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新峰:话说张庄集

2018-04-01

    张庄集与淮滨县城隔河相望,有着悠久的历史也有很多美丽传说。
    春秋战国,张庄集是古期思邑的一部分,南北朝时设过安宁县。如今安宁古城早已面目全非,只有护城河还较好的保留着。护城河的西岸有个小村庄叫乌盆店子,传说就是包公当年审断乌盆奇案的地方。乌盆店子西边不远有座高大的古城叫猪拱城,民间流传有猪仙筑城的故事。但是,明清时期的《光州志》《固始县志》都明确记载这座古城叫张果城,民间也把张庄集俗称为仙庄集,猪拱城一名的称谓看来是后人的误读讹传。其实,无论张果城也好,猪拱城也好,都与历史的真实风马牛不相及。根据古城遗址内的出土文物判断,这是一处汉代的古城遗址,其历史要比唐代才登上八仙之位的张果老要古老的多。古城已被淮水分劈为二,但在古时这里丘陵起伏,松柏参天,禅院古寺,峨然而立,是个去处清静,风景优雅的好地方。明朝的重庆知府刘绘是光州人,常游张庄集,他的《游张庄寿安寺》诗曾说到古城古寺的美景,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杯涵紫笋香偏细,尘拂寒松风自清。老僧日暮还相送,直到溪边不问名。”
    张庄集不仅是张果城、安宁城两城相联的古城遗址,而且地面上古寺庙遗址特别多,见于史志记载的就有真武庙、金龙四大王庙、张果庙、奶奶庙、寿安寺、马王寺等等。
    庙院林立禅佛遍地,表现了张庄集历史厚重的人文底蕴,但是更值得一提的是张庄集的吴氏祠堂。张庄的吴氏是旧时固始县的名门望族,民间有谣云:“家有一具牛,不如头上顶个吴。”可见其家族在当地的影响。吴氏祠堂是由古式迥廊连接组成的号称“九十九间半,下雨不湿脚”的清代建筑群。可惜这处颇具规模的清代建筑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和保护,终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被最后清除拆毁。现存有一通道光二年固始知县张庭瑜撰文的吴氏宗祠碑,记载了当年吴氏的显赫兴旺。
    吴氏的显赫和吴氏祠堂的富丽堂皇,都源自于祖上兴办学堂重视教育。清康熙年间,固始知县杨汝楫在张庄集创办至善义学,张庄集乡绅吴宏绪捐田百余亩积极参与学务。雍正年间其子吴用烈学成出任淇县训导,序满后回乡治学。吴用烈严格课子,九个儿子全部进入仕途。从雍正十一年到道光二十年的近百年中,吴用烈后代子孙先后有二十多人中举,九人中进士,四人为庶吉士。吴士功官至福建巡抚,吴鼎雯为翰林编修,吴玉纶官至玉牒馆总裁、内阁学士、兵部右侍郎署吏部左侍郎,吴保泰官至国子监祭酒,提督广东、福建、浙江学政,州、府、县令数十人,及至民国吴笈荪还担任过徐世昌大总统府的秘书长。
    进士之乡张庄集给我们的启示是:无论一个家族,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重视教育事业的发展,重视人才的培养是何等的重要,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是兴邦强国的根本。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