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杰:诗定终身

2016-11-23

    妻与我结婚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在这三十多年的日子里,岁月就象一首酸甜苦辣的诗篇,想不想读,页已翻到了眼前。细细品味,它又是一坛老酒由初的苦涩到后来的醇香甘甜,弹指间我们已过知天命年,岁月的风霜冰霜染白了头发,脸庞也布满了苍桑,然激情还没变,还在燃烧奔放,曾经的浪漫,曾经的爱恋,与妻结诗一般的姻缘,情景历历在目。

    妻与我是校友,当年都在谷堆中学读书,她比我低一届,是我学妹,在读中学,高中四年时间里,我俩并不熟悉,真正认识妻且知道她的芳名是在一次做操的早晨。

    八零年,我已读高二了,正全身心冲刺拼杀,准备迎战高考,一天校领导安排给我了一项校令,让我喊全校早操口令,我当时不明白,“怎么想到我?可能我是街上学生,泼皮胆大,或者我平时讲话都是男高音,喊吧!这不正是我露脸的好机会吗?”

    每天早晨六点整,我吹响了早操的哨声,全校师生按班级整齐排在操场上,我喊起口令“原地踏步走,一二一、一二一”看下面纵横成行,步调一致动了起来,那叫一个美呀!我仿佛是个将军,在指挥着万马千军”。

    “立定,第一节,上肢运动”,话没落音,慌慌张张跑来一位女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我一看,这不正是校门口多次擦肩而过未相识又想多看几眼的那位漂亮的女生嘛。看到她气喘嘘嘘,满脸绯红,我不禁生起爱怜之情,但又想加深她对我的印象,训斥到:“无时间观念,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回头写个检查交给我,回队吧!

    “高一,二班,黄丽”,她还真如了我的愿,回答完,嗔怒跑了过去。

    那一次,我烂用了职权,那一次早操我竟喊错顺序,那一次我记性特好,高一,二班的小学妹黄丽。

    之后,自然小学妹也未向我交来检查,更没有给我一个单独见她的机会,从那时,我对学习没了兴趣,我知道,我已陷入了暗恋里。

    苦苦熬过多日,整急了,我写了首小诗进行试探,偷偷放在我早已瞄好的她的班级她的坐位。

    姑娘的眼睛/像无底的深潭/她多次吸引着我/想变成鱼/试试这潭水的深浅/能得水的湿润/淹死我也心甘情愿

    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时间好像过了千年,漫长遥远,再无回音,我怀疑还能不能活过今天,几次课后老师找我谈话,“高考在即,你思想涣散,神情恍惚,成绩下降,莫不是中了邪,着上了魔,要注意哦”?

    我听后,暗暗吃惊叫苦,老师啊!你看的真准,我那里是中邪着魔,我中的是一只刺痛心窝的情箭啊!

    几天苦苦等待,音讯从天而降,那天,我一人在操场边徘徊,院墙里一纸鹤飘飘洒洒向我飞来,我有预感忙跃起抓住,轻轻拆开,原来是一首小诗,清秀的字体跃然纸上。

    喊好你的操令/目光别在人群中激荡/你在找寻什么/自信的略带狡猾的眼/掩饰不了你内心彷徨/再,还有一点凄凉/你以为你是皇上/即是,谁愿做娘娘/胸无大志,志无大向

    高考临近/竟如此荒唐/如真仰慕/把心放在学习上/别在胡思乱想/毕业后有缘/爱的歌自会唱响/。再见!(能淹死的鱼?)

    读完小学妹的回信,我的心五味杂陈,她看透了当时的我,把我内心剥了个精光,诗中柔中带刺,还有激励安慰,好在没有更伤人言辞回绝了我,细细品味还有戏,不是吗?“毕业以后有缘/爱的歌自会唱响”。这不就是在暗示,我自我安慰着又自我责备。

    转眼高考结束,虽然我努力学习,但还是名落孙山。背上书包,告别学校告别老师,再转身看一眼,忘不了我在这四年的学习生涯,忘不了一段无结果的初恋,更忘不了还在读书的小学妹黄丽。

    回乡后,在大队小学校里任教的哥哥向领导推荐我接替他教学,从此我走上了讲台,用我所学知识传授给那些渴望文化知识的小孩们。

    教学的日子里,生活十分单调,而快乐,备课,批作业,上课,下课,日复一日,可内心很充实,每当看见课后在操场上玩耍戏闹的孩子们时,我都会露出笑容,但也会勾起我的思念,老师、同学,还有两年未知音信的小学妹黄丽,你在哪里。

    一天,任谷堆公社豫剧团副团长的同学八斤(小名)找到我,进门神秘说到“老同学,天大喜讯,站好,听后可别晕倒了,前几天招了个学员”我打断他的话,剧团壮大你当团长是好事。八斤团长接连着说:“你这两年的相思之苦,岂能瞒过我眼,刚来的学员,就是你魂牵梦绕,朝思幕想的黄丽”,“小学妹?”我赶忙扶紧门框站稳,瞬间流下泪水,这是压抑两年之久的伤感之泪,不顾失态,厚着脸皮:忙说:“这次机会不能错过,团长大人做次红娘,帮我传诗一首,再美言几句,若能促成这姻缘,日后你就是家里座上之宾”,遂挥毫赋读一首:弹指岁首音岁末/相思鸟啼有几多/恋花未敢乱登枝/暗香飘来可为我署上淹死的鱼,交给八斤团长,快去!速来回信。

    八斤团长拿着诗文转身跑走,未过一个时辰,又马不停蹄跑来说:“老同学,回信了,快看”并说晚上想见你,地点,我给你们选好了,学校操场里,可别谈很长时间,晚上还有演出。我也顾不上给八斤团长道谢!打开纸页,一首小诗呈献眼前,“西厢”吟罢慕张崔/“香茶”敬饮品味醇/“水漫金山”破世俗/不思君情又念谁?

    我读罢此诗,高兴的跳了起来,诗中的故事我懂,特别是最后一句,傻子也明白,晚饭也不吃了,我踏着黄昏走向操场,走向小学妹,心咚咚跳个不停。

    那晚的约会,我激动的话也连不成句了,到是小学妹讲的多,她说在学校里早知道我的底细,说我学习好,有上进心,对我早有好感,只是怕误了我的学习,所以回绝了我当初的仰慕之情,还说我也害了她,接到情诗那刻起,把生活打乱了,学习也没了心情,第二年毕业回乡下去了,回家后也曾多次打听我的消息,想和我联系,可家里远房亲属打岔,说我家里穷,连个房子都没有,更不用提“三转一响”跟着我肯定要受罪,这次瞒着家人来剧团学习,目的是找我,还说我有才气,别的不重要……

    听的我热血沸腾,我正要向学妹表白时,八斤团长急急忙忙跑来喊“黄丽该你上场了”学妹深情忘了我一眼,恋恋不舍向锣鼓声响处走去。我气愤骂了句“死八斤,来的真不是时候,就这样诗来诗往,增加了我与学妹的相互了解,也加深了我们俩的感情”。

    八二年农历腊月初六,我与学妹结婚了,没有婚车,没有宴席,没有嫁妆,没有彩礼,只有我送给学妹,不!应该叫妻,一首长长情诗,发自心底。

    家道贫寒穷如洗/无布作为定情衣/但有胸中识广学/诗日一首送知己……诗定终身几人有/谷堆街道我第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