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帮立:杀 鬼

2017-07-21

白露河有个叫南河湾的小村子,孩子学说话,先学“不认识”。芦苇荡里的土匪,抢了你家后,问:认识我不?不认识。土匪掉头即走。认识,叭,一枪打死。大强也是从“不认识”学起的,他接着认识了捕狼的夹子滚鱼的钩,十五岁,身高骨粗,已能举半斗米泅水过河而斗不沾水。

张大强最近特别想认识神汉李那神奇皮包。

家鬼野鬼,游走的鬼过路的鬼,屈死的鬼冤死的鬼饿死的鬼病死的鬼,上吊的鬼投河的鬼跳崖的鬼服毒的鬼,一到夜里满河满湾的乱撞着,碰见谁,附身上体,要请这神汉李前来驱鬼的。神汉李五短身材,斜挎着一个皮包,皮包里装着画符用的毛笔墨汁黄裱纸,装着长长短短的桃木剑,装着尖尖的桃核子钉,黑狗血浸透的装鬼布袋,还有个……大强趁神汉李上茅房,偷偷的翻着这神奇的皮包,被回来的神汉李一把拧起耳朵甩到门外:“快把这小王八羔子赶到庄外边去,他冒犯了神灵,怕是请不来了。”大强被驱鬼的这家两个壮汉轰到庄外:再进来剥你皮。
大强狸猫一般,爬到了一棵大榆树上。

神汉李在院子中间摆好方桌,点蜡焚香扣头拜天,盘坐在八卦图上,立起桃木剑:“你是屈死的鬼?冤死的鬼?还是饿死的鬼?”桃木剑向上跳了三跳。“饿死的鬼?我慧眼识三界,一语定乾坤,早就知道是你了,你是许湾饿死的年轻的许寡妇。上苍有好生之德,今天我放你一条生路,从玄武门逃遁去吧。”桃木剑一动不动。“你说出去也是饿死?宁愿死,也不离开东家了?东家地窖里藏有吃不完的粮食?”神汉李瞄一眼东家,东家虚汗淋漓。

这就怪不得我了。神汉李旋即而起,四面八方钉罢桃核钉,沿着院子四周,插起蘸了煤油的麻杆,一口神火从嘴里喷出,点燃了麻杆,院落通明。神汉李手舞桃木剑追杀起来:“闪开,恶鬼进屋了。”神汉李冲进屋来,在病人的床上床下疾刺猛扎,又大叫一声上屋顶了,“她想从天窗逃跑,快扶好梯子。”神汉李爬上梯子,一剑刺去,“叽啦”一声尖叫,剑尖鲜血下滚,他掏出装鬼布袋,连同剑一起装入,再用一道布符扎紧袋口,说声好了。走下梯子,收拾家什,拿起东家的两块银元,大步走出村庄。

月光清冷。“地窖里藏有吃不完的粮食!”神汉李冷笑一声,翻过河堤,往芦苇荡走去。
“叽啦”一声,从草丛里传来,神汉李一个寒颤,头发根冒起凉气。谁,他惊骇吼出。草丛平静。神汉李急忙取出桃木剑来高高举起:“灵灵地灵灵,离地三尺有神灵,张天师在此,妖魔鬼怪快离开!”草丛平静,他再往前走,“叽啦”又是一声,这声音一圈圈缠绕在他脖子上,勒的他喘不过气来。他掏出八卦图摊在枯草地上,怀抱桃木剑盘腿坐正:“姜太公在此,鬼神避让!”“叽啦叽啦……”大强边捏着皮娃娃,边从草丛深处走过来:“我听山上老道说,神汉离位,神散行乱,百鬼可欺,一点不假,你自己用来骗人的皮娃娃你自己还怕啊!”骗术败露,遭人戏弄,神汉李恼羞成怒,扑过来扼住大强的脖子:“你知道的太多了。”幸亏张大强的一只胳膊扼在了脖子一起:“我是来拜你为师的。”神汉李放了他——这孩子胆大心细不怕鬼,有这样的徒弟跟着,强精壮神。

你明天到家里找我拜师去吧。说完神汉李转身离去。咣当咣当,又有声音跟着他,他走得越快,声音越稠密,时不时还有谁往后拉他的皮包。这个鬼太恶了,他正想着,大强的喊声像一条条蛇直往他脑壳里钻:“神汉离位,神散行乱,百鬼可欺,神汉离位,神散行乱,百鬼可欺……”神汉李魂不附体,慌乱中,一脚踏空,栽进河里。
天麻麻亮,爹打鱼回来,没顾上抖网择鱼,来到床前低叫一声:大强,神汉李咋回事?大强揉揉眼:我把一个藤条细长的小葫芦栓他皮包带子上了,没吓他几声,他滚河里去了。

他是土匪探子,飘进芦苇荡就留一口气,说南河湾张家大强杀了他。我的船藏在水中芦苇里,听得清楚。家里你是不能呆了,过河进山找红军去吧!说完,爹拉着张大强上了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