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崇山:三支步枪

2016-11-04

   1938年日本鬼子来了,国民党背弃了广大人民群众抗日的要求,撤退了他们的武装部队。刘斗魁同志接到我们的联络信,带领张成云、赵天祥等4个同志,携带3支步枪,脱离国民党的政工队,隐蔽了下来。我们会合在一起,抵抗着日本鬼子、恶霸土匪等多方面的敌人,保卫我们的根据地——郭路摊一带。

    一天,我们在岳家围子被地霸、土匪包围了。敌人的人数比我们多几十倍。面对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当时有两种意见:持枪抵抗,坚决冲出去;放下武器,化妆隐蔽。但在敌人严密包围的情况下(多数又是当地的地主、土匪),化装隐蔽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坚持了前一个意见:持枪抵抗,坚决冲出去。

    白天,我们用3支步枪流动着打击敌人。哪里敌人抬头瞭望,我们就往哪里射击,敌人不抬头,我们就不发枪。因为敌人摸不清我们的底细,他们把“空城计”当成了“华容道”,在整个白天敌人始终没敢向我们发起进攻。

    天黑了,又下起了小雨。我们决定:把三支步枪集中起来,有序地打9发子弹冲出去。刘斗魁同志负责喊“一、二、三”的发枪号,并由他先打第一枪,我打第二枪,王照武打第三枪。“一、二、三!”“哒、哒、哒”连续三次。我们的3支步枪变成了轻机枪,把敌人吓胆怯了。我们就在敌人思想混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乘机冲了出去。

    雨在继续下着。天黑路滑,踩着泥泞,翻山越岭,十分艰难,同志们手牵着手走。我是瘸子,一步一歪,不好和同志们牵手,就用步枪当拐杖,紧紧跟在同志们的后面。一夜时间,我们走了80多里路,到了南大山,坐在山岗上,我累得想起来动动都感到困难。同志们都在采集山果吃。他们采来的山果让我吃,还说着极有趣味的俏皮话:“我这山果是慰问品--阮志给我们打了一夜的后卫!”也有的说:“阮同志的‘文明棍’真好,既能当龙头拐杖,又能打敌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