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近代历史

2016-07-28

导读:伊朗古称波斯,到1935年才使用伊朗,它有着辉煌的古代文明。公元前550年,居鲁士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史称波斯第一帝国,其鼎盛时期疆域东起印度河流域,西至巴尔干半岛,北起亚美尼亚,南至埃塞俄比亚。近700万平方公里土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帝国。此后又经过了塞琉古王朝、帕提亚王朝,公元226年,萨珊王朝建立,也被称作波斯第二帝国。那时,波斯文明处在世界文明的制高点上。


萨珊波斯和罗马帝国及它的继承者拜占庭帝国打了400年的拉锯战,谁也没搞定谁,结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元气大伤的萨珊王朝于公元651年被阿拉伯帝国所灭。从那时起,波斯开始伊斯兰化,祆教徒被迫改信伊斯兰教。但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毕竟不一样。在伊斯兰教创立之前,阿拉伯人文化相当落后,古代两河流域高度发达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早被人遗忘,和阿拉伯人没什么关系。而波斯人的文明已经延续了1000多年,不可能全盘被阿拉伯文化吃掉。同时,波斯文化也对阿拉伯文化进行着渗透和改造,像行政管理,阿拉伯帝国就因袭了许多萨珊王朝的政治体制。伊朗人的民族自豪感部分来自他们比伊斯兰教更为悠久的历史。


在宗教信仰上,伊朗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也不同,只有伊朗是什叶派人数占优且长期掌握政权。在穆罕默德逝世后不久,逊尼派和什叶派两派就已形成,在阿拉伯帝国的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大多数时间里什叶派是受到打压的。1501年,萨法维家族在伊朗建立萨法维王朝,宣布以什叶派的分支十二伊玛目宗为伊朗国教,确立了什叶派主导伊朗的事实。两派互相看不起,这也导致伊朗和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不协调。


一,美国成为伊朗人赶走英、苏的希望


19世纪,国力衰落的波斯逐渐沦为英、俄两国的半殖民地。1941年,英苏军队开进伊朗,奉行亲德政策的巴列维王朝开创者礼萨·汗被迫退位,其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即位,不过他是个傀儡。1943年,德黑兰会议,美英苏三大巨头悉数到场,可是自己家里来了如此尊贵的客人,主人巴列维直到会议开始几天后,才接到美英苏三国使馆发来的外交通报,会议上谈了些什么,他更是一无所知。


二战结束后,苏联想赖在伊朗不走,又支持伊朗的阿塞拜疆省和库尔德斯坦地区闹独立,美国出于遏制共产主义的立场,站在了伊朗的一边,这让伊朗政界和民众对美国好感顿生,美国成为伊朗人赶走英、苏的希望。


苏联人最终走了,可是英国人还在,他们控制的英伊石油公司垄断着伊朗石油。更可气的是,伊朗要向英伊石油公司买油,价格比英国高,甚至比从苏联进口还贵。伊朗国内掀起石油国有化的呼声,1951年4月,伊朗议会任命坚决主张没收英伊石油公司财产的摩萨台为首相。


英国人急了,军舰开进波斯湾,准备和伊朗兵戎相见,关键时刻美国出手挡住了英国。美国人对石油到底归谁倒不在乎,他们考虑的是英国动武会给苏联干涉的口实。美国人张罗着两家谈判,建议利润五五分成,结果英国人不让步、摩萨台不妥协,最终伊朗派兵占领了油田,英国人则开始对伊朗进行石油封锁和经济制裁,两国断交。由于无法输出石油,伊朗石油工业到1952年已经瘫痪,这就断了伊朗最重要的一个财源。经济形势不好,国内局势也开始动荡。


1953年,艾森豪威尔上台,而伊朗日趋混乱的形势让美国人忧心忡忡,美国决策者担心共产党会取得政权,从而使伊朗倒向苏联。美国逐渐和英国在推翻摩萨台政权、扶持亲英的扎赫迪上达成共识。


二, 美国中情局秘密颠覆摩萨台民选政府


负责组织政变的是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儿子、时任中央情报局中东行动处处长的克尔米特·罗斯福,行动代号“阿贾克斯”。巴列维国王对发动政变的支持与否事关重要,克尔米特亲自拜见国王,并把政变计划和盘托出,国王看到英美两大国都参与其中,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只好勉强同意了政变行动。


