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平:又闻蛙声

2017-05-12

   又是一年春风送爽的日子,走在田野里,满眼都是金黄的油菜花,那花间飞舞的一双双彩蝶把原野装扮得如痴如醉。只有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蛙鸣,在提醒流连花间的游人,现在已是暮春时节了。来去匆匆的春天,时刻都在昭示我们,时不我待。
    青蛙生活在田间地头,呱呱的叫声清越远扬,蛙声是大自然赐予农人的优美乐章。池塘里、花丛间,到处都有青翠骄蛙的身影。在孩子们的眼中,阳光总是明媚的,天空总是湛蓝的。花分外的艳,柳分外的绿,水也分外地清,大地分外地苍茫,连蛙声也分外地清亮。不管背着草筐扛着锄头,走在田间地头,还是牵着牲口流连在沟沿湖畔。满耳的都是吵闹的蛙声,满眼的都是追逐打闹的各色小蛙,生活里总是充满着田园的诗意美感。尤其是夏天,那长长的宽阔的大湖中,只要你走到湖边,那蹦跃逃离惊慌失措的全是青蛙。看那圆圆的荷叶上面,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银辉的水珠,肯定还有那色彩如荷的绿青蛙。你走近那水稻田,不时都有偷吃虫子的青蛙兴奋地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以逃跑的方式来欢迎不速之客的突然光临。那刚打满水的水稻田和水田中央的小水沟,更是青蛙们活动的理想天堂。
    可是,小孩子对青蛙的喜爱可能另类一些。把青蛙捉住,掂住长长的后腿,看青蛙一蹬一蹬挣扎的样子,很多孩子都会觉得好过瘾。还有的捉住青蛙,学大人杀猪吹气的样子,本来就大大白白的肚子的青蛙,一会就会被吹得一命呜呼了。还有的知道青蛙好生气,捉住青蛙不给吃也不给喝,看能否把青蛙活活气死。当然,小孩子捉小青蛙更是手段多样。把蚂蚱拴到长线上,往青蛙旁边一抛,青蛙十有八九会中招,乖乖地成为孩子的俘虏。也有的用大大的网兜,放在青蛙可能逃跑的方向,青蛙也是大多难逃一劫。当然,也可利用青蛙喜欢荷叶的偏好,把竹筐放到荷叶边上,只要轻轻一赶,青蛙就不知不觉稀里糊涂地跳到陷阱里了。
    有一次捉青蛙的经历,现在依然难忘,也是一辈子没法忘记的。在我们寨子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小小的湖泊。这个小湖有点特别,长方形的,很深,很陡,四周都是庄稼地。也许是天干时,村里为了取水临时挖出来的。有一天,我和同学国有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发现了这个不一样的小沟。这个小沟,水不多,草不深,但蛙声特别多特别响。于是,我俩就从他家里拿来水盆和竹筐。我们先在水中央东西筑了一条坝子,把南边的水一盆一盆地转到北边。水中的青蛙顿时失去了藏身之所,纷纷四处逃窜。那高高陡陡的沟坎,惊慌失措的青蛙还没有爬到一半,就成了瓮中之鳖。很快,小小湖泊中的青蛙都成了我俩的囊中之物。我俩就坐在沟坎里,一个个青蛙都被我俩剥掉了漂亮的绿色外衣。用刀子从腰部一刀下去,只剩下了白白的两条腿,什么头身子都扔到沟底。到他家,我俩就用他家的煨罐子,炖了一罐白白的青蛙汤,我俩就美美的享用了自己的劳动成果。现在还依稀记得,那白白的汤汁,长长的蛙腿,吃着的确美味。当时,心中没有一丝的不安,相反,心中全是惬意和满足。
    但随着知识的增长,视野的扩展,才知道我们当时的做法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残忍。池塘里、山涧中、草丛间,到处是青翠矫健的青蛙,它们或嬉戏跳跃,或携子戏水,好不快活。丛林中黄莺婉转啼鸣,水塘边青蛙引吭高歌,演奏出大自然最为动听的乐章。乡村生活的恬静和谐尽在这蛙鸣声中了。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更是充满诗情画意。那清脆嘹亮的蛙鸣,经过诗人灵动之笔的点化,就变成大自然赋予人类最美妙的音乐,谱写出一曲恬静而又和谐的田园牧歌。有蛙声就有了播种希望的喜悦,有蛙声就有了收获丰收的欢乐!当时有这样的农谚:“田鸡叫拉午日前,大年在高田;田鸡叫拉午时后,低田弗要愁。”那连绵不断的蛙声是丰年的征兆。宋人范成大就描述过这一情景:“薄暮蛙声连晓闹,今年田稻十分秋。”春水上涨,溢满绿洲,彻夜不断的蛙声,预示着今年将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农人将在秋季获得十足的丰收!羁旅天涯的士子,最易生发客居他乡的愁绪,在他们眼中,蛙声是寄托乡思的绝好题材,那悦耳熟悉的蛙声,不正是故乡的声声召唤吗?唐人吴融的“雨余林外夕烟沉,忽有蛙声伴客吟”,缠绵的阴雨,林外浮起的雾霭,是诗人挥之不去的乡愁。而那清脆悦耳又十分熟悉的蛙声,更撩动着诗人无限的相思惆怅。在这里,那美妙的蛙声,仿佛是古典诗词中的一轮明月,陪伴着远在他乡的诗人。
    青蛙可爱,蛙声更能引起诗人心中的诗兴,于是一只只青蛙便在诗人的诗篇中鲜活可爱起来。宋人赵师秀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写的是江南梅雨季节,作者在一个雨夜,久候客人不至,心中产生几许孤独落寞。那时池塘水茂草丰,蛙声清脆嘹亮,诗人无所事事,只好闲敲。本来落雨的夜晚,诗人感到几分孤独、焦灼与失望,因为有了有蛙声的和鸣,那情景才变得诗意盎然,生发出几许清新淡泊的美丽。
    还有,青蛙是农人的宝贝、民间的灵物,它深深懂得百姓的苦与乐,让百姓听到它们的不平之鸣。“草绿清池水面宽,终朝阁阁叫平安。无人能脱征徭累,只有青蛙不属官”,就是一首针砭时弊的,忧怀家国的诗人借咏蛙鞭笞清王朝繁重的徭役赋税,以“只有青蛙不属官”反面对比,突出“人不如蛙”这一悲惨的社会现实,具有极强的批判性。在万物复苏、百虫蛰动的春日,青蛙用其清亮的叫声向世人传递季节的讯息,欢呼着拥有这个世界的胜利。读了毛泽东1910年写的《咏蛙》,“独坐池塘如虎踞,家前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更是无限感慨。毛泽东就用这小小的青蛙来表现感人心魄的英雄情怀和壮怀激烈的宏大抱负。伟人赋予青蛙虎的气质,把虫儿作为陪衬,让青蛙这一万虫之王,跃然纸上。
    现在,不捉青蛙了,再也不敢捉青蛙了。多想听听,那田野里的几声蛙鸣;多想看看,稻田里水塘里的绿色大青蛙。一声蛙鸣,一段往事;一声蛙鸣,一段回忆。真的好希望,那串串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蛙声,时时能在耳畔回响。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