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慧玲:爷爷的“土月饼”

2017-11-01

    中秋月圆,月饼蕴含着多少美好的寓意,寄托着多少浓浓的情思,承载了我一段由月饼串联的记忆,一种幸福醇厚的味道。每次看到商家包装得很精美的月饼,不再有儿时那种欢愉的心情和那种甜蜜、期盼地感觉,让我更怀念爷爷的“土”月饼,月饼中藏着爷爷对儿孙们深深地爱。
    小时候,每到中秋前爷爷就会做月饼,还笑称:爷爷做的有点粗糙,不像外边有精美的包装,我们是:土味月饼。记忆中有年中秋,为了能第一个吃上爷爷做的月饼,我守在爷爷身边看爷爷熟练地做月饼,听着月饼模具的磕碰声,分外动听;第一批月饼出来了,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烤月饼的香味,令人垂涎不已。
    看着爷爷做月饼,感觉爷爷就像在做艺术品。只见爷爷先和好饼皮,然后用小秤把饼皮秤成平均大小个儿,再压扁,左手拿面皮,右手拿馅儿,用面皮一点一点包住馅儿。当然,馅儿有不同的佐料,比如说豆沙、蛋黄、花生、叉烧、瓜仁、芝麻等。待面皮包住馅儿成一个球形后,放进刷过油带有合家团圆、花好月圆等不同图案的模具里,用手掌按平,然后左敲敲、右敲敲、上敲敲、下敲敲,把模具里的月饼敲松抖出来。大约放置五分钟后,再往没有图案的那一面抹上一层薄薄的油就可进行烘烤。大约二十分钟后,香气四溢,这时印有不同字样的月饼就大功告成了。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月饼,掰开一个五仁月饼,那叉烧丝儿就像藕丝一样缠缠绵绵舍不得断开,馅里的芝麻、花生、瓜仁等香气扑鼻而来,轻轻地用舌尖舔着味儿,在慢慢地嚼着、享受着,感觉嘴里香浓甘甜的味道一点点的迷漫在唇齿之间,幼小的心里便横生出满足和幸福。
    现在,月饼的口味增多了,却很难再找到儿时吃过的那种月饼,在不知不觉中已没有当年吃月饼的那种冲动和吃不出当年的那种感觉,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在超市摆满各种品牌的月饼架前流连忘返,即使不买,也会多看它几眼。现在爷爷离开我已有20年,不仅想念爷爷对孙儿们的深爱,还有那深深的月饼情结,每次回想起爷爷做的月饼,舌间似乎还留有余香。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