8月13日,国王签署了解除摩萨台首相职务、责成扎赫迪组织新政府的命令。8月15日晚8点半,根据扎赫迪的指示,国王卫队长纳西里带人逮捕了摩萨台的心腹外交大臣和运输大臣,并且占领了中央电话局。这时摩萨台提高了警惕。到深夜11点半,纳西里到摩萨台府邸传达国王诏书,并准备逮捕摩萨台,但摩萨台拒绝承认诏书的真实性,声称这是反对势力所为,因此他逮捕了国王卫队长,并下令全城搜捕扎赫迪。忠于摩萨台的部队和警察很快就设置了路障,一支装甲部队也开进德黑兰,政变遭遇挫折。巴列维看势头有些不妙,先躲到了伊拉克,然后又去了意大利。


关键时刻,中情局没有慌乱。克尔米特派人在德黑兰街头大量散发诏书副本,给人一种摩萨台抗旨不遵的印象。克尔米特出资5万美元,收买一些伊朗人组织了一场大游行,一连几天乱哄哄的搞得人心惶惶。美国军事顾问团则加紧向扎赫迪的部队提供装备。


8月19日,游行者袭击了政府办公大楼和支持摩萨台的报纸。与此同时,一支政变部队占领了电台并进行谴责摩萨台、支持扎赫迪的广播,伊朗军队总司令部也被政变者占领,之后政变者就向摩萨台的官邸开进,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造成300余人死亡,摩萨台向扎赫迪一方投降,政变取得最终的成功。重新掌权的巴列维对美国感激涕零,完全倒向美国。


巴列维在美国的支持下,利用军队、警察、宪兵等国家机器压制民主,通过几次修改宪法,他独揽国家的行政、司法和立法大权,首相和议会慢慢变成了橡皮图章。他还组建了秘密警察组织“萨瓦克”,对政治反对派、宗教势力、知识分子、普通民众以及各级官僚实施严密监视,防止他们进行反对自己的活动,搞得伊朗人人自危。虽说国体是君主立宪,但是却越来越像君主专制。而独裁政权的支持者美国在伊朗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也一落千丈,它不再是伊朗独立的保障、自由的化身,仇恨的种子就此埋下。


三,“白色革命”让宗教界变成反对派



有了强大的盟友,随着大权在握,巴列维发起了一场现代化运动,1963年初,被他称之为“白色革命”的自上而下的改革启动,之所以叫“白色”,意为一场不流血的革命。巴列维的雄心是让伊朗在2000年成为世界第五工业强国。为了使改革合法化,巴列维举行了伊朗史上前所未有的全民投票,并获得90%以上的赞成票。


这场改革的核心是土地改革,大土地所有者和清真寺把超过限量的耕地、果园交给国家,由国家分配给无地农民。这一政策极大地损害了宗教人士所享受的传统利益,因此招致宗教界的普遍反对和抵制。什叶派领袖霍梅尼从四十年代起就开始宣扬自己把伊朗建成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的理想,一直不停地对巴列维王朝的世俗政权进行抨击。为了对抗“白色革命”,霍梅尼宣布连续举哀8天。1963年3月22日,巴列维逮捕了霍梅尼,为了避免全国范围的骚乱,他不久又下令释放霍梅尼,同时警告说:“除了自由、独立和外国势力的作用这三点之外,你可以谈论一切。” 霍梅尼回答说: “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事情? ”他还对什叶派圣城库姆的信徒们自豪地说:“我准备让刺刀穿透我的心脏,但我绝不向暴君屈服。”巴列维再次拘捕霍梅尼,一场大规模骚乱随之爆发。


6月8日,狂热的群众举着霍梅尼的画像从圣城库姆涌向德黑兰,结果遭到国王的血腥镇压,据悉有万余人死亡。1964年11月,霍梅尼被逐出国境,从此开始了他长达15年的流亡生涯。从此,宗教界成为反对巴列维王朝的先锋。


从数字上看,“白色革命”确使伊朗经济飞速发展,1968-1978年平均年增长速度为16%-17%,人均国民产值从1960-1961年度的160美元跃增为1977-1978年度的2250美元。1973年,国际油价大涨,伊朗每年的石油收入从40亿美元猛增200多亿美元,从债务国突变为债权国。贫穷的伊朗突跃为世界第二大石油输出国而几乎成为财富的代名词。而最让人瞩目的是伊朗军事力量的发展。


四,海湾第一军事强国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伊朗周边国家发生了一系列的政变、革命、战争和国内骚乱,包括埃及的纳赛尔确立了在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地位、埃及和叙利亚联盟以及它们与苏联接近、纳赛尔分子在约旦推翻侯赛因国王的企图、1958年的黎巴嫩内战以及同年伊拉克国王被推翻等等。巴列维如同惊弓之鸟,既担心苏联的入侵,又担心阿拉伯激进势力对自己不利,于是向美国提出了军事援助的请求。但是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几任美国总统对伊朗的军事援助都很有限,在他们看来,伊朗想凭借一己之力和苏联搞军备竞赛简直是痴人说梦,如果苏联和伊朗冲突,美国必然干涉,伊朗当下要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经济建设上。枪不在自己手里,巴列维睡不安稳,而尼克松的上台终让他得偿所愿。


