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花好春深四月天

2016-08-24

作者:吴英杰

四月初的两次小游的愉悦,活络了我们的筋骨,舒展了我们的心情。灼烁的桃花一直在眼前燃烧着;橙黄的油菜花一直在心底烂漫着;疯狂的海棠花一直在记忆里缤纷着;硕大的牡丹花一直在头脑里雍容华贵着……我也一直惦记着在这宜人的四月天里再来一次短途小游,美美地享受这花好春深的四月天。

四月底的一天,我在网游中偶然看到一条信息:人间四月天,麻城看杜鹃。不错啊,麻城离我们很近,坐火车很顺。我立即告诉老公:“假期我们有去处了——麻城看杜鹃去。”老公犹豫:“五一人太多,拥挤。我们赶在五一之前吧。”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麻城。老公说火车上肯定拥挤,我们就坐了火车站的工班车。车在每个小站都停,结果中午我们才到麻城,等我们赶到龟峰山看杜鹃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我以为到了龟峰山就能看到满山的红杜鹃,谁知只见高山耸立,却连一棵花枝也没看见,问一问才知道:由于前一段气温低,只有山梁上的花开了一部分。

老公英明决断:“我们不能爬山上去了,那样爬到天黑也不用看花了,就直接睡在花丛里了。坐缆车上下吧。”

我们坐上缆车,在空中行进,好一会儿,我才从缆车上看见山腰里偶尔有一两丛未开的映山红,完全不是我想象的满山遍野红彤彤的杜鹃花,我感觉太失望了。

下了缆车跟随着游人前行。还好,没两步就看到山岭上大片大片要开未开的杜鹃花,直伸到到白云深处,很欣慰,心情也豁然开朗。虽然花只开了很少的一部分,可那红彤彤的花苞就像是忍俊不禁的孩子,随时都可能瞬间绽放笑颜,给人满心的希望和期待。花海连山接天,远远望去就是漫天的云霞,蔚为壮观。老公豪情放歌:“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赏花的道路也很特别,不是像其他景点的石板台阶路,而是直接用木板制成楼梯样的台阶,而且路是从花丛里穿过的。走过去的人,一会儿就没有了踪迹,被花遮掩,这样,游人在花丛中穿梭还挺有诗意的——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果然不负侬意、不负侬情!——突然想起杨万里这样写杜鹃花。是的,这温情脉脉的四月天因了她使山有色、水生情,蜂忙蝶舞任徜徉,人更是心旷神怡。

我们在花丛中行进,不是他看不见了我,就是我找不见了他,花树比人高,站在高处赏花,那么多的赏花人,只见花枝招展不见人头攒动,这样就不影响后面的人赏花看景,拍照效果特别好。

 走到一处向阳的山岭上,大片的花朵已经盛开,朵朵簇拥,枝枝相抱,迎风颤动,甜香阵阵,倏然想起这种花朵是可以制作花酿的,我禁不住摘下一朵未放开的放到嘴里,细细品尝,果真有一点酸酸甜甜的感觉。

听导游解说:这里的杜鹃花都是天然野生,大多都生长了几十年,有的生长了上百年,甚至一百多年!

我由衷地对这里的杜鹃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敬意:红红艳艳的花,灿灿烂烂地开,静静默默地阅尽了山风山雨和雷鸣电闪。依然与草为伴,与松相依,与云相握。怪不得她只站在高高的山岭,俯视着。——美,大美!

我手不离相机,一会儿摄远景,一会儿摄近景,一会儿来特写;盛开的,未开的,花苞也好,只要是这里的杜鹃花,我统统都把她们摄入我的镜头,装进我的相机带回家,回去后我要慢慢地静心欣赏。在一个叫不出名的弯角,我摄得一张平生最满意的景致:近景是一角即将开放的花苞(有两三朵已经张开了嘴),中景是高大的油松夹着望不到尽头的杜鹃花向远处铺去,远景是迷蒙的松叶伴着红雾似的花海,一直伸展到朦朦胧胧的峡谷里。——美极了!我向老公炫耀说:“如果用我这张美景做广告画,这里的游人能翻番。”真的,一路上看到的那么多广告图画,没有一张有我这样的效果的。老公说我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我真不服气,我说这叫厚积薄发,天道酬勤。

天色渐进黄昏,我们挤进拥挤的队伍里坐上下山的缆车,依然频频回望那红雾一样的山岭。

人间最美四月天,今年我的四月天芳菲浸染!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