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吕芸:一杯茶 一辈子

2016-07-09

许是生长于茶乡的缘故,氤氲着信阳毛尖的香味,烟火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对我而言,更多了一份浓郁的茶香,多了一份向往。东坡居士曾豪兴大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不是坡仙,但我是“宁可食无肉,不可饮无茶”。

茶,似乎陪了我很久。据佛经传说,茶原是禅宗达摩祖师的眼皮变化生长的树,众僧徒为防止修炼打坐时的困顿,便采其叶煎水而喝,于是便有了“茶禅一味”“以茶释佛”之说。我不懂佛经,但茶最初和我结缘也是为了解盹去乏,提神静性。那时,我上高三,学业仿佛是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常常要复习功课到深夜一点。当睡意来袭抑或学到深处烦躁不安时,我便学会了喝茶。

抓一大把茶叶倒进水杯里,滚滚的开水“哗啦啦”一下倒进去,顿时满屋飘散出一股清苦的芳香,精神也为之一振。喝下一口,苦涩便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睡意立即消散了不少。那时,我喜欢用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泡茶,看着深绿色的茶叶在沸水的冲泡下,不停打滚旋转,接着又沉了下去。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悲壮,仿佛自己也如同这茶,在功课的“热水”中跌滚爬打,努力地想浮出水面。

就这样,在茶的陪伴下,我熬过了高考,来到了北方一所大学。茶在陪我度过艰难岁月后,又陪着我走进了象牙塔。每年寒暑假开学,我都要装上满满一大盒茶叶,坐24小时的火车(那时还都是慢车),从豫南一个偏僻的农村一直来到繁华热闹的京城。母亲常常为此而唠叨,那么远,包裹那么多,还带茶叶,也不怕麻烦!我总是笑笑,没说话。母亲哪里知道,彼时的绿茶于我,已不是简简单单的饮品了,很大程度上,她的滋味抚慰了初出家门年少的我浓浓的乡愁。午后梦醒,泡一杯清茶,那苦苦的清香可以刺激一下神经,为梦打一个结。黄昏昏黄,一天中回忆最汹涌的时刻,抚摸着茶杯,眺望远方,浅饮轻啜,天空中倏忽而过的鸽群唤回久远的心事,此刻的茶,更像我的一位故知,倾听了我思乡的惆怅。

再后来,我毕业,上班,结婚,生子,按部就班的生活,人到中年,年轻时的激情和热烈愈发地渐行渐远。绿茶,像个老朋友,陪我走过青春,静静地倚在桌子的一角,注视着青丝慢慢染上白雪,饱满的额头渐渐印上岁月的风霜。常常伏案工作之余,泡上一杯绿茶,一径径细细的绿叶在沸水的冲泡下杯中各自翩翩起舞,寂寞又坚强,又渐渐沉淀,安于平静,似有不甘,余香袅袅。像极了大部分平凡人的一生,努力生活,执着追求,最终在凌厉的岁月面前归于了平淡,生命的智慧和豁达却如茶香一般芬芳恬淡,让人回味无穷。

想来人世间万事都仿若是这杯中的一泓茶,甘苦只是瞬间舌尖的变化。譬如,绿茶一词,原是极其美好似有暗香的词语,不知何时,竟演变成了一种让人挤眉弄眼的修饰。一个“绿茶婊”令所有女性避之不及!正如革命时期,一句深情让人热泪盈眶的“同志”到如今竟让人瞠人结舌。这境遇的大起大落岂不是也常在人间上演。所幸,绿茶无言,依旧芳香。所幸,生活继续,哪管他方。

我依然爱极了这杯茶!茶圣陆羽曾在《茶经》中所言:“春喝花茶,夏饮绿茶,秋品青茶,冬宜红茶”,其实,在我看来每一种茶都是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婉转顾盼之间独有风味。喜欢花茶,似乎小家碧玉,曲曲折折的小巷内走出了一个婷婷袅袅的身影;喜欢青茶,泡开后尽情释放的青叶,轻轻飘摇,像极了一个温婉女子早知能唤回美丽时光的笃定;喜欢红茶,酽酽滟滟,是盛装的新娘,风情万种。

阿拉伯人喝茶有三道: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爱情,第三道,淡如微风。人生的各种滋味尽在一杯清茶中。一杯茶,一辈子。我愿意做一个清茶女子,经历风,也收获雨,追求绚烂,也安于平淡,我愿我的生命像绿茶,在沸腾的生活中收获我的清淡和平静。


上一篇:信阳热干面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