美国那时深陷越战泥潭,知道自己不大可能在中东出问题的时候再亲自出手。“世界警察”分身乏术,不妨培养一个“中东警察”。美伊一拍即合,1972年5月尼克松访问伊朗,其间向巴列维国王承诺,美国将向伊朗不限量地出售他所需要的任何常规武器,腰缠大把美元的巴列维一头扎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库。


美国国防部官员说:“巴列维国王比我们派去和他谈判的大多数人都更知道新式武器的发展状况。”美国驻伊朗军事援助顾问团总部每周要接待35个左右的武器销售商,当时的德黑兰是武器推销员的胜地。到1978年,美国当时最先进的战斗机F—14A伊朗已经有79架。几年间,伊朗成为海湾地区无可争议的第一军事大国,伊朗的空军和海军可以与海湾所有阿拉伯邻国的空海军联合力量相匹敌,其地面部队相当于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两国地面部队之和的两倍。1976年伊朗的国防开支接近90亿美元,居当年世界各国军费开支第七位。1977年,伊朗从美国进口武器的金额达到峰值——57亿美元。


踌躇满志的巴列维开始视自己为居鲁士的衣钵传人,并在1976年修改历法,废除伊斯兰教历,以居鲁士缔造波斯帝国为元年。伊斯兰教会认为这是死罪,那又怎么样?巴列维有40万装备精良的军队、有庞大的宪兵部队和警察力量、有令人生畏的安全机构“萨瓦克”、有外汇储备、有超级大国的支持??“世界第五”指日可待,“第三波斯帝国”触手可及。



五,坐在火山口上的国王


这只是事情的表面。伊朗国民经济的大幅度增长,并没给普通人带来多少好处,国家财富多被王室贵族和政府官吏所吞噬,致使贫富日益悬殊,两极分化加剧。本来,接受了西方科学技术的知识分子们以为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结果巴列维背道而驰让他们心怀不满。忽然发了石油财,国内热钱过多,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消费品短缺,住房也紧张,普通百姓怨声载道。宗教界则更不用提了。而当国家为抑制通货膨胀对先富起来的人加强税收制止投机时,这些人也站在了巴列维的对立面。支持国王的美国人更遭伊朗民众厌恶,“反国王”和“反美”是一回事。


1977年11月9日,霍梅尼49岁的儿子穆斯塔法在伊拉克什叶派圣城纳杰夫猝死。霍梅尼断定儿子是被巴列维王朝的特务机关“萨瓦克”谋杀的,因为他死前的头一天晚上还十分健康。这一消息传到国内,引起穆斯林们的极大愤慨,由此引发了伊朗国内的抗议活动。伊斯兰革命的导火线终被点燃。


1978年1月9日,警察在圣城库姆向示威者开枪,造成约70人死亡、400人受伤的“库姆惨案”。1978年2月18日,“库姆惨案”发生后的第40天,12个城市爆发了反国王的示威。40天后,又有大批城市发生骚乱,这种每隔40天的悼念活动一次又一次动员了民众,参加者越来越多,宗教情绪越来越强烈,巴列维国王已经坐在火山口上。


六,传单与口号击败了强大的国家机器


就在“库姆惨案”发生10天前,美国总统卡特还在德黑兰称赞伊朗是多事地区的“稳定之岛”,可见一向消息灵通的美国情报机构对伊朗的危机没有预料,美国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事态缺乏重视。9月8日凌晨,在德黑兰出现了严重的暴力冲突,有几百名示威群众被军队打死,几千人受伤。反对派称这天是“黑色星期五”,从此双方再无转圜余地,推翻巴列维的口号响彻全国。而霍梅尼在万里之外操控着伊朗的局势,他在巴黎总部的宣传人员把他的讲话录音通过长途电话传到库姆的伊斯兰反抗总部,然后再用电话传到伊朗全国的九千个清真寺。许多年轻的志愿人员立即把讲话印成传单,在几小时内做到家喻户晓。


直到11月2日,美国决策层才召开会议讨论伊朗危机。会议出现了根本分歧,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主张用武力镇压,建立军政府;助理国务卿克里斯托弗、中央情报局局长特纳等人主张妥协,建立联合政府,后来国务卿万斯也支持这一策略。之后,美国给了巴列维一个模棱两可的态度:支持国王;不坚持要求国王成立联合政府;不坚持要求国王成立军政府。这让国王举棋不定、无所适从。


