三九”寒天,也还是青松叠翠,阳光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光景。小桥、假山、曲径回廊里走着一双双情侣,活动中的一群群中老年人,还有人推着轮椅上的老人来这里晒太阳。今天虽然是三九的第五天,已不在像前几天那样清冷凌厉,冬阳的积温升到十度上。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追求高质量,身体健康成为首选,所以锻炼成为人们的自觉行为。公园也成为他们活动审美观光的好去处。我家小弟小妹离这里都近,若愿意天天早晚可来这里学打太极拳,这里有多个初中高三级团队,有组织地进行着,逢年过节他们还进行表演赛,成为小城一道文体娱乐的亮丽风景。为了更有组织秩序,把县文化娱乐活动室也盖在中心喷泉池边,由他们来管理公园活动场地。

   车匀速地前进着,路上垂枊像是泥塑集体化一地耸立在两旁,远看如一条线,近看是木雕一样等距离地站在那,像是路的卫士庄严而肃穆,犹如害羞少女低拉着头侧目凝眸着冬景,又好像一位没见过世面的俊俏姑娘从遮天闭日的古森森深山老岭里走出一般,对这个崭新世界的无知,让她一刻不停地闪动着眼睛,而充满好奇与展望。

  从她中间倾泄出枝条里像是银光滑过让你生出梦幻,这柔风轻舞的柳枝是那么惹人注目,是那么潇洒自如,即使落到地上,也是那么有韵味。我们慢慢地走在那金黄色的充满柔情的金色柳叶路沿,一种从心底升起的温馨悄然飘上眉梢,使我们不忍心再走在它柔软的身躯上,再看那金色的柳条,在风中飘舞,像是欢迎我们,又像是风流倜傥的柳公子在为我们祝福——一起欣赏冬日里金色的垂柳

  这时冬日像个小猫咪,懒懒的照射在大地上,给路人一片暖暖的感觉。也许是到了一年三九终了的冬日,总能在路旁、花丛中见到些枯枝残叶。淮河边的冬比起北方还算不冷,小草里还有披肩青绿色的外衣,不轻易间就能寻到青青小草的美丽!

  垂柳,在我的记忆中,到了秋天,树叶儿会纷纷飘落。今年,无意中发现,这路边上的垂柳居然还有树叶儿,有的叶儿居然还泛点儿绿。柳树,在诗人的眼里,是和离愁别绪相关的,描写垂柳的诗句如:杨柳依依,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之类。而此时的柳树叶儿,令我想起的是晏殊的《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天地浩瀚如烟,意境幽远绵延。

   眼下田野寂寥,树木晰丽,冬阳照耀,清新透明……方田路树楼宇呈现在感觉里像静物画一样疏离措落有致。一路想那冰封万里冬尽春来.....哲理遐思不断,像垂柳存真,存纯,存友爱柔美,存无邪心....无为而无不为,寻找之,求索之....终老而不悔。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