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楠:礼师恩,幸一生

2017-10-04

   礼师恩幸一生,这话出自父亲之口,也是我时常拿来教育孩子的口头禅。
    从古至今,凡集大成者,都是得遇名师而礼师恩者。我们普通人,一生能遇着一位恩师,虽不能集大成,但也会幸运一生。
    父亲幼年时,家境贫穷,被奶奶送给中医堂当小跟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父亲除了干些打杂接送病人之外,并没有学来多少实用的本事。
    十六岁那年,父亲的师父和一位老中医下棋,棋毕,原本是父亲师兄送这位客人回家,正好那天师兄有事,父亲就负责将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中医送回家。路上遇到河里涨水,淹没了河墩,需要赤脚淌水才能过去。当时,凡是有学问有身份的人,都是长袍马褂,脚穿白布袜子,足蹬云鞋。过河十分不方便。
    父亲一看河水猛涨,再不过去恐怕水越来越深。就把鞋子一脱,赤足上前,蹲在老中医面前,要背着老中医过河。这种情况经常出现,以前,都是老中医提着鞋子,师兄搀扶着老中医过河。可这一次,父亲无论如何不让老中医脱鞋,非要背着他过河不可。
    老中医拗不过父亲,就趴在父亲背上过河,父亲把老中医送过河,又趟着湍急的河水返回过来拿自己的鞋子,再返回河那边送老中医回家。
    此后,老中医多次借父亲去他那里帮忙,暗地里传授父亲医术,老中医将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父亲,又将自己收藏的珍贵书籍也传给了父亲。父亲今日的成就,离不开这位恩师的教诲。
    我的恩师至于我有再造之恩,当年,高中还没有普及,农家孩子想上高中很难,上重点高中简直难比登天。那一年,我们参加了两次中招,第一次是县重点高中提前招收尖子生,我有幸在全县万名学子中脱颖而出,以全县36名成绩被一中录取。当时只录取100名。后来,县师范学校告状告到省教育厅,说是县一中提前录取,选拔苗子,使他们丢失优秀生源,要求考试作废。我们可是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啊,早已高兴的屁颠屁颠玩去了,哪还有心思学习?结果第二次参加正常的中招考试,我落选了。
    命运之神灭了我的希望之灯。那个年代,考不上县一中,基本就没有上大学的可能性。我躺在床上,以泪洗面,茶饭不思。万般无奈,我提笔给当时的一中校长张永德写了一封信,把这种情况声泪俱下地说给了校长听。真没想到,张老师不但录取我了,还给我回复一封信,让我努力学习,不要辜负期待。
    我到学校上学后,张校长视察班级时,还特意问起我,他鼓励我认真学习,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知道,没有张校长,就没有今天的我。高中三年,我是在张校长的鼓励下,一路披荆斩棘,冲进大学门里的。
    儿子的遭遇,比我当年更惨,他因为种种原因,退学在家。原本上学无望的孩子,正是遇着一位恩师——他的绘画老师谷老师的点拨,才重振旗鼓,再次返回课堂,重新读高一。
    人一生能够遇着一个点化自己的恩师,实乃三生有幸啊!司马光说过:“经师易遇,人师难遇。”礼师恩,幸一生,此话不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