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新峰:父亲是山

2016-11-16

   父亲的身材并不高大伟岸,在我的印象中,父亲非常瘦弱,由于家境贫寒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要到野外拾柴,下水塘割鸡头籽来补贴家用,过早的劳累使他落下很多病痛。

    父亲16岁那年被拉了壮丁,后又因弱小被抛弃,被迫在外做了很长时间的苦工,直到1947年才重新回到家乡。回乡后父亲学做茅匠以活家计,专替别人修缮草房。当然,那时候镇上除庙宇公廨之外也没有太多的瓦房。新中国成立之后父亲做了一名建筑工人,为了养活我们兄弟姐妹五人父亲拼命工作,终于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开人世。在这之前我并没有觉得父亲像山,只是觉得父亲身上堆积着山一样高的辛酸和苦难,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滋味。后来家乡由镇升格为县城,出于县城建设需要从江南来了一批建筑工人到镇上建粮仓,这批人成为县建筑公司的骨干。新的建筑技术和建筑理念的引进,对父亲这些以茅匠为生的人形成了很大压力。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后父亲虽能和这些建筑工人同在一个公司,地位总是不同的。“茅匠”“瓦匠”虽一字之差,在人们的眼里却有天壤之别。父亲只上过几年私塾,但他凭借着自己的勤奋和聪慧,很快就成为能够精通建筑施工图纸的施工队长,成为本镇人在县建筑行业中的重要代表人物。父亲为人谦和心地善良,遇事忍让不怕吃亏,被邻里和同事们誉为不要官都能过的好人。我与母亲是性格外向疾恶如仇,每每为父亲面对的不公正打抱不平时,父亲总是劝说我母子“退一步海阔天空,人家又没夺咱饭碗。斗气生灾,和气生财。”

    小时候父亲外出做工总是背着我,我是在父亲的脊背上长大的。印象最深是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听父亲教我背诵唐诗,父亲做了很多的字丁,一有空总是叫我辨认汉字。在我记事的年月里,最幸福的时候是新年降临的时候。每逢此时,父亲总会差我去小店买上四支香烟,打上两角钱的白酒,然后坐在他的身旁听他给我们讲 “人有善心天有感应,其实天就是老百姓”“人死如灯灭,魂如清风肉如泥”这些似懂非懂的道理。这样的日子对我们兄弟姐妹来说似乎太短暂,不久父亲就得了重病。父亲在弥留之际日夜呼唤我的乳名,我从乡下工地赶回的时候他已经有气无力。他嘱咐我要勤奋,要善良,要清清白白地做人,安排我一定要把他经手的施工帐目向公司结清楚。父亲终于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这一年是1968年。从此,我不得不迈入谋生为重要内容的坎坷人生,挺起胸膛去接受艰苦生活环境的历练。这一年我也和父亲被拉壮丁时年龄一样大,也是16岁。

    1968年是我人生坐标上最黑暗的年头,这一年有三件事震撼着我幼小的心灵,一是父亲去世时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二是中学复课闹革命我不能继续上学的极度痛苦;三是淮河特大洪水袭破县城的前夕,已经靠边站的城关镇老镇长顾居山竟然还在淮河南岸的大堤上防汛查漏。直到洪水袭破周寨子大堤他才绝望地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别怕,我去找船咱们回家吧。”一个已经下台的干部坚持防汛巡埂,还那样认真,让我不理解,他可能就是我父亲常说的好人之一,善良人之一。顾居山老镇长也像我父亲一样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对我影响很大。

    说父亲是山,其实父亲在对儿子的期盼中也有自私的成份,常听父亲念叨的就是“上大学,当干部”这句话。他期盼儿子能超越他自己,能改变命运过上好日子,这中间最多的还是希望儿子能成为社会有用之才。我对父亲的遗愿有两点是最在乎的,一是上大学当干部;二是做个好人,不敢说对社会有多大贡献,起码要做个不危害社会的好人。后来弟弟终于上了大学当了干部,我也通过自学以真实成绩考入干部队伍,也算是对九泉之下的父亲有点安慰吧。说到做好人我则把“做人遵纪守法,处世平凡淡定,不贪无义之财,不期弱势群体”作为自己的人生座右铭。当我也成为人父,把自己儿子扛在肩头不耐其烦地教他背诵唐诗的时候,我也时刻期盼儿子能学有所成出人头地的时候,我才理解父亲的真实心情,才理解“父亲是山”的真实含义。父亲的身材虽然不高大,虽然体格瘦弱,但我还是要说:“父亲是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