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林:干部为啥“装儿子”

2017-05-25

作者:淮滨县组织部副部长  张全林

       近日,在脱贫工作国家省际交叉考核中,中部某县上演了一场干部“装儿子”的戏码。为应付检查,避免“露馅儿”,一名年轻干部“潜伏”到贫困户家里“装儿子”,想替贫困户回答问题、蒙混过关。但“演技”再好也难让百姓接受,“假儿子”一句虚伪的“妈”,叫得老太太变了脸,气得小姑娘撇开了头,不仅被抓了个现行丢了脸,更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那份真心。(5月22日《北京青年报》)

        在脱贫攻坚紧锣密鼓的当下,仍有如此大胆的造假行为,的确叫人大跌眼镜。搞以假乱真,不仅传递了错误信息,也使精准脱贫虚化,最终侵害群众利益。

        毋庸讳言,脱贫造假是个严重的作风问题,但却不能把板子只打在基层干部的身上。试想,那个“装儿子”的干部,难道不做假睡不着觉,抑或是少拿了薪水。他为什么去装别人的儿子,难道是犯贱吗?不在扶贫一线趟上两脚泥,难悟个中味。

       扶贫 帮扶工作启动以来,动用了大量的县乡干部,说“5+2”“白加黑”的干,一点也不为过。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干部,亦不乏其人。但说句良心话,干的都是些啥事,究竟与扶贫有多大干系,从干部到群众心里都清楚。一遍一遍的建档立卡,一摞一摞的做大量的表册,已经干了一年多了。前立后废,三天两变,群众不认可,干部有怨言,难道这就是精准扶贫吗?

        在一线操作的人员,不知道标准在哪里,找不到体系的规范,甚至摸不着过河的石头,上级一来考核心惊胆战,除了去“装儿子”还有啥好法子?形成这种打乱仗的态势,根子却并不全在下边。

       识别 贫困户是以年收入为标准的,但农民收入支出一般没有记账的习惯,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别人怎么能算得准。就算某个农户心中有数,他不讲你又能咋的。人人心里都明白,账算大了,超过了贫困线,定不上贫困户,享受不到优惠政策,谁愿意往非贫困行列里挤啊。过度理想化的目标,不可能落下地。

       贫困指标分不均,是作假的始作俑者。比如一个村民组50户人家,分给了20户贫困指标,其中有10户比较贫困,还有30户属于中间状态,贫困指标又退不掉,这样一来就难办了。这是暗箱操作,不敢阳光化的重要原因。正因为缺乏公平,群众才不配合,又要考核过关,诱发做假就不稀奇了。

        真贫困并不难扶,假贫困才不好扶。改革开放近40年,除了生存条件极度恶劣的地方和丧失劳动能力的群体,哪里还能找到年收入不足3000元的贫困人口。但很多地方一直披着贫困的马甲,叫苦连连。中央动了扶贫真章,又高悬追责利剑,于是手足无措,如惊弓之鸟。难以自圆其说,只好在与群众“对接”上、做表册应对检查上下功夫。但让老百姓不说破,不揭穿,何其难啊。

        脱贫攻坚必须下一番“绣花”功夫,但功夫须下在务实的前提下。把劲使反了,做得越认真就会越假。如埋头苦干做表册,无非是给上级检查看的,与推动脱贫并无直接关系。再说,上级考核,能相信那些表册吗。写扶贫日志,如果作为自觉的思考总结,不乏价值,如果定位于“留痕迹”以佐证“真干了”,那这日志也不可信。

        习近平总书记形象地指出,“手榴弹炸跳蚤”是不行的。要“做到对症下药、精准滴灌、靶向治疗,不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从“装儿子”的闹剧中,应该悟出精准之道,真扶贫不需要那些好高骛远、不接地气的花拳绣腿。扶贫要做实,考核指挥棒的导向作用不可小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