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述淮:烟盒皮里“故事”多

2017-04-13

今日淮滨   记者 王长江 通讯员 邱彦文

   很早就听说有位收藏爱好者,藏品丰富,在县内算是个收藏大家。日前,我们慕名来到了位于新城区郭营路口的一栋两层小楼,主人早早的就站在门前热情的迎接。

烟盒收藏硕果丰

    刚进门,就见位于前厅左侧的一个长长的货架上堆满了各种酒瓶,一看这位收藏爱好者的确名不虚传。这家主人自我介绍道,他叫贾述淮,说话间,他将我们带到二楼,一进内间,就见墙上挂的、桌上摆的、柜里放的都是各个年代的藏品。
    据贾述淮介绍,他出生上世纪六十年代,20多岁就对收藏有了兴趣,小时上学在县城,长大后工作在乡下,由于城乡人脉关系较广,多年来,他几乎见什么收什么。正说着,他从箱子里抱出几大摞烟标来,“老贾,你哪弄这么多烟盒皮啊?”“这我收集30多年了,有全国各地的,也有俺们县烟厂(后整顿时关掉)。”“好的,那我们今天就从你收藏的烟标说起吧。”
    他就将这几大摞烟标放在地上展开,可二十多平方的地面还是不够用,他只好一堆堆的摆放展示。“你这有多少张啊,少说也有个一万多张吧。”“这是‘黄金叶、经济’,那是‘百花、三门峡’,瞧我县烟厂刚投产的‘试制、淮滨’烟盒皮,还有我县烟厂生产的一套 ‘八仙’牌香烟……”他向我们一一介绍。
    摆放整齐后,五颜六色的烟标顿时让大家眼前一亮,“啊,这不就是中国

历史、地理吗?”仔细瞅瞅,有以城市、山川、河流、花鸟、植物等命名的,几乎应有尽有,看的我们是眼花缭乱。

    故事精彩又厚重

    “敦煌”画与《祝酒歌》的相遇。这张敦煌壁画烟标是当时上海卷烟厂出品的,烟标右侧印有两行小字:“敦煌壁画像我国从北魏到元朝(公元386—1367)的伟大艺术作品”。再往背面看,啊,这不是李光羲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唱的那首《祝酒歌》吗?当时红遍大江南北。
    “美酒飘香啊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请你干一杯,胜利的十月永难忘,杯中洒满幸福泪,来来来……”四段19句歌词用钢笔潇潇洒洒的写在这张盒皮的被面。看到这如此熟悉的经典老歌,贾述淮也不由自主的哼了起来:“美酒飘香啊歌声飞,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请你干一杯……”
    该曲由李光羲在中央电视台除夕晚会演唱后,短短两个月里,中央电视台就收到了16万封观众来信,要求点播《祝酒歌》,而在那一年,几乎每个电台、每个工厂、学校的广播都在播放这首歌,《祝酒歌》变得家喻户晓。1980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群众最喜爱的歌曲评选活动中,《祝酒歌》一举夺魁。1989年,它的发行数量超过100万,在后来几十年里,这首歌还以各种版本的形式被翻唱 。
    “工农兵”上的领条。工农兵牌香烟是由当时的济南卷烟厂生产,烟盒皮彩用大红中间加白而形成的由工人、农民、解放军组合成的“工农兵”雕塑图案。翻过来一看,此张盒皮竟是一张竖排右写领条:“领条今领到本月份食米壹佰贰五斤。计人民币拾七元伍角。徐長(繁体字)权(私章)68.10.25号”。从烟这张盒皮上,就不难看出那个年代的纸张的缺少和财务手续的不规范。
    “黄金叶”版的语录及申请。黄金叶香烟是由郑州卷烟厂生产的,历史悠久。一头是一片大金黄的叶子,一头是语录:“毛主席语录 如果你能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说明一个两个实际问题,那就要受到称赞,就算有了几分成绩”。现在看到毛主席的观点,仍很启发大家,繁体字的搭配更显锦上添花。
    再看背面一个大大的红印章,很是吸引人的眼球。仔细辫认是一名有病工人的借据:“申请转入长期拨扣 第29队陆云达因患高血压已有多月远次工资发下很少 生活上很困难 今特向领导商量借储金壹拾五元请组织上照顾关怀 以补贴生活费用 此妥特此申请 第29队陆云达上 67.2.20。事其困难同意借储金队长郭伯安(私章)。工会主席批准 同意借拾元转入 吴联喜2.20捍卫毛泽东思想 苏州市交通兵团指挥部笫一装卸分大队部(公章內容)”。从借据人申请内容和字体看写的也算不错,可整页没有个标点符号,可见解放初期单位对行文要求并不是那样的严格和规范。
    这个“记录本”有点意思。九十年代,黄金叶盒皮仍被人继续沿用,有一张蓝皮黄金叶上,一位工作人员在上面写了这三件事:“11月9日早:张乡长:澳克思空调3.22599丁。主任:农村实用人才调查表,有经济实力的,正当的人

才。张委员:城乡养老保险全乡72.95%,有的村钱交够了人没够,今明两天上传人口结束。”从内容上看,记录者应为一乡工作人员,或在会议室或在乡政府院內,因为走的急未带笔记本和纸张,于是就随机从腰里掏出香烟来,然后把里面未抽完的烟放在口袋里,或发给这些领导抽一抽,自己就在大腿上记录了这些领导交待的工作事项。
    另一张现代的玉溪烟盒皮仍被利用,盒皮上写:“苏肉锅”。可见应是一个小饭店,厨师当时在店里未能找到可用的纸张,而后随手从腰里掏出烟盒,将盒皮撕开,应急在上面写下菜名:“苏肉锅”三个字。

烟标收藏很不易

    这上万张各个时期的不同烟盒皮,对贾述淮来说的确不易。他不抽烟,但只要亲戚朋友出差,他就主动联系他们帮买几盒当地产的香烟,有时还给朋友几十元钱作为辛苦费。七八十年代,有时他看到别人抽烟,只要看到烟盒里剩有一两支烟时,他就在旁边等候,烟抽了盒给我。一次骑车走在路上,他见前面一老者掏的烟盒不错,本以为空空如也要扔掉,可老者又装到腰里了。于是贾述淮就跟在老者后面,大约骑行跟了约一华里,老人将烟盒再次从掛兜里拿出来,掏出仅剩的一支烟,用嘴里的烟头将烟对着后,随手将烟盒揉了揉扔在路上,这时的贾述淮急忙下车将这个跟了半天的烟盒捡了起来,此时他为能等到这一张烟盒皮,心里感到仍是美滋滋的。像类似的故事还有多次。
    烟盒皮里有文化、有故事,在那个历史时期,烟盒皮能充当借据、领条、申请、批示、糊墙等几乎涉及各个领域,几乎无所不有,有的还被派上了大用场。现在想一想,那个年代与现在的财经管理、文书要求之间的天壤之别,正充分说明时代始终是在进步和发展的。
    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一张张的小小烟盒皮却承载了很多的盒皮文化,它也见证了我们国家的发展与繁荣。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