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华:交通“肠梗阻”何时休

2017-04-27

   “本来县里面安了防护栏是挺好的一件事,我们开车的就不用担心有人横穿马路了。可是有些人又把摊位摆在路边,导致我们更要小心翼翼了。”4月15日,在固城教学的刘老师向本报反映。
    按照刘老师的指引,记者于16日下午5:00来到青年街路口,发现路两旁挤满叫卖的摊贩,虽然是双向四车道,可卖衣服的搭了帐篷,卖菜的开着四轮车,都占用车道空间。“你看,这些摊贩都快把靠近花坛的车道占完了,司机开得慢,也难免事故发生。上次我从这经过时,卖衣服的占用车道,买衣服的停着三轮车又占用车道,有个三轮车主也不看看后面有车没,就突然开车起步。我的车就和三轮车刮蹭了。对方是个农村老头,我只好吃哑巴亏,自己花几百元喷漆。如果撞到人,你说谁的责任,卖衣服的?买衣服的?”在民政局上班的张主任向记者抱怨道。
    “那还是好的,我呢,在栏杆十字街西边住,每天买菜卖菜的都聚在大路上。那是上班路上,千里车流,万里人潮。望大街内外,车行如龟,我很烦躁,一步不动,总是恼火要烧着!”提到堵,市民任先生也是一肚子苦水,“政府明明建的有农贸市场,可是使用率不高,很多人仍然路上摆卖。平时也有管理市场的,可是卖菜的像玩猫抓老鼠游戏一样,管理人来了,就挪个位置。”
    像这样的摊贩经营,在我县县城、乡下都广泛存在,它活跃了市场,扩大了就业,却也因为无序,影响了出行。政府为此也是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管理,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无序经营仍然存在。大家都知道光靠城管穷追猛打还远远不够,多管齐下、疏堵结合才是治本良方,可是怎样真正实践呢?
    顺河办事处的二道埂农贸市场,初建成很多菜贩也是持抵触态度,后来政府给出了优惠,又强硬规定北大街严禁卖菜,16年正式投入使用,大埂地下的“骑路市场”终消失。“软硬兼施”才能避免农贸市场空置。对于像淮河公园、东西湖娱乐性区域,有网友建议不错,采取区域管理的办法,分别设立“绝对禁止区城”、“相对禁止区域”和“诱导区城”,划定临时区域供摊贩经营,同时建章立制,设准入门槛,对疏导点进行“集约化管理”,对营业时间、营业地点和营业方式都明确规定,政府主导,摊贩自觉,才能让百姓“安居”,让摊主“有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