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国栋:情系王湾

2018-05-06

    王湾,一个被洪河像儿子一样揽在怀里的村子,隶属淮滨县栏杆镇,该村绿荫旁道,花菜满园,道路通畅,屋舍俨然。自然风光秀美,是淮滨县的游览胜地,耳熟能详,心怡已久。由于工作和生活繁忙,虽念念不忘,终没有身临其境。
    今天是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上午早早安排好事物,好为下午去王湾游览腾出时间,其实人在家中,心已在王湾。
    下午二时许,约好一同前往的几位朋友在鞋帽城后门聚齐,驱车向王湾出发。
    路金谷春大道,绕桂花社区,上洪河湾路,六车道的洪河湾路开阔笔直,路的尽头就是连接王湾村的村村通公路,公路斜向东北方向,村道左边是齐齐整整的蔬菜地,右边是镰刀形的水塘,水面开阔。一时没看到边沿,我误以为是洪河。池塘的水面上浮着一行行吊养珍珠的白色的浮标,一路路,一行行排列有序。像列队受检的海军战士,威武雄壮,气势震撼。
    车穿行在松柏和鲜花组成的林荫道上,听着小鸟歌唱,闻着扑鼻的花香,看着渠沟里的清流。甚是惬意。学校西北角有一处通往东西南北的十字路。路面开阔,刚好适合泊车。从车上下来看一下手机时间,从出发到停车才十八分钟,没想到王湾离自己家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你们看,你们看,前面的桃花多好看!一个刚下车的孩子惊叫着。我们的目光一齐投向孩子手指的地方。啊!好美丽的一道彩虹。在来路的右边是一片蔬菜园,园中间是一条两米来宽东西走向的水泥路,路的左右两边植着“桃树”,其实是樱花树。樱花树上开满粉红色的绒绒的樱花,花盛之极,堆枝压条。以看到这情景大家兴奋起来,有的牵着手,有的抱着肩。以樱花为背影用手机拍起照片来。
    走到樱花路的东头连接的是一条南北路,南北路东边菜农们种植的猫爪草、萝卜种、紫云英都开花了,或金黄,或雪白,或紫红……五颜六色像铺在地上的云锦,美不胜收。南北路的西边是口方塘,面积大约十亩地左右,塘口被硬化,四面修有近水的阶梯。塘沿上植着垂柳,绿条抚水,自生风情。垂柳间设有供游人休闲垂钓用的石凳。
    有一位老人正坐在南岸石凳上专心的看着水面的鱼浮,我们走到他身旁他还没发现我们。这时鱼浮一下子沉入水里不见了,只老人猛一甩竿,一条鲤鱼跃出水面,悬在空中,啪地一声摔到身后的麦地上。我们围过去,老人从鱼钩上去下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有二斤多重,甚是喜人。一个同伴帮老人提出水中的鱼兜,鱼兜里已经有两条六、七两的鲫鱼和一条一斤多的鲤鱼。想到我们一会要野炊,我和老人商议说:“老人家,你钓的鱼能不能卖给我们两条”?老人说:“我钓鱼从没有卖过,大多都分给邻居吃了。你要是喜欢,拿两条去好了。钱我不会要”。老人用自带的方便袋给我们捡了一条鲫鱼和一条鲤鱼。为了表达谢意,同伴掏出一盒软包中华烟送给老人,老人不要。说:“烟戒了,这么好的时代,想多活几年。我劝你们也别抽了,对身体没好处。”
    谢过老人我们来到泊车地,拿出烧烤架,准备野炊。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合适的地点,正犹豫,有位老大娘走过来,她像是看出我们的难处,说:“你们想烧烤没地方是吧?来来,这路边小院就是我家,水啊,刀啊啥都有”。
    我们抬着烧烤架进了大娘的小院,小院收拾的干净利落。两间起脊房不高,院子也不大,但特别温馨。在大娘的协助下,一会功夫两条鲜就烤熟了。大娘从屋里搬出一张小桌,几把凳子。我们邀请老人家一同就餐,老人死活不同意,说:“人老了享不了那福。”
    我喝着啤酒,吃着烧烤,观赏着田园风光。不知不觉太阳就要落山了。谢过大娘。收拾行礼,打扫好环境。准备启程回家了,这时,朋友孩子说:“爸爸我还想玩”“你想玩,我还想玩来。走!天黑了,下回我们再带你来玩”“爸爸,下回是什么时候?”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