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平:逃 学

2016-07-27

    每当看到翻越学校围墙的孩子匆匆逃跑身影的时候,每当看到网吧中一个个杀得昏天黑地的幼稚面孔的时候……逃学,这两个字就会不时在心中盘旋。因为,小时候我也是喜欢给自己放假的主。逃学,这两个字在逃学的孩子中被戏称为,给自己放假。

    小时候,我也是一个爬高上低调皮捣蛋淘气不听话爱逃学的家伙。确切地说,是第二个三年级以前,一直是这样。你看,一个小孩,不停地旋转着右手臂,侧着身子,横着两个脚一对一下,像螃蟹一样往前飞奔。后来有人问我,手臂像农村摇机子一样,能增加能量到底是什么意思嘛?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那样特爽而已。

    记得那时候还是大集体,小学一二年级是在本村子东头的高稻场上完成的。那时大人下地干活,小孩在家也就没有人照顾了。于是,就和大我一岁的姐姐一起被请去上了小学。由于年纪小,心思哪有一点用在学习上。用老师的话,那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玩的时间多,学习时间少,上课听天书坐晕车,不知道学习为何物。最后一排,没有泥巴做的凳子,学生交的树籽子堆在一起就是我的座位。但那时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考大队小学三年级时,语文竟还考了99分,全班第一。可是,上了大队小学之后,情况变得更为糟糕,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迷上了逃学。

    大人吃完饭上工之后,我就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装模做样地背起书包上学去了。可躲过大人的眼睛之后,才走到半道我们就拐弯了。有时躲到庄稼地里,一玩就是一个上午;有时躲进沟坎里,一侃就是一个下午。我们家到大队小学有一里多路,要和村中年纪相仿的孩子结伴而行。就是这些小伙伴,别看年纪不大,却是人小鬼大,贼得很,点子多。逃过大人的眼睛,掏鸟窝毁庄稼之类,什么事都干,只是不要学习。尤其是往麦地里一钻,用脚把麦苗踩倒一大片,几个小学生围坐在一起玩起来。从家里偷偷地把大人玩的扑克拿出来,学着大人的模样打起扑克。懂不懂不重要,输和赢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很快就打发了。

    逃学的学生总有自己的想法,即使年纪小,但想法却不小。有时是从家里直接躲起来,有时是从学校逃出来。抽烟、聊天、佩大话,是逃学孩子的最爱。

    多少次,我都是出了家门就直接躲到庄后的寨墙根上。我家住的大庄台原来叫大寨,四周全是不很宽但很深的大沟,只有三条与外面相连通的路坝。为了防水也是为了防盗,寨子的四周沿沟边还修了两丈多高的寨墙。这寨墙又高又宽,树又多,平时墙根很少有人经过,对逃学的孩子来说,安全。于是,我们尽可以躺在寨墙根上,畅想自己的美好未来。有的说,将来要能当厨师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有的说,我要是能当上公社供销主任就可以穿上体面板正的衣服了;也有的说,要是能当上公社书记和大队长就可以挺起腰板说话了;也有的说,要是能有隐蔽草就好了,能隐身,不怕老师不怕家长,想逃学也就不用东躲西藏了,还可以去偷好吃的而不怕别人发现了。一个个唾沫星子漫天飞,一个个滔滔不绝,一个个眉飞色舞,一个个津津乐道。

    逃学的孩子总能找到自己的乐趣,但干的最多的还是偷东西,也许是因为那时家里穷经常饿肚子。逃出学校,首先要安慰一下自己的肚子。于是,钻进庄稼地挖红薯拔花生,就成了逃学孩子的家常便饭。有时溜进谁家的瓜地,偷一些黄瓜蕃茄之类的。更有甚者,可以直接偷到人家的院子里和果园里。有一次,在同伴的怂恿下,我也爬上一棵桃树,树不高,桃子却不少,又大又红的血布袋桃,真是诱人。当时看了看四下无人,我就毫不犹豫地摘了几颗。可当我满怀喜悦地滑下树干的时候,这才发现,放在树下的书包已跑到一个扛着锄头矮胖矮胖的小老头子的手中。小伙伴早已不见了踪影,老头微笑着看定我,我无处可逃了。我知道,回家之后,一顿皮肉之苦是难免的了。

    这些,都是第一个小学三年级的事情。理所当然,升小学四年级没有我的名字。老师给出的理由不是成绩差,而是年龄有点小个子有点低。但我自己心里最清楚,逃学,才是没有明说的原因。知道这个结果之后,我是从学校东边的沟坎溜出学校的,没敢走学校的大门。当然,这次不是逃学,而是逃跑,是感到留级有点没面子,我分明感到了前所末有的耻辱和难过。

    老爹对于我的逃学最为痛恨。但是对于留级这件事,老爹没说什么,回到家,我没挨打也没挨骂。只是到了夜晚,老爹跟我讲了一些他以前上学的事。想当年他很想上学,可因为摊成分,也就是家里被划为地主,而地主羔子们只能上到高小,没有上初中的机会。据老爹说,他经常梦见自己坐到了初中的教室里,而且是经常梦见自己捧着初中课本笑醒的。有一次,逃学的我正和小伙伴在沟坎里玩军旗,那真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老爹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我有点措手不及。老爹什么也没说,阴沉着脸,掂着我耳朵就走,我分明感到我的耳朵快要被扯掉了。更惨的是,因逃学洗澡,老爹准备把我吊起来,绳子的一头已拴到我的腰上,另一头也已搭到屋子的横梁上。平时和蔼可亲的老爹,此时如凶神恶煞,脸通红通红的,手抖抖的,一句话也不说,我分明感到了他的愤怒。我知道,暴风骤雨即将来临了,一顿皮肉之苦难以避免了。就在我有点绝望的时候,庆幸的很,有客人来我家玩。客人问老爹,你这是唱哪一出?老爹说,和孩子玩呢。我有惊无险又躲过了一劫。

    第二个三年级开学的第一天,在教室里迎接我们的是一个眯缝着眼睛的女教师,眼睛不大,个子不高,但态度很和蔼。没想到的是,她还冲我笑笑,好像跟我很熟似的。更让我意外的是,她还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还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跟我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希望以后可要努力学习呀。我只是点点头,也许是感动,也许是惭愧,反正我的心里很乱,王老师接着说了什么话我就很模糊了。我只记得,她给讲了大诗人李白逃学的故事。幼年时的李白也爱逃学。有一天觉得读书枯燥无味,就逃出去玩。当他闲游闲逛时看见一位老婆婆坐在矮凳上,手里拿着一很粗大的铁棒子,在磨刀石上一下一下地磨着,神情十分专注。李白问老婆婆在干什么,老妇人说,磨针。李白觉得不可思议,李白脱口又问,这么粗大的铁棒能磨成针吗?老婆婆语重心长地对李白说,孩子,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棒也能磨成针呀!李白一下子明白了。于是,他重新回到书房,继续读起书来。是啊,做事情只要有恒心,天天坚持去做,什么事也能做成的。读书也是这样,虽然有不懂的地方,但只要坚持多读,天天读,总会读懂的。

    也许是留级的打击有点大,也许是真的听懂了王老师讲的故事。也就从那以后,好多人都说我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是活泼好动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现在是少言寡语规规矩矩老实本分。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没有逃学的一段经历,求学之路,那该是多么的枯燥无味呀!给自己放假,真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