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面淮滨喜自知

2017-04-09

张彦林

淮河这条古老的河流,在中华大地上已经流淌了千万载。人类的祖先在淮河两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衍存续,生生不息,高奏着文明的凯歌,播撒着文明的火种,搏击风浪,砥砺前行。

“钟鼓将将,淮水汤汤。”在滔滔的淮水两岸,有和谐的乐音,有淑人君子,更有德行永垂千古的圣人。

从大禹治水到高祖还乡;从子路问津到庄周梦蝶;从管仲改革到大明律的颁发,再到小岗村的承包......在淮河流域,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改天换地的风云大剧。于是,就生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画面,一首首壮丽的诗篇,一曲曲动人的乐章。淮河儿女便能享受到“淮水湝湝”“笙磬同音,以雅以南”的优雅生活;便能享受到“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的浪漫。

抚今追昔,生活在今天的淮河儿女又何尝不是如此的优雅潇洒,悠闲浪漫呢!

我在淮滨县工作、生活已经三十多年,眼看着淮滨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

1985年,淮滨县第一座跨河大桥——淮滨县淮河公路大桥开始修建,1989年竣工。据说,当时是淮河上第一长桥。一桥飞架两岸,南北变通途。

1997年,京九铁路全线通车,淮滨火车站启用。从淮滨坐火车南可达广东深圳,北可到首都北京。

2012年,淮息、淮固高速公路建成,西连大广高速,南通沪陕高速。在淮滨,有公路、有铁路、有水路,有车有船,出行极其方便。当地老百姓高兴地说:“还有车还有船,想上哪儿玩上哪儿玩!”
如今淮滨淮河二桥正在建设,2018年竣工通车;通江达海的淮滨港即将建成;阜阳到信阳的信阜高速公路已经开工。再过几年,明港和潢川机场建成后,从淮滨坐飞机,东可以选合肥机场,北可以选阜阳机场,西可选明港机场,南可选潢川机场。那时,小城淮滨到达国内任何一座大中城市,朝发而夕至,不再是寓言。

或许你会说,淮滨没有景点。但是,我要说淮滨无处不风景。

淮滨的春天已经到了。居住在小城的人们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或一家老小,或夫唱妇随,或一双情侣......或散步、或骑行、或驾车。近处,你可以到花团锦簇的淮河公园,或是东、西湖边;你可以去图书馆看书,也可以去淮河博物馆参观;可以端坐湖边支杆垂钓,可以围坐棋盘品茗对弈;你可以沿着淮河岸边跟着淮水走,看那调皮的鱼儿戏弄春水;你可以摘下柳枝拧成柳笛吹奏春天的序曲;你也可以躺在河边、滩地草坪或是沙滩,尽情享受着春风的轻抚,春阳的温暖,静观云卷云舒。远处,你可以到城外河南,岸北的小麦田、油菜地,或是桃园、梨园,去看滴翠的麦苗,嫩黄的菜花,红艳的桃花,烂漫的梨花,瞧那树上娇莺,那花间的蝴蝶自由自在,好一派“风暖仙源里,春和水国中”的图景。

人们在赞叹“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的同时,也无不沉浸在大自然造化之工给人们带来的喜悦之中。这时,你可以走到菜园与菜农聊天,聊韭菜的分蘖,火葱的栽种,你也可以去蔬菜大棚采摘草莓......

眯上眼,这一幕幕,一幅幅跳动的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吟咏出:扶老携幼出城去,菜花满地淮水西。娇莺舞蝶知桃醉,春风十里笑柳笛。

或许你要说,淮滨没有人文资源,历史文化缺少厚重感。那你就错了。

淮滨县是1962年析固始、息县各一部分乡镇,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一个新的县治。位于淮滨县城西北约30公里处的三空桥乡肖营村的沙冢遗址,经考古挖掘出土了新时器时代的石斧、锛、镰、鏃、锥、骨锥、骨针及大量陶器,是一处早期龙山文化遗址,是淮河流域新时器时代人类活动的重要场所。在沙冢出土的红陶鸟,是距今约3000年的泥塑精品。红陶鸟又名泥叫吹,能与淮阳泥泥狗、浚县泥咕咕媲美,并称为河南省三大泥塑。

位于县城东南30里的期思古城,是西周故城遗址。被誉为千古循吏第一人的楚国令尹孙叔敖就是淮滨县期思人。他辅佐楚庄王兴修水利,“施教导民,政缓禁止,吏无奸邪,盗贼不起”“民皆乐其生”。他勤政廉政,持廉至死。他的事迹载入《左传》《史记》等史书,他成为历代廉吏的楷模,受到世人的敬仰。

在春风的吹抚下,你可以驱车去沙冢遗址聆听红陶鸟的和鸣,也可以去期思古城,抒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

告诉你,小小的淮滨县,共和国有三位总理来过呢。

我喜欢春光明媚的淮滨风景,也喜欢春雨绵绵的淮河景致。

遇到阴天,你还可以领略到“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的景色。淮滨水多,洪河、闾河、白鹭河四面环绕,淮河干流穿境而过,大小湖泊塘堰数以百计,星罗棋布。百里水乡,万种风情。春雨中的淮滨云雾濛濛,让人联想到宋元画家笔下的景致:恬静,淡远。云雾绕村舍,炊烟伴风轻。

这就是淮滨的春天!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仿佛听到麦苗起身拔节的声音,看到雨中杨柳依依。这烟雨迷濛的景致,真的犹似江南行呢。我忽然想起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新息渡淮》的诗句:“京尘无处可轩眉,照面淮滨喜自知。风里麦苗连地起,雨中杨柳带烟垂。”苏东坡被贬黄州,苏门弟子著名诗人、书法家黄庭坚从京城开封去看他,他们是翰墨往还、诗文唱和、相知相慕、心神两契的师友。渡过淮河离黄州就很近了,眼前却下起了春雨,可诗人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老师了,心里便暗自欢喜。诗句既描写出春风春雨杨柳带烟垂的淮河岸边的景象,更流露出诗人即将见到老师的喜悦心情。

在淮滨的春天里,我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莫道春色早,莫说春色老,莫言春意闹。蝶舞莺飞,云雾村舍绕,含烟柳色娇。莫负春光,倾城人儿出城郊,人人尽赋淮河谣。踏歌行,乐逍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