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杰:淮水情

2016-11-23

    从小在淮河岸边喝着淮河的水长大,至今对淮水有着特殊的情谊。

    记忆中的淮河是清澈澄明的,河面很宽阔,河水很平缓,宛如一位贤良、恬静的母亲。河面上早早晚晚都有渔舟点点,张网、收网,形成一幅幅如诗的画面;常常能看到鱼儿跃出水面,探头岸上的景观;水中总有商船和货船带着匆忙来往;岸边多是柳依依、苇苍苍、荻花微摇荡。水边的小鱼苗儿成群结队的游动,小河虾成团儿的欢蹦,一伸手便可捧起水中的小鱼和小虾。

    那时候,淮滩是最热闹的地方,来来往往挑水、做活儿的男人们;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女人们;欢呼雀跃的孩童们。码头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只……整个河滩是沸腾的。

    河滩玩耍是童年里最快乐的记忆,几个小伙伴儿,找一块人少的沙滩,用赤脚把沙子摊平,围坐在沙地上,用手指在沙地上玩一种叫做“走云彩”的游戏,一边用手指划拉着沙地,一边还唱着歌谣:走,走云彩,走到天边也回来!欢快的笑声还在记忆里激荡,在河面上飘扬。最有趣儿的是在夏日的傍晚,和三五成群的伙伴一起,绾着高高的裤管儿,赤着脚沿水边嬉戏打闹,用脚溅起高高的水花儿,伴着笑声落到水面上。常常有小伙伴突然高喊着:“踩着小河蚌啦!”于是,我们都低垂着头,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寻找着蚯蚓足迹一样的河蚌足迹,赶撵着米粒一样大小、豆粒一样大小的小小河蚌,在水中捉住它。有时候,我们可以捉到一大捧小小的河蚌,每个人都数了又数,比一比,又一起轻轻放到水里,小心翼翼地看着它们离去,留下一条条痕迹,被河水慢慢刷去。

    那时候,淮水里的鲜美滋味,不知道你可曾尝到过?春日里,鲜嫩的韭菜炒河虾,是我们淮水边永远的美味。河堤空地上,鲜嫩的韭菜地随处可见。晨起时分,河边成群的小虾,会迎着日出欢跳,一笊篱下去就是小半盆儿,炒一大盘儿没问题,割一把韭菜,就是一个最鲜美的好菜。擀一张面皮,就是一锅外酥里嫩的韭菜虾米、菜龙条子馍。冬日里,围着小火炉,来一锅河水鲫鱼汤,下几块儿嫩豆腐,撒点儿小香葱,滴几滴麻油辣子,那个鲜美啊,神仙都陶醉!夏天里,就更丰盛了,那种被我们叫做“船钉鱼”的,长得像铆船的钉子,肉质细腻又肥美,用油稍加煎炕,加点辣椒、料酒、酱油一焖,那滋味呀!还有红烧河鲤,水汆黄鱼,炕烩鲇鱼,麻椒乌鱼片儿,样样鲜美可口。秋天里,清蒸河蟹,四季都能享用的蚬子汤,韭菜、辣椒炒蛤蜊,新鲜的芦芽,甜甜嫩嫩。

    淮水落日是最美的景观。嫣红的日头缓缓西坠,把粼粼金光,斑斑驳驳地撒在水面上,似火熔金般朝着你流淌……慢慢的,慢慢的,夕阳染红了水面,红日坠入水中,时常会看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壮丽美景。那种空旷、美丽、壮观、辽远,任你思绪驰骋……

    淮水养育了淮河的儿女们,说不完道不尽我们对淮水的绵绵情意。

    感恩淮水,热爱家乡,期盼淮水重现往日的清澈秀美。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