巴列维虽然贪恋权力,但却生性懦弱。他对西方大国有严重的依赖心理,却怀疑反对派运动的高涨是美苏瓜分伊朗的阴谋。结果他一方面释放政治犯、逮捕一些贪污的官员,另一方面还是舍不得放弃权力回到君主立宪的路子上来。结果,反对派越来越激进,国王越来越众叛亲离。


美国人逐渐对巴列维丧失了信心,鉴于不断恶化的局势,12月7日,卡特表示美国对巴列维的前途“正在进行痛苦的重新估计”。1979年1月3日,美国决策层达成一致——遭其人民唾弃的国王已无法保护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美国希望通过丢车保帅谋求建立一个温和政府,以继续保持对伊朗的影响。1月6日,美国驻伊朗大使沙利文跑去见巴列维,说:“你离开伊朗的时间不再是以天计算,而是以小时计算。”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手表。


1979年1月16日10点37 分,巴列维国王和法拉赫王后登上连厕所都是用黄金装饰的专机,飞往埃及,在伊朗延续了2500多年的君主制的历史随之终结。2月1日,在数百万人的翘首期盼中,霍梅尼回到阔别16载的伊朗,4月1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传单和口号就这样击败了强大的国家机器。


七,“美国的统治是伊朗不幸的根源”


事情还没完,2月20日,伊朗临时政府发表声明,要求引渡巴列维国王回国,接受人民的审判,并提出反对任何一个国家接纳他,将其视为对伊朗的不友好行为。于是,巴列维如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从埃及辗转到了摩洛哥、巴哈马和墨西哥。卡特政府出于“人道主义”,允许他前往美国。10月22日,他抵达纽约。次日,美国务院发言人突然宣布,巴列维因患癌症,将在康奈尔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在伊朗民众看来,这是美国1953年发动政变、辅佐巴列维再次掌权的故技重施。霍梅尼宣布:“美国在伊朗的统治是我们一切不幸的根源,伊朗人民必将予以回击。”


1979年11月4日,3000名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大使馆,将66名使馆人员扣押为人质,要求美国立即引渡巴列维。10日,美国决定中止向伊朗提供武器和运送军事装备零件,冻结伊朗在美国包括银行存款在内的所有官方资产。12日至14日,美国又停止了同伊朗的石油贸易。1980年4月7日,美国宣布同伊朗断绝外交关系,要求伊朗关闭驻美大使馆和领事馆,所有伊朗外交人员和领事馆人员必须在8日午夜前离开美国。同时宣布: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动用被冻结的伊朗资产赔偿美国的损失,禁止伊朗公民入境。8日,伊朗革命委员会就美国同伊朗断绝关系发表文告,号召伊朗人民准备应付敌人的入侵。


4月24日,卡特批准了一项代号为鹰爪行动的跨军种联合秘密营救行动。由于事先准备不足,各兵种之间缺乏配合,营救行动因遭遇沙漠风暴导致的直升机故障而放弃,结果在撤退时,一架直升机与一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相撞坠毁,8名美国军人阵亡。卡特通过电话广播向全国通告,宣称行动失败由自己负责。美国大丢面子。事件过后,伊朗为了防止美国人再使花招,把人质秘密转移到全国各地分散关押,使美国的营救人质行动彻底无望。


1980年7月27 日,饱经颠沛流离之苦的巴列维在埃及去世。9月22日,两伊战争爆发。人质在伊朗手中再无意义,美伊开始通过中间人进行谈判。作为释放人质的交换条件,美国同意解冻此前被冻结的80亿美元资产,并保证不就此事起诉伊朗。1981年1月20日,就在里根总统就职典礼后几分钟,所有人质被释放并交给美方。至此他们已被扣444天。


而此时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已经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总统仅仅是名义上的国家首脑,最高宗教领袖霍梅尼才是真正的主宰者。霍梅尼自认为是伊朗伊斯兰文化传统的真正代表,投射到对外政策上,伊朗奉行“输出伊斯兰革命”和“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东方”是指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西方”是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其侧重点在于反对被称为“大撒旦”的美国。霍梅尼时代,伊朗几成国际社会的弃儿。


投桃报李,美国担心伊斯兰革命会“传染”到对美国友好的中东国家,因而把伊朗视为中东地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和主要敌人。有人甚至把拥有核技术的伊朗的潜在威胁比作“纳粹主义和希特勒主义”。


这就是美国和伊朗,从朋友到仇人的故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