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闲庭:远去的背影

2016-09-25

  父亲在世时和我的交流很少。以前刚出外务工的时候,每次电话里没有嘘寒问暖,只是直接开口就问工作的事情。后来我有一些小小建树时,主动打电话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可每次父亲总是很忙碌,对于我的关心问候,总是一句“知道了”,就匆匆挂掉,慢慢我也习惯了父亲的个性,时常在夜间想念的激烈,却又不敢再去打电话,因为我知道父亲对长途话费很是计较昂贵。

    2005年9月30号,时值深秋,赶上国庆开始放假,正好单位里需要办些入党手续和结婚证明。父亲接到电话后听说南方新媳妇要回来,很是开心,话题也多了起来。我简单收拾下行李,晚上8点多就和女友一块坐上开往阜阳的列车,没有坐长途班车是因为假期有限,如果批假的当地夜里就出发,凌晨6点多到阜阳后再到西站转车上午就可以到家的,这样就可以增加在家待的时间。

    一路上随着列车窗外高楼大厦的逐渐消失,当年离家的心情与熟悉的场景再次浮现出来,我和女友坐的是卧铺,但同样和硬座的乘客对家的感觉都有着说不上来的感触。我们下车时与硬座票的人们不期而遇,他们低着头拉着或轻或重的行李,在拥挤的通道里发出沉闷的轰隆声,我和女友就各自背个小包,慢慢的跟在他们后面,出站口检票时,一个小男孩在父亲的肩膀上醒来大哭不止,操着武汉口音的检票员大声的呵斥着那个父亲,让他快点把票拿出来。那个小男孩的父亲满脸歉意的应对着,把小男孩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卡好,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慌乱的在口袋里摸索着,还一边哄着孩子,三四件蛇皮袋装的行李杂乱的摆在出站的栅栏口,女友若有所思的欠着脚伸手摸摸小男孩的头,递给他一袋两片装的达能饼干,小男孩不哭了,用脏兮兮的小手接过饼干,揉了揉眼睛,好奇的扭着头望着与众人格格不入的我们。我帮小男孩的父亲拎了一个蛇皮袋,里面应该是一床被子,尾随着人流徐徐的走出出站口。小男孩的父亲言语中极力维持着自尊,再三感激着,我趁他说话间打量着他,他和我相仿的年纪,比我结实许多,或许工种不同,没我白皙,也没我个头高,一米六多的样子,头发长长的,穿了一件貌似地摊上买的夹克,裤腿卷得高高的,一身的汗气像是从地里插秧刚上来。他把小男孩放在广场上,重新整理着行李,然后又让小男孩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示意孩子把饼干装起来,用俩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头发。然后俩手拎着行李,驼着小男孩向车站的另一个方向慢慢远去,身后的影子在大探照灯的光线下,拉的老长。

    时间一点一点熬了过去,晚点的长途班车等的让我伤神不已。眼前的阜阳比我们淮滨楼多些高些,小吃摊上黑不溜秋的河洛面,一家挨着一家,我问女友要不要尝尝,女友死命的摇着头。这时天下起了小雨,于是我拉着女友上了出租车直接向故乡淮滨驶来。一路上,我和女友都不想说话,司机倒是热情,问了一些不疼不痒的话题,打消了一路上疲惫的睡意,我一直在想象着此刻的淮滨大街上又是什么样子,反正见到父亲后绝对不能说我们从阜阳打的回来的。女友知道后嘴巴张了半天,随后不语。十点多钟到达老石像时,我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说在小吃街一家饭店里等我们,还有乡下几位干工地的叔叔都来看看我和女友,我听后很是开心。这是刻骨铭心的美好记忆,此时的我目光滞呆的望着电脑荧屏,父亲的身影从遥远的那次记忆中迈着脚步渐渐清晰……

    我一边和父亲通着电话,一边和女友从出租车上下来,示意师傅开着车子快离开,以免被父亲看到。凭着记忆中的地址慢慢接近父亲的位置。看到了,看到了,父亲穿着我前段时间寄回来的西装,脚下穿着一双泥靴,裤子上也有好多泥巴,多么熟悉的身影,父亲此刻正向我们迎面走来,手里拿着一把没来得及打开的雨伞,带着慈祥的笑意,1米86的身躯此刻在细雨中意气风华,我微微停下了脚步,怔了怔,好想丢下女友,扑向父亲的怀里,哭泣一番,诉说六年未见面的思念之苦。女友按照我事先教好的口语,蹩脚的喊了一声“俺爸”……,算是代替我与父亲之间六年未见面的亲情呼喊,父亲高兴的合不拢嘴,就说了一句“我里乖吆,回来就好”,撑开雨伞交给女友,我此时泪水模糊了眼睛,双手不停的抹着手机上的雨水,一句话也没讲出来。

    父亲说几个叔叔中午让他请客,让我们先进去和几位干工地的叔叔聊聊,他要到前面比较大一点的副食店里拿几瓶“四防伪”,我说让我去,父亲不肯,怕我买假了影响气氛,女友把伞给他,父亲执意不要,转身攘了攘肩膀,抖了抖别扭的西装,拍了拍裤子,又跺了跺泥靴,穿过萧条的街道向副食店走去。我和女友打着雨伞无声的跟在父亲的后面,远远的看着父亲忙碌的样子,罪孽感也油然而来,父亲仿佛在接待远方的客人一样隆重客气,与我记忆中省吃检用的形象出入很多。父亲很快就从副食店出来,拎了两大包东西。走起路来依然昂首阔步的样子。我轻轻的擦去脸上的雾雨和泪水,呆呆的望着父亲,好想此时变回童年,骑在父亲肩头打着雨伞撒娇,为他遮去头顶上的风风雨雨……

    时隔多年父亲已经去世,在这个秋雨蒙蒙的季节,我总会想起父亲高大的背影,还有火车站那个小男孩的父亲驼着小男孩,双手拿着行李,蹒蹒跚跚,慢慢离去的背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