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东送快递的淮滨小哥亡故后遭遇漠视

2018-04-15

来源:快资讯  王小米

    3月9日,在京东送了三四年快递的淮滨男孩杨兴华在办社保卡的路上遭遇车祸身亡,他的父亲在网上发表一篇题为《致京东》的微博,述说儿子申报工亡过程中遭受来自公司方面的冷漠。



    在数百万奔波在各大城市中送快递送外卖的年轻人中,相当一部分来自人口大省的河南,他们为我们的生活付出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辛劳,是时候该关心一下他们的生存状态和权益保障了。

快递小哥杨兴华的身后事

该关注下他们的命运了

 

3月14日,北京的初春并没有暖和起来的意思,暗红色的“京东红”颜色的招牌,在雾霾中有些黯淡。

 

杨兴华带的小组成员在清晨的街道上开始新一天送快递的工作,小伙们黑黑的脸上稍微带着一些茫然,他们无法忘记五天前的那场事故。

 

3月9号中午,杨兴华带着三个员工出去办社保卡。他非常年轻,30岁不到,在北京京东工作三四年,已经当上组长。

 

回来的路上,他们没想到,组长杨兴华就出了事。车祸身亡后,他的组员感觉心里很难受。这两年,要是杨兴华回老家河南淮滨过个年也好啊。可是他没有。

 

杨兴华的父亲五十多,老来丧子,哭地不成样子。他的弟弟以杨兴华父亲名义发出的微博,特别艾特了刘强东,希望这位“有担当有责任的京东好老板”能给出一个说法和公道。此事发生后,京东方面未有公开的态度表达。杨兴达发布的微博《致京东》全文如下:

 

《致京东》

 

杨兴华,男,八九年出生于国家贫困县河南省淮滨县。大学毕业后在京东《北京京邦达贸易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工作,已经三四年了,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为了工作两年没有回家过春节,是同事们公认的好伙伴。是组长。

 

今年三月九日他带三个员工办社保卡吃饭回来路上遇车祸身亡。该员工死后公司不但不积极申报工亡。而且家人申报他们也不配合,申报材料到现在也没给齐。他们单位欺上瞒下,隐瞒事实真相。他们的做法对不起死者。让家人心寒。也让京东的形象和名誉受损。

 

在我们心中京东是一个大企业。是一个守信诚实的公司。刘強东是一个有担当负责任的好老板。望看到的朋友多转发!能让刘总和公司高层看到。还死者一个公道,给家人一个说法。不让公司名誉和形象受损。

 

——死者父亲杨成山

 

杨兴华的一位家属对豫记表示,此前已有京东公司的人注意到该条微博内容并联系他们,表达了事情正在推进处理的意思,但希望他们不要接受采访,原本寻求舆论声援的家属开始三缄其口。

 

有没有说法,现在依旧不得而知。快递员的生命像一粒尘埃,或者一滴蚊子血,洇在京东红中,消失了。

 

杨兴华并非一个单独的案例。事实上,无论是送快递的,还是送外卖的,亦或是跑腿,他们的命运常常极为清晰地摆在那里,没有保障,前途未卜,极其苛刻。

 

但另一方面,一些数据表明,市场在源源不断的需要人力。

 

单就美团一家公司的数据,《2017年度趣味数据盘点》揭开了一个秘密:

 

从事外卖配送员的河南籍人员,居全国前三位。

河南是人口流失大省

 

其中,仅河南省周口市籍注册的配送员,就多达11105名。继安徽阜阳、重庆后,河南周口成为国内单一城市输出“外卖配送员”过万的城市。

 

人们常常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河南人在外面开出租车的很多,但如今送外卖也成了扎堆的行业。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杭州、广州、深圳、厦门,还是三亚、乌鲁木齐,除了打出租车能听到一口标准的“豫普”,你叫个外卖,有很大几率也能碰到老乡。

 

外卖小哥跟快递小哥还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们的每一天,都在跟时间赛跑。

 

他们走过的路

藏着生活的故事

 

自由来去,不需要高中及以上的学历,年轻力壮,一部智能手机,一辆电动车,就能成为一名穿梭在高楼小巷的“骑士”。

 

这是很多河南老乡选择这一行的原因。而且,如果有正职的话,送外卖还能做兼职,没必要天天都做。

一部手机,一辆电车,就是他们的全部

 

“送餐是有时间的,就中午、晚上,不像快递一直都有活儿干,没必要做全职。”传授这种心得的是一位技术工人赵伟,他20多岁,已经深谙此道。

 

