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薪:母亲节的记忆

2017-06-08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
    十岁的丫头放学后,最终忍不住:妈妈,你是不是很喜欢写作呀?“是的,现在只是偶尔了,没能真的坚持啦!”
    “妈妈,我还是忍不住啦,先把母亲节的礼物送给你吧。”一个精致的小小记事本,一只精致的圆珠笔,清新淡雅的色调。
    “妈妈,以后你想写点什么,你可以随时带着,写下来呀!”
    “恩,不错,我很喜欢!”
    丫头坐在我的旁边,我在上面写上日期及扉页寄语。丫头靠着我,不好意思的说妈妈,“你都还没给我说谢谢呢。”“哦,哈哈,好好,谢谢,亲!”
    四岁的儿子靠过来,“妈妈,老师说让我们回来给妈妈说节日快乐,还送给妈妈大红花,放学老师都忘了给我了。老师还说我的卡纸用完了,说交了卡纸才能给我。”儿子的眼圈红了。我心里对老师太强的原则性感到有些不舒服。“没事的,来吧,我们家还有卡纸,我们一起做。明天妈妈给你买一包新的交给老师。”孩子笑了。
    思绪飘散!
    母亲节,我已经不愿提及,不愿这一天在微信里打开任何有关的链接或回复友人们所表达的一切。三年了......
    记忆里的第一次知道母亲节,是在九九年,我高二,到信阳给亲戚办事,回来在车站旁,看到满大街卖康乃馨的,才知道原来有“母亲节”这个节日,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一束,简装。一张透明带爱心的包装纸包着,十元,粉红色,二十枝。回到家,我拿了罐头瓶子,装满水,放在供桌东头靠电视的旁边。我的母亲一边忙碌,一边看着我,一边问着我:“你咋买花啦”。我毫不含蓄的告诉她:“妈,你知道不,我在信阳看见很多卖花的,说是母亲节,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节的,肯定得买,是给你的呀!”
    那个回眸一笑已过将近二十年,我每每想起时,感觉就在眼前,欣喜、澄亮。
    一生爱花,爱养花,我家门前一年四季花香不断。可这是母亲第一次收到送给她的花。她一定拥有幸福的感觉。
    从此以后,我记住了母亲节;从此以后,不管我在哪里,那一天母亲一定会接到我的电话,那一天我会给哥哥们,妹妹发信息,我告诉他们那一天是母亲节,于是母亲可以接到四个孩子的祝福,我一定是最后一个打给她,她一定会开心的告诉我“是啊,他们三个都打电话来了”。而我从不会告诉她,是我一大早给他们每人发了信息的。母亲手术在床的日子里,我在医院拿腿部钢板,那一天母亲节,我心里惦记着,可我什么也没说。我的老公到医院用轮椅把我推到母亲的病房,我陪着母亲,悄悄的给妹妹发了信息 “今天是母亲节,我在妈这里”。老公借口说出去一会。二十分钟后,老公捧来一大束康乃馨加玫瑰,害羞的递给我的母亲。小妹的电话打了过来,母亲笑着,说着,“是呀,我知道呀,你姐就在我在这呢,莫还给我买一大束花呢,说那个花叫啥馨的,对对,康乃馨。恩,好看,好看的很!“我听到了母亲的哽咽......
    我转过脸,泪水已如雨柱......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再有一次机会......
    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感谢上天,我有了最后的一次机会。2014.5.11,病床上的母亲已经只能靠面水度日,已经说不了太多的话,和我们四目相对,只剩下眼泪,她是那样的悠雅,干净,清醒,她安慰着我们,告诉我们她要走了,告诉我们,要我们学会懂事,学会孝敬,学会做父母,学会爱一个家……
    妹妹说,这十几年来,都是你给妈过母亲节,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你让给我吧。我扭过脸,如鲠在喉……应该是母亲一生中收到的最大,最后的一束,红的、粉的、金边的,一圈一圈的康乃馨,妹妹噙着泪站在床边,“妈,你看,好看吗?”母亲艰难的抬起头,尽力的睁开双眼,目光依然欣喜澄亮,只是气若游丝:”好看,放那床头柜上,我可以看着的”。只是一瞬间……
    花儿凋落之时,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开,不再回来……
    从此,我不愿再记起每年的这一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