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杰:江南行

2017-05-14

江南,梦里水乡!烟雨江南的美好梦幻是源自小时候读杜牧的诗《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由此,烟雨之中的楼台,绿映红中的莺啼,酒旗迎风的江南水乡缭绕于我的梦中不是一日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只有行走于江南才能圆我此生之江南梦。

夏日,炎炎烈日高照,怀着对江南的憧憬,怀着圆梦的希冀,我们奔向神往已久的江南——我心中有着无限畅想的江南!——水雾中的小城会是何等的诗情画意?曲折河流边的名镇会是怎样的古朴典雅?那里会有些什么样的优美故事?于是,邓丽君迷人的歌声《小城故事》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我也在心中唱响了这充满着对江南无限幻想的歌。

嗅到江南的味道。

车驶向江南,进入江南地界,跃入眼帘的是行道旁的树木花草。这里,道路两旁的花草树木格外的清新,格外的鲜艳——因为我们江北好久没有下雨,有种花枯叶焦、绿色黑灰的感觉——路两边丛丛茂密的夹竹桃开着艳艳的红朵和浓浓的白花,红白相间煞是美丽(当然其间也夹杂一些叫不出名的红花绿朵),树叶也格外的苍翠!尤其惊奇的是:路边,水洼、池塘、河沟、水田随处可见,到处是水溢沿边,想想我们那里早几年都已经是河沟干涸池塘底部朝天了。——不禁心生赞叹:江南,看似一幅画;听是一首歌!

在这里,美丽的荷塘随处可见,红莲挺立、白莲傲然——果真如王勃的诗句“莲花复莲花,花叶何重迭。叶翠本羞眉,花红强如颊。”所说。看着那满塘荷叶田田,迎风翻卷,似乎有清香随风飘来漫溢我的思想,我怎么能不想起朱自清《荷塘月色》的婉约与清丽。——江南水乡果不其然!再看那池塘边、稻田里,水鸟不时飞起,或停留于吃草的牛背,或是水边捉鱼——如画的江南!此时呼吸到的江南的空气是湿润润、甜丝丝的!——于是,禁不住吆喝一嗓子:喜欢江南!也难怪张籍会说:“江南风土欢乐多,悠悠处处尽经过。”

走进乌镇,走近江南。

乌镇是江南四大名镇之一,最具江南特色,这里有矛盾的故居和典型的江南古建筑,这里的房子很旧,小桥很多,小河很长。可是,我们却是在烈日当空之时来到这里,随着拥挤不堪的人流,在古老狭长的街道里穿行,汗水顺着脸颊不停地流,衣背早已湿透。因此,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烟雨江南的美好,心中不免遗憾。只是,在出来的时候,我们坐着小船吱吱呀呀穿过一个又一个桥洞摇出了乌镇,才感觉到一点水乡的味道,心中稍稍有了一些慰藉。不过,乌镇挂满蓝印花布的一个小作坊倒是给我留下了如梦似幻的江南味儿。可是,在这里我好像没有看到江南的美女,曾记得在那本书上看过:江南的女子力量最大,可以把龙头拉歪——皇帝下江南,眼睛会随着江南女子走,头也跟着歪过去。我想若有一女子身着蓝印花布的紧身旗袍独倚小桥边,可能会是一道独特的江南水乡人物风景画。哈哈,只是看到蓝印花布时这么一想。——乌镇有负我所望!可能在雨雾中来到这里会更美一些。

住在绍兴,感受江南。

黄昏之时,入住绍兴。因为天气炎热,一头扎进宾馆的空调屋里不想再出门。刚刚躺下休息,突然听见外面雨打窗户的声音,我不相信是下雨,因为刚刚还是亮晃晃的夕阳余晖,没有乌云飘过,怎么会突然下雨?拉开窗帘,哗啦啦的雨,正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窗玻璃——此时,绍兴真真切切地下着黄昏雨。我拉开所有的窗帘儿,伫立窗边,欣赏着雨中的绍兴,欣赏着绍兴的黄昏雨。虽然,不是雾雨迷蒙,没看见迷蒙雨中的小城之美,但在夏日有这样一场黄昏雨,也为小城平添了几分美色——初上的霓虹在雨中闪亮,雨丝在霓虹中隐现,树叶在雨中莹莹青碧——江南,滋润的江南!最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的此时,没有任何缘由的又下了一阵这样的黄昏雨(没有风、没有雷、没有闪电、没乌云)。难怪,江南是水乡,雨水滋润了江南!没有任何征兆,雨就来了,一阵洗刷,雨就又去了。难怪江南这么洁净,是雨水偏爱着她!

游柯岩景区,我对天下第一岩之美并没有留下多大的印象,而景区的水之美,是怎么也拂不去的:走在水边曲曲折折的林荫小道上,盛夏的暑气顿消,人和景融汇成一幅又一幅明丽的画——画画摄入我的镜头;坐着乌蓬画舫在宽阔的水域里缓缓行驶,清爽的微风吹拂着,哪里还有酷暑的炎热呢!镜湖里的石板小路,湖中的小桥,水面的乌篷小船——一幅幅美妙的图画在眼前不停地变换……江南如画!——这是大自然的钟情描画。

西湖赏荷,留恋江南。

一路奔向杭州,直扑西湖。远远的,我就看见西湖的红莲已经在向我们招展。顿时,杨万里的诗句:“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变换成了眼前真切的美景和阔大的画幅。西湖果真是翠盖红妆!展眼望去:远山含黛,碧水微波,水中小岛亭台轩榭似有蓬莱仙山琼阁之美幻……怪不得苏轼会这样吟唱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真是恰如其分。

坐着小船在西湖的水面上尽情的飘摇,沐浴着湿润的微风,欣赏着万顷的碧波,无论你转向哪个角度,满眼都是如画的美景,总会让你心旷神怡。真不知自己是在画中游,还是游在了画中。情不自禁,把手伸入水中,呀,西湖的水如此的柔软,似轻纱柔幔一般,这不就是西子打动吴王的温柔吗!西湖之所以能够打动天下人,不就是这宛如西子的柔美吗!飘于西湖的水上,真切感受平湖之静波,想象着平湖秋月的诗情画意,虽不能在皎皓的秋月之下荡舟平湖,此时,我已经能领略出七分平湖秋月之美,三潭印月之境也已在我的想象之中美轮美奂。短暂的夏日之旅,我不可能把西湖十景尽收眼底,虽然对“断桥残雪”满怀遗憾,但对白居易“最爱湖东行不足”的“绿杨阴里白沙堤”我还是漫步享受了其凉爽的绿荫。西湖,美丽的西子湖,你会在我的想象中更加丰满,因为你在我的遗憾中会更美。

离开西湖踏上归途,不舍江南!江南,即使没见你在烟雨中雾锁楼台,还是喜欢你水乡之梦幻。

江南,我梦里的水乡,再见!或许在某个烟花三月我会如约而至,尽享你烟雨风采!再见,我心中的烟雨江南!或许在某个秋月之夜我会不期而至,尽享你月下神韵。

作 者 简 介

吴英杰,河南省淮滨一中,初学语文高级教师。闲暇之时,常用笔名泠泠水润和泠润在一些文学网站发布散文、诗歌和小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