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相——虞丘子

2018-05-14

尤新峰

    虞丘子,春秋楚国庄王的令尹,因推荐孙叔敖接替自己做令尹有贤名而名著史册。虞丘子是今淮滨县北庙集人,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淮水》载:“淮水又东北合黄水,水出黄武山……又东北经弋阳郡东,有虞丘郭,南有子相庙。”“淮水又东北,淠水注之,水出弋阳县南垂山……又东北诏虞水口,西北去弋阳虞丘郭二十五里,水出南山,东北流,经诏虞亭东,而北入淠水。俗称白鹭水。”淠水是白鹭河已经明白,诏虞水口是哪里呢?清乾隆《光州志》说:“东北得诏虞水,即今州东之春河也,出商城北黑山坡,东北流至固始白(北)庙店,西北归白鹭河。虞丘《路史》谓作吴丘,楚相虞丘子邑,考今地理,虞丘郭及诏虞亭,当在今白(北)庙店西远近。”根据《水经注》和《光州志》的记载,楚相虞丘子的封邑和家乡就是今天淮滨的北庙。
    虞丘子担任楚庄王令尹的时间是在庄王九年至庄王十五年之间,根据史书记载,庄王九年之前令尹有子越、斗般、子文等人。虞丘子推荐孙叔敖见于《说苑》《新序》《列女传》等著作,他认为自己的治理能力有限,国家进步不显著,自己应该为君王着想,选拔年轻有为的贤能来治理国家,主动推荐孙叔敖当令尹,自己从令尹这个重要领导位子上退下来。《说苑》对这件事情的记载是这样的:虞丘子为楚令尹,知孙叔敖之贤,荐于庄王曰:“臣闻奉公行法,可以得荣。能浅行薄,无望上位。臣今为令尹十年,国不加治,狱讼不息,处士不升,淫祸不止。久践高位,妨群贤路,尸禄素餐,贪欲无厌,臣之罪当稽于理,臣窃选国俊下里之士曰孙叔敖,秀羸而多能,其性无欲。君举而受之政,则国可使治,而士民可使附也。”庄王曰:“子辅寡人,寡人得以长于中国,令行于绝域,遂霸诸侯,非子而何?”虞丘子曰:“久固禄位者贪也,不能进贤者诬也,不让以位者不廉也。不能三者不忠,为人臣不忠君王,又何以为臣,愿固辞。”庄王从之。赐虞丘子采地三百,号曰“国老”,以孙叔敖为令尹。少焉,虞丘子家人干法,孙叔敖执而戮之。虞丘子喜见王曰:“臣言孙叔敖果可使持国政,奉国法而不党,施刑戮而不骨丸,可谓公乎?”庄王曰:“夫子之赐也。”这段记载的大意是:虞丘子对庄王说:我认为能以公心行使权力可以使国家繁荣,没有能力的人不应该占有很高的领导位子,我当令尹很长时间了,治理国家并没有多大的成绩,有用的人才没有得到及时的选拔任用,社会治安、洪涝灾害等方面不尽人意,按理说我应该负主要责任。我通过深入调查了解,平民中有个叫孙叔敖的,年轻而且非常有才干,没有贪欲,道德修养非常好。如果让他治理国家政务,他一定能行,并且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庄王说:“在你的帮助下,我的楚国发展的很强大,哪个国家也比不了。我将继续扩大疆域,要称霸诸侯,你不当令尹怎么能行呢?”虞丘说:“长期占据高位就会产生贪心,容忍不下贤良就会发生诬陷,说坏话,不提拔任用贤良是不公正廉明,认识不了这三点怎么能说自己是个忠臣呢?所以,我坚决辞去令尹的职务。”庄王听了后允许他辞职,又增加他三百户采地的待遇,授于他“国老”的荣誉称号,提拔孙叔敖当了令尹。过不久,虞丘子家人做了违法的事,孙叔敖把这个家人抓起来杀掉。虞丘子见了庄王向他恭喜说:“我说孙叔敖可以治理国政吧?他秉公执法不徇私情,打击犯罪决不手软,是个一心为公的好官吧?”庄王说:“这是你推荐的好哇。”
    虞丘子荐贤让位的记载中还有两个不同的内容。一是《列女传》《韩诗外传》《新序》等篇中都记有樊姬论贤的故事。樊姬是楚庄王的妻子,是一个很有见识的女性。有一次,楚庄王在樊姬面前夸奖虞丘子为相贤能,樊姬听了不有见识的女性。有一次,楚庄王在樊姬面前夸奖虞丘子为相贤能,樊姬听了不以为然,说:“今虞丘子为相多年,未尝进一贤。知而不进是不忠也,不知是不智也。安得为贤?”。第二天,庄王把此话告诉了虞丘子。虞丘子非常不安,就遍访贤才,结果发现和推荐了孙叔敖。二是《韩诗外传》说孙叔敖当令尹并不是虞丘子推荐,而是沈令尹沈尹茎推荐的。沈尹茎在《吕氏春秋》各篇里多次提到,《当染》作沈尹蒸,《察传》作沈尹筮,说他是孙叔敖的朋友,《吕氏春秋.赞能》记载:“孙叔敖,沈尹茎相于为友……沈尹茎游于郢五年,荆王欲以为令尹,沈尹茎辞曰:期思之鄙人,有孙叔敖者,圣人也,王必用之,臣不若也。荆王于是使人以王舆迎孙叔敖以为令尹。”一些学者认为,沈尹茎就是虞丘子,这是有道理的。庄王时期的楚国能在生产、经济、军事等方面得到发展,继而称霸诸侯,不仅有孙叔敖相楚善于治理的功劳,也应该有虞丘子退位让贤,正确选拔使用人才的功劳。因此,虞丘子不愧为楚国历史上的贤相之一,也是淮滨的骄傲之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