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江:“微”时代的战友

2016-08-02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回唱这首经典的《战友之歌》,似乎让我们这些曾经的士兵,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转眼间,我们这些七、八十年代入伍的战友分别已三、四十年了。多年来,除本地战友时常有联系或聚会外,其它省市大部分几十年来都没有音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讯条件极差,大多家庭未有电话,加之改革开放后,一些地名和通讯址又常变,说实话,一些战友分别至死都很难相见。好在这些年,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通讯条件也随之有了意想不到的改变,从电话时代到手机、互联网、QQ时代,现如今又到了智能手机、微信时代。

    高科技也给寻找当年从军的战友提供了很好的便利,互联网上可以查战友,QQ上可以寻战友,微信群里可以找战友。对此,我们这帮七、八十年代驻重庆部队的战友也很快活跃起来了,一场网上找战友、微信聊战友的活动拉开序幕。自2013年初到今天,我们一个高机连通过QQ和微信,先后联系上本省及山东、四川、贵州、河北、湖北、广东、重庆等省市的战友,这里面有当年的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和战士们。

    起初,我在111团的一个QQ群里发起了一个简短的寻战友信息,接着广西一位老班长又建了一个微信战友群,建群后,很快由几位迅速发展到现今的52位。

    说起建微信群的事,这里还有很多故事,要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的兵,大多文化都不高,加之现在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了,有的连首长都七十多了,好多对智能手机望而生畏,不知如何使用,不得已,他们只好请儿女,找孙辈现教现学。一个叫闫洪亮的炊事班长,他原本使用的是老式手机,战友劝他换个智能手机,他始终都说玩不好,后在战友的多次劝说下,他终于下决心到街上买了个智能手机。为了能够尽快联系上战友,看到战友信息,听到战友声音,他连天赶夜的让孩子教他,就这样,他边学边聊,很快就学会了。“喂,老战友你好啊,我是某某,多年没见,想你啊。啊,我和你一样,也想你啊。哎,老连长、老指导员、老排长、老班长……你们现在好吗?”像这样的问候,起初几乎每天从早上聊到深夜,群里十分的热闹,有的觉得不即兴,干脆就打起了长途电话。一天、两天、一月、三月到如今,微信群里是友情不断,一些战友还通过聊天实现了聚会,战友们一个个是兴奋无比,庆幸赶上了这个“微”时代,了却了几十年的思念之情。

    期间,战友们聊当年的训练、生活,聊对越作战经过,聊回乡后的人生得失、聊战友情,几乎无话不谈。普通话、方言,南腔北调的交织在一起,摆龙门阵、传新老照片,让战友们即刻回想起那已去的青春岁月,想起了战斗友谊。大家顿觉今生这兵没白当,更自豪的是生命里有了当兵史一辈子也荣光。

    遗憾的是,一些偏远山区和农村的战友至今仍未联系上,更伤悲的是,少数战友因疾病和意外已离开人世,这其中就有我的同班藏族战友巴出(连首长给起的名)因病英年早逝。像巴出这样的战友还有几位,这真的让大家感到很伤悲,愿他们在天国一切都好,在那里战友也能常团聚。文章结尾,我要再一次提一下我的老班长,他叫蒲文顺,1976年从四川省剑阁县农村入伍,1980年底退伍,我们已分别30多年了,长江十分想念你。老班长,你在家乡还好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