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家乡,老了

2016-08-05

    每一次回乡

    都走这样的路

    沧桑的小径爬满蓬草

    茎蔓横斜缠拽我仍旧漂泊的脚步

    归乡的足音疑惑这就是我从前走过的路看不到儿时追逐过的蝴蝶找不到曾经攀爬过的老树

    少了结群的嬉闹

    没有了肆意的狂吼

    在尘世喧嚣里悄无声息地却是生养我的老屋

    心口,涌起莫名的惆怅

    留意,打量曾经的草木

    还是那片土地,那里

    有我蹒跚耕作的老父

    眼前的风景告诉我

    哦,家乡老了已经是一个不争的变故

    父亲的头发,白了

    正如风中的秋蓬

    萋萋苍苍

    攒集在我走过的路口

    父亲的胡子,长了

    正如路边的径草

    密密丛丛在秋风吹过时摇曳颤抖

    干枯的树皮是父亲脸上沧桑的褶皱

    歪斜的旧屋是父亲残留在嘴里的齿臼

    父亲老了如同这斑驳即倒的老屋

    哦,我的家乡确实老了

    因为这个家里收留了所有如我父一样的老头


下一篇:杨帮立:鹰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