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港口话今昔

2017-05-12

尤新峰

   淮滨县城旧称乌龙集,建国前港口码头十分活跃,乌龙港、饮马港逶迤西来经乌龙集注入淮河,三川汇聚使乌龙集成为地理条件优越的内河商港。因此,早在明、清年间这里便是豫东南地区最大的盐粮集散地。
    从历史上看,乌龙集经济的兴衰,自古以来就和港口、码头的兴衰息息相关。据《光州志》载,清朝年间,仅官盐一项,光州就有一万二百一十六引盐船,光山县有六千引盐船,息县有五千五十引盐船经乌龙集转口运输。加上粮食、百货等物质的转口集散,乌龙集码头十分活跃、热闹非凡。清末民初之间,乌龙集的航运、码头已初具规模,当时淮河上桅墙林立,船牌相接逶迤数里,最多时可达三千多艘(对)。码头,港口的兴盛,带动了乌龙集商贸活动的发展,据有关资料表明,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之间,乌龙集镇上商业兴隆,粮行、盐行、杂货行遍及全镇各个角落,生意门面百家之多,仅粮食一项日成交额不低于千担,多者数千担。商娱一体的古庙会热闹异常,如农历三月三的乌龙三官庙会,三月廿八的乌龙东王庙会,正月初七的乌龙火神庙会及乌龙大王庙会、孟兰会等。发达的航运兴隆的商贸吸引了大量的外地客商,如宣统三年袁运亭来乌龙集开办了“衡志谊”杂货行,拥有资产约三十万两白银,民国二年秦伯林在乌龙集开办了本镇最大的盐粮过载行“同兴顺”船舶过载行。拥有雇员20人,民国十年上海松茂、森元两公司来乌龙集兴建了打蛋厂,招工人二百余人。与此同时,湖北、湖南的客商聚帝主宫建立了两湖同乡会。山西、陕西客商则据关帝庙以为山陕会馆开展商务竞争活动。外地客商的涌入和资金的融进,都与乌龙集港口码头的兴盛和航运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国民三十六年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由于军阀混战,国民党政府腐败,更加之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乌龙集沦陷,致使航运萎缩,码头凋零,乌龙集的商贸活动从此一国主义入侵乌龙集沦陷,致使航运萎缩,码头凋零,乌龙集的商贸活动从此一厥不振。直到全国解放乌龙集只是个仅有八千人口并且草房破旧街道泥泞的小集镇。
    建国以前,乌龙集港口虽说有乌龙港、饮马港入淮口两处深水泊位。但航运货物的装卸都在沿岸自然地形上进行,装卸速度慢,受制于气候和汛情的影响,一直处于原始的落后状态。建国后,乌龙集成为淮滨县城,航运事业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如今,淮滨港口已建起五座码头,日吞吐量已达十五万吨以上,船舶运载吨位也由建国初期的九千四百五十五吨发展到百万吨。昔日小木船已销声匿迹。起而代之的是一千至三千吨的大型铁驳船。如今,数家船厂昼夜不停地为船户赶排铁船,淮河岸畔一派繁忙兴旺。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淮河航运的进一步治理。一号机械化码头如能在近年内建成。淮滨航运事业将会迎来更快的发展,为把淮滨县城建成集工、商贸为一体的现代化城镇有着不可估量的推进作用。虽然淮河大汛常给人民带来灾害,但是淮滨港却是发展淮滨经济的一个独具特色的潜在优势,淮河淮滨段是河南省唯一可以通航的河段,因此淮滨港不仅是豫南,也是全省与东南经济发达地区加强横向经济联系的优势窗口之一。自古以来淮滨港的经济辐射面就远及蚌埠、上海、江浙各地。如今,随着淮滨淮河大桥的落成和京九铁路的全线贯通,淮滨已成为豫南更加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为此,我们应高度重视淮滨航运业的健康发展和港口设施的更新改善,以淮滨港为纽带,背靠豫东南,面向苏、浙、皖、鲁、沪等航线辐射区,加强横向联系,引进资金技术,开发当地资源,发挥航运优势。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淮滨港不仅是淮滨人民的骄傲,也是豫南大地一颗璀灿耀眼光彩夺目的明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