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俊:“创客”老爸

2016-07-30

《咬文嚼字》杂志颁布2015年十大流行语榜单,“创客”位居第五。据介绍,“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

按照这个定义,我的老爸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创客”。

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小板凳,有的小巧玲珑,有的堪比木梯,当然,大部分都能跟爱因斯坦第三个小板凳之前的作品有一拼。那些板凳都出自老爸之手。

从小睡到大的铁床,也是老爸自己制造的,从床架到横梁,再到有模有样的床头,几十根钢管对接而成,中间再用螺丝钉固定,很是严密。婚后,老公睡不惯软床,我们弃了席梦思,又把老爸做的铁床用上了,数年来我们屡次搬家,这床便跟着我们拆了又装,一直结实如初。

老爸的“创意”还不仅仅体现在“物”上。听我妈说,小时候的我脑门儿大大的,眼睛凹凹的,人家都说我长得像阿尔巴尼亚小孩(天知道阿尔巴尼亚小孩是啥样儿的,大约头发是卷的罢),于是我那天才老爸突发奇想,在一把金属梳子上接根线,通上电,把梳子烧热,给我烫头发。老爸是位电工,做这事儿挺拿手,可给女孩子弄头发可就不那么拿手了。据我妈描述,每天早晨,我爸都激情澎湃、自告奋勇、软硬兼施地给我扎头发,然而经常操作失误,烫到了我的头皮,疼得我叽哇喊叫甚至破口大骂,尽管如此,他老人家仍不气馁,坚持在我的脑袋上反复折腾,乐此不疲。

如今,已经退休的老爸更是将创客精神发挥到极致。几乎每次回去,妈都跟我“告状”:你爸又瞎折腾什么什么了……于是我们就去欣赏老爸的杰作:废旧的落地电扇被拆开,做成可升降的撑杆,用于菜园;屋后的几棵果树上绑着不同种类的树枝互相嫁接。我们还看到他在院子里为几只母鸡搭了个“房子”——没错儿,是房子。房顶是木头的,四面由细网围成,真是既凉快又防蚊。最出彩的还是房子的小门儿,可以任意开关,门上还装有插销,还有门鼻儿、小锁……简直让“人”心生嫉妒。

前段时间,母鸡为了报答我爸对它们的呵护,不畏炎热,主动抱了一窝小鸡。这群小鸡渐渐长大,深得我们的喜爱。上个周末我们去时,发现一只被单独隔离的红色小鸡情绪不佳,脑袋上还光秃秃的。一问,原来这只小鸡有点儿不受大伙儿欢迎,有些调皮的小鸡还时不时去欺负它一下。老爸经过细心观察,发现这只小鸡是鸡群中唯一一个白色的,于是断定:一定是“鸡毛”惹的祸!当天夜里,他老人家颇有创意地把那只小鸡染成了充满喜庆的大红色。哪知第二天,天一放亮,鸡儿们醒来,猛地发现了身边这个“怪物”,顿时群情激昂,用我妈的话说,那是“全都发了疯似的,高叫着,围着它拼命地啄,啄了一地的鸡毛。”据说,此后群鸡们再不能看见它,一见就追上去往死里啄。为了保住它的小命,我爸只好又给它另建一所“别墅”。

老爸今年六十多岁了,不打牌不喝酒,精力充沛,干劲儿十足,对世界保持着好奇,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如果哪一天,您推开他的院门,左瞅右瞅不见人,突然从上面传来一个声音,请不要太吃惊,这个超级“创客”肯定是在房顶儿上搞他的发明呢!

哈哈,可敬的创客!可爱的老爸!

(作者简介:郑俊,女,1973年生,古代文学专业硕士,现系河南省淮滨高中语文教师。近年发表作品:《鲍照研究综述》、《“高鸿决汉,孤鹘破霜”---浅论鲍照乐府诗的继承与开创》;获奖散文《飘香的岁月》、《“呆”在幸福里》;另有《只语片言关乎性灵》、《守望花开》、《钓趣》、《渴望阳光》、《以何种姿态老去》等文见诸报端。)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