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宾先生章成久

2018-05-14

滨城醉翁

   章成久,淮滨县邓湾乡新寨村人士。少年时期的章成久在“火箭营”师从国均先生,直学得诗书满腹,出口成章,至暮年犹能随口吟诵《滕王阁序》《格言联璧》中的名句;工书法,其楷书端庄秀美以錧阁体见长。
    成久先生生前在南湾一带威望颇高,是乡邻们操办红白喜事的首选知宾。谁也记不清章成操持过多少场红白喜事。无论场面多大,由他分兵派将、准保井井有条、顺顺当当;无论门户多小,有他迎来送往,皆会宾主尽欢、颜面大增;至于打发些要饭花子、对付些帮会无赖,他更是得心应手、套路谙熟。
    不管自家有多忙,每逢主家办喜事的当天,成久先生都会早早地端杯茶水守在主家堂屋里,提醒老东家点香烛;吩咐身强体健的新郎老表在供桌面前铺一领苇席;选一位儿女双全的新郎本家贤嫂抱床红缎子被面叠放在苇席上。新人进门后,照例由成久先生主持婚礼,仪程内容依新人的变化而变化,但笑着叮嘱东家烧黄裱纸、大声喊着新郎的乳名给列祖列宗磕头等环节属保留节目。
    新人入洞后,接下来的重头戏便是款待送亲人员,淮滨人管这个叫做“待上席饭”。待上席饭有一套程式化的动作要领,这时候成久先生便会亲临后厨指点:
    啥时上“干鲜果点”;
    啥时上“三茶三饭”;
    上正菜时须遵循“头碗鸡、二碗鱼、三碗要上烧肉皮......最后再上圆子汤”的顺序;
    许多帮厨多年的妇女虽早已熟知了这个套路,但仍会讨好地问一句:“叔呀,现上可以上红烧肉了吗?”
    成久先生便会笑眯眯地回话:“可以,可以。现在正好可以!这上菜也是有规矩的,顺序错了会让娘家人笑话。”
    烩菜上桌后,东家谢客时。鼓乐声中,成久先生倒背双手,在前面迈着八字步引了新郎父子前来谢客,成久先生走到主桌近前,会双手环抱,高声道:“请!请!请!红毡漫地、乐器停声,”(来宾闻言起立,随从象征性地在地上铺二尺红布权作地毯)紧接着,成久先生便会面向来宾说一套“谦辞”谨录其一曰:
    “喜今日三星在户,卜他年五世其昌,此有本宅贤郎择吉日良辰洞房花烛,有迎诸位贵宾驾临寒舍,浅房窄屋、寒酒薄肴,简慢之处,还望多多海涵(拱手礼)。请新贵人席前一步,向诸位贵宾致谢......”
    改革开放后,成久先生以屠宰为业,在马埠口东街开个卖猪肉的铺子。每逢农历双日上午,成久先生的肉案前总会排起长队,羡煞同行。然一头猪售完即关门歇业。他说:“自家能喝上水,给人家也要留一口”。
    成久先生性耿直,只要听闻杨楼有儿不养父、媳不孝婆的事端,便会怒气冲冲找上门去,劈头盖脸训斥一通;训完了知对方有困难,转眼间又会嘘寒问暖、全力帮扶。邻里皆知其用心良善,更加敬重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