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牧之:雨中丁香

2018-02-15

    初识丁香,缘于表哥。表哥很小就喜欢摆弄机器,后来如愿在一家国企从事汽车维修。表哥的维修技能在单位无人能及,因此经常公派出差,往返于南方的众多城市。
    对于从来没有出过居住城市的我们,外面的世界无疑很精彩。表哥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来意外和惊喜,可能是几张印有桂林山水的明信片、或是独具江南风韵的油纸伞、又或者是带回一些南方城市才特有的糕点特产,而我最喜欢的还是他不远千里为我带回来的那盆开着淡紫色花朵的丁香。
    时值五月多雨的季节,淡紫色的花朵在雨中晶莹如玉、香气四溢,犹如带着哀怨的姑娘。彼时,恰逢多愁善感的豆蔻年华,每每将心事揉入这淡紫色的哀怨里。
    后来,读戴望舒的《雨巷》,才发现丁香在诗人的心里,可以那样的美到极致。文学梦在心间发芽,用省吃俭用攒下的零花钱,买来精美的笔记本,在上面认真的抄录喜欢的诗篇——“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静静的雨夜,墨香在指间氤氲,那是怎样美好的女子,可以让诗人对她如此眷恋。都说少女心事总是诗,在那样飘着淡淡花香的雨夜,勾起多少心事。
    天性喜欢花草,而这株丁香更是充满了魔力,让我对它更是情有独钟、悉心照料。清晨的第一抔水,将它轻轻唤醒,沐浴着第一缕晨光,看着它春发芽、夏开花、秋落叶,冬等待着另一个轮回。
    表哥的去世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没有任何征兆,而几天前我们还在有说有笑。表哥是在下班的途中,被一名酒驾的工程车撞飞出去,甚至没有来得及跟我们做最后的告别。白发人送黑发人,至今不敢回忆姨娘、姨丈送表哥最后一程时的情景。斯人已去,留下太多的遗憾,娇儿、老母、善解人意的表嫂,还有我们这些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
    很长一段时间内,看到这株娇嫩的丁香就会落泪,表哥的音容笑貌时常会浮现在眼前。福祸无常,只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降临到自己的身边。他还那样年轻,经过数年打拼,事业已经小有成就,却以这样的方式离我们远去。但是,他又像一朵美丽的丁香在自己短暂的生命中,带给身边人无限的美好,令人无法忘怀。
    从此,丁香成为我与表哥之间的重要牵绊,丁香即是表哥,看到丁香如同看到表哥。经年之后,唐磊的一曲《丁香花》又将我带回原地。“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漫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尘世间多少繁芜,从此不必再牵挂。院子里栽满丁香花,开满紫色美丽的鲜花”……唐磊声嘶力竭的演唱着他的心曲,可能他不曾想到,会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如此眷恋着那淡紫色的芬芳。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