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怡欣:韭菜兰

2017-10-04

   小时候,生长在乡间,秋天时,常会在乡中学的花坛中看到一大片翠绿翠绿的叶子上缀着白色的小花,有时会偷偷地摘下一两朵,夹在书本中,没什么香味,就是干了以后感觉很好看,当时也不知道花儿的名字。前几天在博物馆的花坛里再次见到,听人介绍,才知道它叫韭菜兰,或许是刚刚经历了一次秋雨的洗礼,花儿很清新,叶子比儿时见到的更绿,风一吹,左右摆动,像是腰肢柔软的舞娘摆弄着水袖;静止时,又像是沉静的少女,带着书卷气,知性端庄。开始以为它和韭菜有几分关系,上网一查才知道,它只是叶子像韭菜而已,墨绿色的芊芊细叶,细长浓密。外表极其普通,普通的就像一堆青草,只有开花的时候才知道它原来是花,但它没有花朵的娇弱,有种野性伴着韧劲儿。
    看到韭菜兰,想起曾经疯玩的自己,无忧无虑,无所畏惧,孩子总是比成人想的简单一些,也更快乐一些。相比现在,多了束手束脚的牵扯和违背本意的行为,我常常询问自己,是否还能保持初心,但无法得出结论。前天看到一篇初中生的作文,题目是“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顿时有种发自内心的共鸣,也升起一丝惭愧,一个尚未步入社会的少年都能有如此感悟,何况我一个成年人。被韭菜兰的清雅折服,自问我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人,但总是被一些人或事感动,想起过去的经历,又会发出些许感慨。
    有次跟朋友聊天,她说咱们不是想太多,只是顾忌太多,所以累了自己。是啊,重新翻开毕业影像,少年时意气风发,一往无前的精神劲儿如今已所剩不多,只余下回忆,只有驰骋在记忆的洪流中时心里尚有澎湃的空间。有人说是物欲横流的时代让大多数人主动放弃了自我,这是识时务,这话有一定道理,也符合一些人的价值逻辑。但失去本心、掺了杂质价值观能够走多远呢?
    很喜欢近几年流行的一句“不忘初心”,初心是什么,见仁见智,我觉得大体是心中自始自终保留的那份真性情,我相信这是每个人心灵空间里的净土,不计大小,存在就好。年少时的事物总是令人难忘,我心中的那簇韭菜兰又会开到何时呢?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会精心呵护它,让它能开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