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语言是最基本的。

为什么有些文章那么珠圆玉润,读起来有滋有味?而有些文章就感觉干瘪,苦涩,像咀嚼一粒没有成熟的李子?

大家都读过唐诗宋词,读起来总是朗朗上口,像唱歌一样特别顺溜,舒服。为什么?

写古诗词和写戏剧唱词的人都懂平仄、韵律。一首诗词,如果不注意平仄,韵律,那么,这首诗词意境再好也是不成功的。不信你去读读,不别扭死、磕碰死才怪!

写白话文也要讲究平仄,韵律。白话文的平仄和韵律不像古诗词和唱词那么明显,但是我们仔细注意就能察觉到。

一小段话,写出来了,意思表达完整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别着,怪怪的,摩擦力特大的。这时候我们试作改变几个字词,改变语句的长短,改变语句的排列,写了两句话,把它改成三句话,或者写了三句话,把它改成两句话,这样一改,这段话读起来就像流水一样自然了,而且跌落有致,叮叮当当,像音乐一样好听了。

那么,这段话就合了语言的律,我们要说是合了平仄和韵也行。

什么是故事,什么是小说?

从视角形体上来说。故事比方是一根放在地上的绳子,小说是一根放在地上、落满了雪花的绳子。有人说小说是说废话的艺术,这从形来讲,是有一点道理的,但从本质上来讲,有些不对。小说的废话不废,小说的废话是为了把不是废话的话补充好,衬托好。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些废话就是帮,只是注意,不要帮倒忙。 故事的意蕴局限在文本里,是单指向的,定指向的,无发散性的。小说的意蕴在文本外。

故事完了就完了。小说读完了,吸附在小说里面巨大的外延会像风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

一副写意国画,整个画面就一叶,一虫,一孤舟蓑笠翁,你会看到什么?看到浓郁的春意,或者无限的秋愁,或者寒江独钓的巨大的孤与冷。

这些春意和秋愁,这些寒江独守的孤冷,实际上就是我们说的小说的外延。这副国画小品,就类同于我们的小小说,画面上的勾点描泼就是小小说的技法。像白描,留白,这些根本就是国画的术语。

我们读梵高的画,引起的心灵震撼应该是核当量级别的,这些震撼人心的东西就是画家要表达的外延。如果借鉴到小说上,我们把画面上看到的叫小说的文本,这是有形的,把震撼人心的东西叫小说的内涵或者主题,这看上去无形,但感觉上有形,有大形。什么是好的小说,好的小说就是看文章给读者的震级的大小,震级越大,小说越好。

小小说写“大”要注意几个层面。

最浅的是政治层面。

第二是社会层面,社会问题不是文学致力的,深刻不到哪里去,反腐不是文学的主题,单纯的社会层面是新闻关注的。

第三是道德伦理层,也不是很深。

第四层深一些,写人性人情,反纳粹什么的。

再深就是第五层,写生命的意义,人生存的本质,为什么活,活着为什么,写生存状态和命运意识。更深就是写文化了,写涵盖整个人类、写有特定生命内涵的东西。

还有一些写作的注意事项,不写政治,不写宗教,不写法律。为什么?政治是摇摆的,宗教吃不透,法律的称量太精准。小说的模糊性和多义性会因为不同的解读产生歧义。

小说是叙述的艺术。叙述是小说谋篇布局的骨架,开头、结尾、起承转合,故事的来龙去脉都是靠叙述来完成。

描写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人物、景物的某一个点面、时间段来细化地写。相当于拍照中的特写。叙述是无参照的,描写是有参照的。叙述不可分割,你把它割一坨下来它就散了,上下不搭了,不伦不类了。叙述考验作家的故事架构、组织、宏观调控能力,描写考验作家的观察能力。

一篇小小说光有叙述没有细节的描写,文章会没有动感肉感。太多的描写,文章又会显得累赘,臃肿。     小小说很不好写。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怎么写了,好像没什么题材了,江郎才尽了。不是和别人雷同了,就是重复自己了。

写小小说,有些是围绕一个哲理衍生一篇小说,或者听到一个流行的段子改编出一篇小小说。这很容易撞车。

写“自己”最不容易撞车。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兄弟,姐妹,配偶,子女,都不可能经历你的经历,不可能有你的心路历程、你的对生活的感悟。

要从原生活中发现生活的意义,生命的意义,不去把意义强安在生活中去。就是说,写这个故事、这个人,让这个人这个故事自己来说话,来演绎作者想表达的、生活本来就有的小说一般的意味。而不是用文章的主题去牵着人物、故事的鼻子走,像牵牛一样。

不是把主题当成味精,撮一勺放进故事里搅一搅,就调成了小小说。    好的小说是自然而然,把人物写活了,把故事写好了,主题自然就流露出来了,不要搞得一惊一乍,非要突出什么主题。   文章是有场的,文章的场就是文章打造的氛围。

开批斗大会,要制造批斗的氛围,比如在会场周围贴一些批判的标语,每个人的脸上都要蹦得紧紧的,要不苟言笑,做出义愤填膺的样子;

开表扬大会呢,就要在现场挂一些彩球,要红红绿绿的喜庆,每个人都要笑容满面,像捡了元宝的样子。  还打一个比方,葬礼和婚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面,布置也是截然不同。

这些是什么?这些就是“场”就是氛围。

小小说的“场”怎么制造?就是要用文章的语言,语言的节奏、语调、选用的词字,所描写的人物的动态,环境,甚至于气候等等制造出合符文章主题的氛围,这些氛围对文章是起烘托托举作用的。我们一读,就身临其境,就想哭、想笑,就愤怒、就高兴。那么,这篇文章就和谐了,就成功一半了。

文章的味道呢?

文章的韵味不要老是靠所谓的临门一脚。

文章的韵味要从一开始——从题目就开始向外辐射,这和上面讲的“场”差不多。

当一篇小小说才读了开头就被吸引住了,证明这篇小小说一开始就有韵味了,就在扩散它的“场”了。一篇小小说,不读完结尾不知道它的味,那么这篇小小说也是不太成功的,即便它主题深刻得要命,也不是什么经典好小说。

作家最好的进修就是读书。

读什么书好?什么书都要读!只要你读得有味。

而且,写小小说的不要只读小小说,要有意识地去读长篇、中篇、短篇、诗歌、散文,甚至于电影、小品、相声、笑话,还有各种文学之外的书。

一切艺术都是相通的,都可以相互借鉴。

读书有的要精读,有的可以走马观花,一目十行。

精读,文章才能真正的读进去,读进去后才能知道它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写作才能有所借鉴。

泛读也是有用的,有些书随便信手翻来,当时可能没什么印象,但突然某一天,那本书中的某一个点激发了你,就像一粒火种把你的灵感点燃了。

书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润物细无声的。

读与写,不可分割。


人民日报与中国作协合办“军旗飘扬”征文开始征稿!
2017年首届中国•黄柏山国际摄影大赛正式启动!

上一篇:

下一篇:

夏一刀:小小说读与写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