外卖小哥也有江湖吗?是的。

 

抢单就是刀光剑影间的厮杀。有人在开完摩的之余,顾客前脚走进写字楼,他后脚就要去取餐。为了沿途顺路再送几单,就得不停地在手机上刷新,一有附近的、顺路的就马上抢。

 

赵伟就是中午一下班就开始抢单,晚上下班以后还能干到9点多。冬天摩的司机没生意的时候也送外卖。

 

送快递的也送外卖。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江湖规矩。

送单的多少关系着收入,按照一个小时送6单来算,一天的餐饮高峰有3个小时,总共约能送20单,每单1块钱,外加“黄金骑士”的提成8毛,总共也只有36元收入。

 

提成随着月度送餐总量的上升而提升,当一个月送到400单以上的时候,每单提成能增加到6块钱。

 

我身边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有着特殊背景的外卖骑手。

 

朋友父亲的同事老张,工作在郑州的事业单位。朝九晚五,工作清闲。在这清闲的工作中,老张有个儿子,刚上大学。

“儿子跟妞不一样啊。”老张对同事父亲讲,语气间有忧虑,“我这点钱,怎么够将来娶媳妇买房子的?”

 

老张通过熟人介绍,在闲暇时间干起了外卖员。他还给自己定了一个铁规矩,一天送够200块钱。

 

送够200块钱,一天要工作到什么时候?亲戚朋友也都善意地笑:别恁拼,今年都48了,可注意点。

 

48岁,对事业单位的男人是一道坎。单位里无酒不成欢的老爷们,都会在这一年很仔细。然而,老张还是风雨无阻地送外卖。

每个外卖小哥都有故事

 

有一次,我朋友的父亲在家里请吃饭,六七点,人都到了,就是不见老张。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你知道他穿了多少吗”朋友对我比划着,“他八点多到的,喝酒喝热了,就把衣服脱下来,起码穿了四,五层外套,有羽绒服有棉服。”

 

有一次,老张送一个大学的外卖。年轻人在备注上写着:“要是超过6点半就不要了!”而预计送达时间在6点40。

 

偏偏大学门禁,老张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后来终于打通了电话,4个年轻人把48岁的老张骂了一顿,并且给了个差评,饭也没要,要求赔钱。

 

“我一个人吃不了4个人的饭,就带回去喂我家狗了。”老张想不明白的是,一群跟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孩儿为啥能把他搞成孙子?

他们也经常受到顾客无理责骂

 

风雨无阻

他们的辛苦非常人能体会

 

2月5日郑州,北三环附近十字路口,一位外卖小哥与过往车辆发生碰撞,满脸鲜血直流,随后他擦干了脸上的血,简单修整了几分钟,骑着电动车远去。

 

2017年,上海交警确认上半年外卖骑手有76起伤亡事故,交警总队专门约谈了饿了么、美团、百度、达达、到家、必胜客、肯德基、麦当劳8家送餐外卖企业,要求各企业加强对员工特别是送餐外卖骑手的交通安全管理。

 

但逼着人前进的永远是严苛的送餐制度。

 

在百度搜索中输入关键词“外卖、交通事故”,可以检索到763,000个结果。一位工作一年的美团外卖的骑手信息里显示,他累计行驶9581公里,准时率92.74%,平均配送34分钟。这将近一万公里的里程,超过了从北京到英国的直线距离。

每2.5天就有1名骑手伤亡

 

在腾讯科技之前的满意度问卷中"送达时间"仅列用户选择的第3位,但这是建立在94.5%订单都能1小时内完成的基础上,能忍受1小时以上的消费者只有4.3%。

 

每天四五十单的骑手大有人在,代价是每2.5天就有1名骑手伤亡。

 

沃增成在上海送外卖。快30岁,来自河南,已经在上海打了七八年工,之前在工地上做水泥工,在外卖风头正劲的时候加入了骑士大军。

 

沃增成他们中间有句话,“没送过3公里外的一碗清汤面,别说你干过外卖员”。他说,很多时候是要爬楼,因为怕超时。

 

某团外卖共有50万活跃骑手,有三分之二的专送骑手离家在外工作。这三分之二,又有多少是河南老乡?

这样的短信你收到过吗?

 

《新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们,他们是巨头商战的炮灰,是平台压榨的对象,是互联网盛世中的“骆驼祥子”。这其中当然有夸张的成分,并且原罪也并非来自外卖平台。完全否定外卖平台,并不能让这些年轻人过得更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