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滨县域的古庙宇

2017-07-27

尤新峰

   淮滨县域古庙宇多是淮滨地方文化的一大特色。这里说的古庙宇是指淮滨县域内经过明、清两朝重修一直保存到新中国成立还有建筑遗存的庙宇。这些庙宇,由于时代的变迁绝大部分都毁坏殆尽不复存在。新中国成立后,有些稍见规模的庙宇都为公廨或是学校,如乌龙集大王庙解放后是街公所,祖师庙变成淮滨人民银行,西街东岳庙成为船民公社机关,帝主宫成为监狱和公安局,关帝庙成为县长台子和住室。台头黄册庙成为台头粮管所,结释寺成为河东学校,这种情况在全县比较普遍。更多的庙宇或是移作它用,或是年久失修,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破四旧中被扫荡一空,这些较为优秀的明清建筑没能够保存到今天,对淮滨来说是一大遗憾。现在淮滨的乡镇中也保留有一些庙宇如台头的黄册庙、莲台寺,芦集的吉庙,邓湾叶台的关帝庙,赵集街西关帝庙,芦集宋湾娘娘庙,张庄梧桐庙,期思蒋氏祖庙,三空桥肖营沙冢庙等都是1980年后民间集资在原址上重修的一些新建筑,这些庙宇虽然还保存有原庙的石造像、重要碑刻、建筑构件等重要文物,但与原庙宇的文物、文化、艺术价值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淮滨庙宇文化有两大特点,第一是规模都不很大,建筑用地一般都在1500平方米至5000平方米之间,大多数庙宇占地也就二三亩地,有些中心集镇上的庙也有稍微大一点的。庙宇的建筑布局一般由山门前庭院、戏楼、后庭院、大殿、后殿、僧房组成。当年较大的庙宇数乌龙集帝主宫,又叫两湖同乡会。山门朝南,位于今天南大街北的建行大楼对面,从公安街口东至老洗塘子西,宽约80米,向北进深至城关一小南院墙约160米,占地面积约12000平方米,包括原老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监狱全部。还有桂花岗今乌龙酒厂东院的桂花东岳庙,也为两重大殿,三重院落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民国年间乌龙集小学校长齐蔚煌先生常常带领高年级学生到桂花岗东岳庙游春做课外活动,并留下《宝塔诗》等宣传抗日救亡的文艺作品。总之,集镇规模较大或交通区位比较优越的地点,庙宇规模也相对较大较多,如乌龙集除帝主宫、东岳庙外,大王庙和关帝庙规模在当地也是相当可观的,又如期思、麻里店、赵集、固城、邓湾等有些庙的规模要比其它地方壮观的多。
    第二是分布密度大戏楼建筑多,但凡中心集镇庙宇一般都建有戏楼。如乌龙集庙宇中文化大革命前尚能看到就有帝主宫戏楼改造后成为监狱的岗楼,祖师庙戏楼改造后成为县人民银行办公楼、金库,大王庙戏楼成为乌龙集街公所礼堂。我们通过淮滨《戏曲志》记载可以了解到原麻里店玉皇阁戏楼的宏伟和精美,其名声远播豫南皖北。淮滨地区古属楚国,楚人好祀,所以巫者满地、庙祠如林,淮滨庙多一方面受到楚地风俗文化的影响,二则淮滨系平原农业地区,庙宇的发展不仅是民间精神信仰的需要,更是农村经济交换的需要,逢庙会唱大戏是单一农业经济的重要表现。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中,我们共访问调查了淮滨的古庙宇遗址86处,其中可以确定为家庙的9处,这远不是实际数字只能算不完全统计,也不包括祠堂在内。说起祠堂规模最大的要数张庄集的吴氏祠堂,它共有三重大殿,99间半的回廊式建筑,至今还保留有几通重修碑刻和建筑石构件,该祠堂建于清朝初年的雍正年间。其次规模不小的还有邓湾乡的张祠堂,期思乡的杨祠堂,张庄乡的舒祠堂等建筑。在2009年文物普查中我们又在台头乡刘湾村发现了 《黄册庙建戏楼碑记》一通,得黄册庙戏楼建于清乾隆21年(1756年),戏楼位于山门前50米处,我们按照碑记记载果然找到了距山门南50多米的古戏楼根基遗址。
    淮滨古庙宇中有些始建年代是很早的,比如期思孙叔敖庙在《水经注》中有明确记载,根据《孙叔敖庙碑》记载东汉延熹三年(160年)在其祠堂上重架庙屋,说明东汉以前就建有孙叔敖庙。根据清康熙《息县志》记载,台头莲台寺始建于东晋。根据出土石造像铭文台头结释寺明正德十一年间进行过重修,台头黄册庙始建于明朝初年,期思《社贡庙碑记》为清嘉庆碑,碑中说有社灵社不知几百年也应建于明代或更早,张庄集张果老庙我们遗迹搞调查时拣选有很多白底黑花的宋代瓷片,可知此庙应该在宋代就已修建。值得注意的是今期思城西南的沙坝子村有孙小庙,也是纪念孙叔敖在此地治水之庙,民间传为建于战国,史无可考且圮废年代久远。但可以说淮滨有两处纪念孙叔敖的庙,为孙叔敖就是期思人提供又一个有力证据。在性质上淮滨庙宇分为佛教庙宇、道教庙宇和纪念性庙宇。孙叔敖庙除纪念孙叔敖外,,明代不加祀勤于治水造福为民的固始县令薛良和秦佑,只要为百姓做好事,百姓就不会忘记他。但有些庙宇因年久无考不知所祠何人如新里镇李新寨杨光庙、芦集乡刑营村的梁光庙等。一些庙宇与祈雨和农业生产有关如期思洪香铺青龙庙,张庄九里白龙庙,芦集刘坡寨南白龙庙,芦集西龙王庙等。与航运有关的如大王庙、帝主宫,与道教与民间传说有关的如张果老庙、九仙女庙、奶奶庙、娘娘庙、三仙庙等。淮滨的东岳庙、关帝庙很多,明确遗址的就有15处之多,占调查数目的近20%。这也证明了元末明初大量山东人和山西人向淮滨移民的事实,随着楚文化影响的逐渐减弱,中原文化成为淮滨主体文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