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永秀:听书

2016-08-24

     小时候,不但物质贫乏,精神生活更是贫乏。那时,没有电视机,就连收音机也没有,于是,听书便成了我们最奢侈的精神享受。

      那时,我们生产队偶尔请戏班子唱戏,经常请说书的说书。有时可以连续说几个晚上,我便连续听几个晚上,大人们都戏称我“小书迷。”

      人们说:“戏子的腿,说书的嘴。”你还别说,那说书的嘴还真了得!能把活的说死,能把死人说活!那真叫天花乱坠!

      说书的一般都吃住在队长家,吃罢晚饭,我们小孩子们老早就搬着凳子来到队长家等着听书。

      那说书人,是个瞎子,但挺麻利,他熟练地倒一茶缸子水,轻松地支撑好鼓架,然后,就漫不经心地敲了起来。

      伴随着那“咚咚,哧不隆咚,咚咚咚……的鼓点,大人们已陆续到来。说书人突然猛敲几下战鼓,于急促中戛然而止,就听他朗声说道:“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够不够三百六,再敲多了是饶头!”然后,他就拖着腔调唱着:“上场来,俺问一问众位书宾,爱听文来爱听武?喜听奸来喜听清?爱听文的包公断,爱听武的杨家兵,半文半武双雕印,酸辣苦甜卖红灯,卖红灯,你听俺奈艾姐……”他那里打头论尾往下唱,可急坏了俺听书的人一名!我迫不及待的大声嚷着:“听清的!听清的!”

      说书人似乎并不理会我,又紧敲一通战鼓高声朗道:“诗曰: 天上飞的是凤凰,地上跑的是牛羊……四句为诗,八句为纲,一十二句书归正传。”

      列位书宾,眼不花都往东大街观看,(唱)哎……

      大街上趟开一匹桃红马,马身上端坐着女花容,观女子年方十七八岁,小人物长的真机灵!一头青丝如墨染,面如清水出芙蓉。水灵灵一对杏子眼,樱桃小口一点红。身后携挎万宝嚢,秀戎宝刀拿手中。列位,这女子可不是等闲之辈!……”

       他如此这般地描述,早把人们带入了悬念之中。于是,我便目不转睛的洗耳恭听。就是这样的女子们最令我敬仰!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百宝嚢里威力无穷!当她敌不过对方时,便在百宝嚢里摸一把,取出宝贝捆仙绳,咒言咒语念七遍,抖手撒在半空中,任凭哪路神仙也逃脱不了。有时还可以撒豆成兵,呼风唤雨!功夫真是了得!

       她们仿佛永远不会有什么危险,当她们被困时,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不用担心,此时,她会面向远方振振有词:“师傅在上,深深拜!连把师傅盼几声!你在高山哪知晓,你的徒儿我有灾星,来了吧,你来了吧,早来一时还相见,迟来一时我命归阴!”她这里打头论尾往下盼,没有惊动人哪个,惊动了观音菩萨神一尊。她左右两眼不停跳,心里片刻不安宁!手掐中指算了算,徒儿下界有灾星,我不搭救谁搭救?”说时迟,那时快,架动云头,瞬时便到!“徒儿,不要担心,少要害怕!为师到也!”祥云而坠!多么令人羡慕的女子啊!

      说书人都很聪明,每当要紧之处,他便来个急杀书,让人们心存悬念,于是,队长不得不留他明晚继续说,直到听书人都候不住了,说书人才收拾家什另去它处。

       我喜欢听书,那些人物形象至今难忘!我能根据说书人的描述,把人物在心中画成肖像,因此,那些人物都活生生的在我眼前晃动,呼之欲出,我似乎跟他们很熟,就连穿着长相都很清析!

      听的书很多!如:《大破徐州》、《淮海战役》、《说唐传》、《薛仁贵征东》、《三侠五义》、《九死还阳传》……

       我最爱听的是《三侠五义》,因为书中人物,个个功夫了得!因展昭被封为御猫,五义士不服,于是就上演了五鼠闹东京的悲剧!

      尤其是白玉堂年轻气盛,自负孤傲!受人挑拨,想与展昭一较高下,夜闯开封府,大闹皇宫盗去三宝,大闹东京,引展昭闯陷空岛。后来,无恶不做的襄阳王私立冲霄楼,盗走钦差官印。白玉堂三探冲霄楼时坠入铜网大阵,乱箭射死,可怜一世英杰,死于小人之手!白玉堂的死,让我伤心了好多年,至今想起仍扼腕嗟叹!

    《九死还阳传》这部书也让人荡气回肠!主要讲落魄公子杨子玉,与他的书童黄桧去京城投亲,路上黄桧起了歹心,把他害死,冒充小主人前去投亲!杨公子大难不死,九死一生,最终真相大白!与小姐喜结良缘!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说书的说的绘声绘色,我听的惊心动魄!高兴处欣喜若狂,悲哀处泪流满面!

      听大鼓书的时代远矣,但那咚咚咚的鼓声时常在耳畔回荡!

作者简介:韩永秀(蓝天),张庄乡徐营小学教师,热爱生活,喜欢文学,常写一些生活感悟聊以自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