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种种 我只慕兰

2017-06-09

今日淮滨  沐 兰

   小时候,无意间读到张九龄的诗句:“兰叶春葳蕤……何求美人折。”就懵懂地大胆猜想:很美,但又不稀罕别人折它,此花必定美丽而圣洁。不知为何,竟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它。但是,当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爸爸妈妈又忙于工作、生活,哪有闲心养花,所以,始终未曾得见。兰花,便成了我心中关于花的一个最美的梦。
    直到成家后的一年深秋,不幸生了一场病,情绪甚是低落,一日老公带回一盆花,条状的叶子,深绿色,而且叶面不太光滑,边上似乎还是斑斑驳驳的锯齿状。“长相”实在不敢恭维。正奇怪它为何物时,老公说,你不是说很喜欢兰花吗?我给你买了一盆,看怎么样?兰花?这便是我心中暗恋多年,已经幻化成美梦的兰花吗?心中竟涌起些许的失望和落寞。想象中的它,应该有黑碧色的如玉一般的光滑的叶子,还有崎曲的枝干……
    不多想了,毕竟是自己多年的暗恋之物。还是和老公一起把它好好地安顿下来吧。按照老公请教卖花人的经验,我选了自己很喜欢的透气性比较好的漂亮的小陶瓷花盆,然后放土,老公还特意找来好多腐烂的树叶枯草埋在花盆里(我表示反对,但据说是卖花人教的妙法,也就作罢,不再坚持),然后把花种上,水浇透。又选择光线充足但又不直射、通风条件好的南向的窗台摆放。
    就这样,我小心地呵护着它,八成干浇水,晚间施肥,甚至特意接雨水来浇灌它。剩下的,便是静候,期待心中美丽的梦能奇迹般绽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是出了名的“花见花落,草见草亡”,尚未见过自己亲种的花开。哪怕是绿萝,哪怕是仙人掌,甚至一棵小草,不要半年,在我这儿的结局大体一样:买来的是花,剩下的是盆。
    但,一切皆有可能!春节将至,还有些许寒意袭人之时,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份真真切切的惊喜,在最为厚实的两片叶子中间,一个绿绿的小花苞冒了出来!它浅黄、嫩绿而略微发白,小脑袋似乎调皮而倔强的直直向上钻出来。
    难道这寒冬时节,开放的竟然有你么?寒冬,不是梅花专属的季节吗?依然静候……
    终于,一朵小花,静静地开在绿叶丛中:五个淡绿色的瓣,黄色的花芯,最让我奇怪的是,花芯上还带着深枣红色花纹,真算得上光彩照人了,绿和黄的搭配,深枣红的点缀,简直惊呆了我!凑近一闻,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鼻,深入肺,沁入心……此刻,似乎忽然明白了它为何能和梅竹菊被人们称为“四君子”。此前,我只知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却不知兰花植于腐而不腐;此前,我只知梅花青松傲霜雪,却不知兰花亦是香自苦寒来。原来,朔风瑟瑟、天寒地冻之时,骄傲绽放,笑傲霜雪,把迷人的清香、世间的至美送给人们的,也有这兰,这不求美人折的兰。
    万物皆知秋冬冷,兰花怒放好风光。谁说这兰花高贵难养?不努力付出自己的爱心和细心,小草也会干枯;努力了,用心了,兰花自会绽放。生活就是这么公平的回报着我们。
    在这寒冷的冬日,看着你美丽的花瓣,闻着你淡淡的清香,想着你被人忽略的坚强,思着你的默然静放,什么病痛,什么忧伤,便早已了无踪影。只有快乐,欢欣和希望……至今未懂,你是上帝的精灵吗?来安我心,慰我情?给这个阴郁的秋冬送来梦想?
    爱你,慕你,为你震撼!从此,繁华种种,再没娇艳的牡丹,再无热情的玫瑰,满心满眼都是这淡淡的兰,这让我痴迷让我羡慕的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