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天麦向大海!河南淮滨县弱筋小麦出海记

2017-08-15

记者吴国强朱哲文图

这几年,河南人夸家乡,十有八九都会提到“铁公机”:米字形的高铁、蛛网般的高速公路、傲视四邻的郑州航空港区。

当友人告知,目前全球80%以上的物流还是靠海运时,作为不沿边、不靠海的河南记者,心里难免有点失落。偶与淮滨县委宣传部干部谈起,对方直笑记者孤陋寡闻:“我们淮滨港就是直通大海的大码头呀!”

他们还卖了个“关子”:等淮滨小麦开镰后,你再来。

    

时间:6月29日 地点:淮滨县饮马港码头 装麦子时船主陆天亮露出了笑容

船从淮河出发,穿过洪泽湖,再顺京杭大运河南下,航程1000多公里,抵达长江岸边的江苏省靖江市。然后,小麦将换装海轮,入东海、穿南海,抵广东。

 淮水汤汤舟楫相连

         6月,记者如约而至。

       《诗经》有云:鼓钟将将,淮水汤汤。今日淮河两岸虽不闻鼓钟锵锵之音,但是,浩荡的河水,首尾相连的船舶,仍让豫北来的“旱鸭子”叹为观止。

        淮滨饮马港码头,工人们正忙着将货车上的小麦通过一个大“漏斗”,往停靠在码头的货船里面灌;河道上,3艘大船排队等待装货。

时间:7月11日 地点:安徽临淮岗 排队过闸的船排了几公里长

“饮马港码头长246米、宽24米,主营业务为运输粮食、水泥、黄沙等大宗散装货物。”信阳淮滨港项目建设指挥部副主任马建说,饮马港2014年建成投入使用,年吞吐能力125万吨。

他说,淮河淮滨段,平均水深4.5米~6.5米,宽80~110米,冬季枯水期航道水深保持在4.5米,2000吨货船在这里畅通无阻。

时间:7月12日 地点:洪泽湖 洪泽湖内的货船避风港

据了解,淮滨港“公铁水”一体化项目已投入建设,千吨级泊位将有20个,并有集装箱码头,港口设计年吞吐能力2080万吨。

淮滨县副县长牛军生豪迈地说:“我们县的目标是,让后人提起河南运输时说‘北有航空港,南有淮滨港’!”

6月再来,谜底随之揭开:淮滨特产、今年首批“弱筋小麦”,即将装船启航,直抵大海。城里人大多知道面粉有高筋、弱筋、普通之分,却很少知道不同的面粉来自不同种类的小麦,更不知道小麦品种不同,价格差距之大。淮河两岸最适宜弱筋小麦生长,放眼望去,阡陌纵横之间,全是这优质高价的小麦田。

淮上民谚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果然如此!

时间:7月17日 地点:京杭大运河 京杭大运河与淮河入海水道形成水上立交桥

随船启航直向沧海

记者跟随一艘满载小麦的货船出行。船主叫陆天亮,船的编号“皖创业918”。

岸上看,水里的船不是很大,长约50米,宽约10米。上船方知,其中“洞天”不小。除了驾驶室、舱室,还有客厅、卧室、厨房、储藏室等。陆天亮说,“我这船上装了1000吨小麦,要用大货车,得拉上几十车。”

船主介绍,船从淮河出发,穿过洪泽湖,再顺京杭大运河南下,航程1000多公里,抵达长江岸边的江苏省靖江市。然后,将小麦换装海轮,入东海、穿南海,抵广东。

中国自古就有“五岳四渎”之说。渎,是指能独流入海的大江大河。四渎,则是江、河、淮、济。淮、济均发源于我省。黄河曾入侵淮河,北归后留下了洪泽湖,虽堵上了淮河入海口,但仍给中原留下了一条黄金水道。不过,随着铁路、公路的建设,水运在河南渐渐沦为“小配角”,甚至被人淡忘。

时间:7月21日 地点:靖江安宁港 正在过驳小麦的船只

考古发现,淮滨一带商朝就有大型独木舟。明清以来,江淮地区有“十船三淮滨”之说。目前的淮滨造船产业园区,能年产千吨以上钢质货船500艘。

“皖创业918”号货船停靠的饮马港,自古便是淮河中上游货物集散地。这两年夏收时节,陆天亮都会收到来自河南的订单,雇他的船运送小麦。“从淮滨到长江,这条水路最方便”,陆天亮说,“沙颍河之前也走过,航道比淮滨这边窄一些”。

6月29日中午,“皖创业918”一声汽笛,驶离码头,船尾留下硕大的扇形波纹。

船行河中,回顾四望,突然觉得,水那么宽,岸那么远,人那么小。

穿过三省越过六闸

只用一天时间,“皖创业918”号货船便抵达淮河干流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临淮岗大坝脚下。

临淮岗位于安徽省的临淮岗乡。这里的大坝,可滞蓄上游大量洪水,也是淮滨货轮必经之地。这一路,“皖创业918”要翻过6道坝。临淮岗是第一道,也是最难的一道。

“我们是500多号,最少也得等20天。”拿到“排号”的陆天亮说,临淮岗这几天放水腾库容,闸室水位不够,往下游的船,已排出数公里长。

7月11日,等得心急火燎的记者,只得依依惜别“同舟共济”十多天的陆天亮一家,换乘排在船队最前面的另一艘“顺祥1986”。这艘船,运的也是河南小麦。

张玉琴用手机跟母亲和两个女儿视频聊天


“顺祥1986”船主马昆,船上只有马昆跟媳妇张玉琴俩人,两个女儿在岸上,一个读大学一个上初中;不像“皖创业918”船主陆天亮那样,妻子、儿子一家人都住在船上。

“从淮滨到靖江,临淮岗排队占了全程时间一大半。”马昆将信将疑地说:听说临淮岗大坝的船闸要扩建,以后不会再堵了吧?

