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谦:怀念爱妻

2018-01-18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战火硝烟和饥饿的战争岁月里。匆匆忙忙间沧海变桑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一代人已悄无声息的进入耄耋之岁,76年一瞬间,现已走在了夕阳晚照的老年之途了。
    不堪回首的少年时代随着隆隆的枪炮声,在如火如荼的抗日战争和枪林弹雨的解放战争中过去了,如今留在记忆中的痕迹仍清晰的记得。记得那些英俊威武的解放军战士在解放辛店村时,无所畏惧,英勇战斗,好多战士牺牲在东门外的老坟地、小岗坡及沐沟河旁,那一幕幕至今仍如昨日似地呈现在眼前。他们为了祖国、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英勇战斗的形象,至今在我心目中永远挥之不去。
    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的安居乐业的幸福,换来了美满的幸福生活,换来了今天的改革开放。
    不知不觉中,盼来了儿孝女贤的新时代,美好的日子总算有了盼头。但福薄命苦的妻子在与病魔抗挣了十几年,仍然没有挽回她的生命,于2013年10月30日,终结了她脆弱的生命,离我们家人而去。
    今年是妻子王克珍离世四周年的日子,她的一生是那样的自尊、自信、自强、自立,她从不怨天忧人,也从不悲叹命运的坎坷,我俩是在清清白白中一同走过这风风雨雨几十年的。在一起时,我们虽没有大风大浪的考验,也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更没有潇洒的卿卿我我。生活平淡无奇,就像地上生长的小草,无声无息地渡过了春夏秋冬而繁茂枯荣。但在感情上从始至终有着不可名状的令人难忘的夫妻生活和难以表诉的温馨。我们是按俗话说的那样“先结婚,后恋爱”走到一起的。值得庆幸的是,它却给我们带来了几十年的完美生活。就在孩子们准备为我们操办五十年金婚时,她却因肾病、毒血症并发心脏病而先我而去。
    她不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女性,但她有着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勤劳朴实、贤良厚德、与世无争,有着坚忍的性格,特别是她与病魔的十几年抗争中渡过了一个个危险期,她都是坦然面对,她虽然为看病花掉了儿女们大部分的积蓄而痛惜,带着长期的饥饿与病魔的斗争,走完了她的一生。她有生之年,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也没有浪漫天真的故事评说,然而她的忠厚、善良、贤妻良母的形象,却给左邻右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那最艰苦的年代,她以她单薄的身体,支撑着生产队繁重的劳动,和男人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不饱、穿不暖,默默无闻地劳作在田间,且又不辞劳苦的照顾老的、扶持小的,把自己碗中的稠食留给孩子们。尽管她饥肠漉漉,但也不去效仿他人去偷摸那些嗟来之食,始终坚守着自己做人的道德底线,宁愿在饥饿线上挣扎,饱受生命威胁,也从不做小人之辈,更不为私利与他人争抢。生活中,她严格地教育着自己的儿女,“有苦就有甜,三十年前受苦,三十年后享福”,这是她做人的信念,也是儿女们的座右铭。
    几年来,我朝朝暮暮地思念着劳雁独飞的她,真是古人讲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谁也拯救不了谁。2013年10月30日,是我最伤感的日子,更是儿女们祭奠的日子。
    回忆起她的一生,确实让我感到她就是中国妇女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的一个缩影,她没有俊艳的面容,也没有亭亭玉立、花俏的气质,但她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一辈子忍辱负重、吃苦耐劳的精神令人钦佩。她的一生,丈夫、子女是她的心肝,生活上简简单单,从不奢求,安贫乐道是她的性格。她与人无争,与物无求,尽管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但她能随遇而安。
    回想起俩个人在一起时,男主外,女主内,生活是多么的和谐。可如今,再多的思念也难以唤回她美丽的回眸一笑了。
    俩口子的生活是无可代替的,有话两个人说,有乐共同享,互相鼓舞、互相帮助,互敬互爱,这种惬意的生活是多么地幸福。回忆往昔,才明白对妻子还有诸多的对不起,但为时已晚,也是无法弥补的,同时也是我锥心泣血的遗憾。
    古人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我的亡妻——王克珍,永远安息吧!愿你在天国里有更多美丽和幸福等待你去享受。等着在某个时间,我会不约而同的与你共眠,相信这个日子不会太长。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