临淮岗船闸的闸室小,千吨级的货船一次只能通过2艘,上下行开闸一次需要2小时。随后经过的京杭大运河淮安船闸、邵伯船闸、施桥船闸,都是三闸室结构,1000吨级船只一次能过24艘;蚌埠船闸和高良涧船闸是复线船闸,闸室宽23米,长230米,1000吨级的船只可以过8艘。而临淮岗闸室,长只有110米,宽仅仅11.8米。

过了临淮岗这道坎儿,7月12日“顺祥1986”号顺利穿过蚌埠船闸,驶入碧波万顷的洪泽湖。

7月16日,作别淮河进入苏北灌溉总渠。7月17日,进入京杭大运河。

7月21日,抵达靖江安宁港。河南小麦要在这里换乘海轮了。

水载船动,景随船移。古人赞沿淮一带杂糅南北,既可见“骏马秋风塞北”,又可观“杏花春雨江南”。烈日炎炎之下,古人笔下的风情不再,但是船上人家的谈吐,却真真显露出,他们不乏北人的豪爽直率,又兼南人的温婉精细。

一船一程省下十万

京杭大运河上,船主马昆兴奋地对着记者大叫:“快看,这两边停靠的船,都是运小麦的,到了靖江,停靠的小麦船更多。”马昆说,这些船装载的都是河南、安徽、江苏等地的小麦,目的地都是靖江。

靖江港是长江中下游岸线最长的港口,也是一个江海换装的枢纽,还是全国最大的弱筋小麦和软红冬小麦集散地。

记者在出发前,特意采访了这批小麦的卖方、淮滨县庆隆粮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王振。

“以前往南方卖粮食,都是用汽车和火车,2015年尝试往靖江发了两船小麦后,才体会到水运的价格真便宜。”王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吨小麦用汽车拉到靖江要200多元的运费,火车要160元左右,水运只要70元。

尝到甜头后,去年他的公司用船往江苏发了1万多吨小麦,发货量占公司出售总量的一半以上。年底核算时发现,公司利润比2015年增长了20%多。

“水运另一个优势是运力大。”王振说,往常运送一千吨小麦,需要找大货车20多台,组织汽车很费劲儿;用火车,车皮计划得提前申请,能批下来多少也不确定。现在,发1万多吨小麦,10艘船就搞定了。

淮滨县港口办专门做了运输成本调查。公路运输每公里成本是0.3~0.5元,铁路运输每公里是0.12~0.2元,船运每公里是0.03~0.08元。一条船装1000吨小麦,走水路到广东,比之公路运输,一趟就省下运费10万元。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船主陆天亮和马昆,对自身的价格优势心知肚明。聊到自己的职业,聊到未来的生活,他们无不底气十足。

各美其美各乐其乐

在“皖创业918”号上等待过闸那几天,记者困居水上,心情郁闷。陆天亮很能理解:“跑船接触人少”,似乎还要安慰记者:“现在好多了,有手机就能打电话聊天。”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记者应邀到陆天亮表弟的船上吃炖鸡。表弟的船头配了一台发电机,客厅里大空调嗡嗡响。尽管还不那么凉快,大家仍吃得很高兴。

陆天亮的儿子陆双双说,船上最难过的是三伏天和三九天,一个热得没地方呆,一个冷得没地方去。说着说着他就想起了自家船上养了4年的宠物——一只大公鸡,便催着爸爸给公鸡洗澡降温。

记者换乘“顺祥1986”号后,看到的是另一番场景。船主马昆的妻子张玉琴,只要忙完手中的活,就立马拿起手机跟母亲和两个女儿视频聊天,追问小女儿的作业写完没有,叮嘱大女儿要辅导妹妹的功课……

像不少女人惯用的表达方式一样,张玉琴谈到马昆,最爱说的是,“脾气臭,总嫌我干活不行。他一说我,我就跟他吵”,说完,咯咯笑起来。

7月12日晚上,张玉琴给父亲打电话:“爸,我想你了,我到蚌埠了,离你那里很近。”她一脸幸福地告诉记者:“明天一早,我爸骑电动车来接我,拉我去菜市场买点菜。”

船到靖江靠岸后,张玉琴拿来了西瓜、冰水,让记者解暑,还做了一顿丰盛的告别午餐:土豆烧牛肉、红烧鱼块……

上船前,听人说“人生三大苦,跑船、打铁、磨豆腐”。船上二十多天的朝夕相处,记者也在琢磨他们何以最苦。看着他们,或衣装齐楚,或赤膊袒胸,或兴奋大叫,或嘻嘻哈哈,竟与常人丝毫无异。不由遐想,假若以打铁为乐的魏晋名士、以做豆腐为荣的淮南王,听闻今人“三大苦”的段子,会不会笑我们傻?

幸福是一种主观。用自己想象的幸福模式,去匡正、猜度他人,无疑很幼稚,还是各美其美、各乐其乐为好。

归来小记

淮滨到靖江用了23天,随小麦乘海轮赴广东的打算,只得作罢。回到郑州后想,如果临淮岗不堵那么长时间,淮滨水运将是什么规模?如果豫南、豫东原来的水路、码头,都像淮滨那样熙熙攘攘,河南对外物流将是什么情景?憧憬着有一天,沿淮水运出海,也像郑欧班列、航空港区那样,成为中原腾飞的另一个强大翅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