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恩仇记

2018-07-28

作者:符庆国

      我们春兰同学,她的女儿阿杏从遥远的非洲大陆飞回来了,这是她离国五年来第一次休假探亲。她是从中国援建贯通坦赞铁路而新铺设的肯尼亚“蒙内铁路”工地上回国的。女儿的到来,让春兰同学高兴不已,她决定以此为契机,请我们同学相聚一次,以此显摆一下自己有出息的女儿阿杏。席间,我们这些老头和老太婆们不免好奇的探询一下那非洲大陆的奇闻怪事。比如“东非大裂谷”、永不停歇的“火山岩浆湖”、“百万角马大迁徙”、“河马斗鳄鱼”等。阿杏面对长辈的询问,撩了一下长发,高兴而不慌不忙地说,叔叔阿姨们,我今天可满足不了你们的提问,因为我是带着祖国的重托去参加“蒙内铁路”建设的,所以我只能谈谈我见到的一些事。确有一件与动物相关的非洲大象报恩的故事,这是一件令我终身难忘而亲历亲为的感人故事。

    我有幸参加了中国援建非洲从肯尼亚内罗毕到蒙巴萨的铁路,它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短短五年,让我见识了中非几十年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谊。一条“蒙内铁路”的建设,连通了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援建的“坦赞铁路”,并扩大了周边很多非洲国家铁路的连通,如卢旺达、乌干达、赞比亚、莫桑比克、布隆迪、刚果(金)等。使这些国家的对外物资贸易交流,通过坦赞铁路经“蒙内铁路”到达肯尼亚的蒙巴萨海港,实现了这些国家铁路与海路的连通,实现了他们的物资与海外的交流,其经济价值不言而喻。实现了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沟通的非洲梦想,更加紧密地发展了中非友谊的纽带。在援建“蒙内铁路”工程建设中,我和我的土木技术组负责一段护坡工程。这段护坡工程的铁路段计三十余公里,所谓护坡即是将铁路两侧的山坡用水泥结合沙石将坡上土壤锁住,防止土石在雨季大雨时流失而造成泥石流或滑坡,使之冲击铁路的严重后果。为了加快工程进度,中方决定让肯(尼亚)方招募200个肯尼亚人参加护坡工程。我们施工的路段地处非洲有名的稀树草原,村庄少,人口也少,但当地有“保定村”。为什么叫“保定村”呢?据当地人介绍,中国河北保定有一位农民企业家刘建军到非洲发展农业,通过中国的农业技术和土壤改良,让参予的农民获得了种植技术,年年取得大丰收。特别是以玉米为主食的庄稼,如大豆、谷子、高梁等。在发展粮食作物的同时,他帮当地农民传授果疏种植,使当地农民品尝到中国品种的南瓜、西瓜、冬瓜和白菜,芹菜及李、杏、梨、桃等。后来刘建军又在当地农村开展“新农村建设”,改善住房条件,建设农村公厕。这样一来,茅草房变成了砖瓦房、水泥房,舒适的住房和卫生条件的改善,让当地疾病减少,如此幸福的生活,让当地农民非常感谢刘建军。为了表彰他的丰功伟绩,当地农民把改造后的村庄更名为“保定村”。这事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传遍了非洲大地。有些非洲国家的总统慕名亲自来请刘建军去他们的国家建设“保定村”,现在中国的“保定村”遍布非洲。于是,非洲族群部落酋长召开大会,决定授予刘建军“非洲联合酋长国大酋长”荣誉称号,授金质联合大酋长王冠一顶,并获加冕仪式。使刘建军成为获此殊荣的世界第二人,第一人为美国总统克林顿。

    我们施工路段经过几个“保定村”,他们以农为主,稳定的“保定村”生活,没能让他们参予到“蒙内铁路”建设中来。但他们对中国人很友善,见到我们总是竖起大拇指说,我们“保定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参加护坡工程的工人,经过中方短期培训就上岗了。经中肯协议,工资以计件获取劳酬,完成护坡每平方米计酬312先令,约合人民币20元,一个有熟练技术的护坡工,每天最少也能完成20平方,快手可达30平方。考虑到肯方工作技术生疏,所以计酬工资算是最好的。在施工中,中方技术工人也参予到劳动中,主要是起到示范和表率作用。肯方工人则漫不经心,或敷衍了事,每天完成不足3-5平方。由于肯尼亚有很多动物自然保护区,这段铁路离保护区很近,喧闹的机器声和人声让动物们很烦燥而惧怕,如狮、豹、野狗、兔子、羚羊、犰狳等,它们一接触工地便一闪影就不见了。但有一种动物例外,它就是大象。由于肯尼亚人对大象崇拜和保护的好,所以只有它们常常漫步于工地周围,它们悠闲地啃食青草和稀树草原上的金合欢树叶。忽然有一天一只小象在工地上游走,看来,是一只与象妈妈不小心丢失有关。小象不怕人,径直向人群走来,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当地人向我们介绍说,小象或羚羊之类的幼小生命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往往会向人类求救,今天这只小象的行为即是如此。我们本地人见怪不怪,一般不予收留,如果你不喂它,它会自己走开去。其后果不是饿死就是被其它食肉动物吃掉。因为要收留它,需要用钱买奶给它喝,谁也不舍得。中国人由于受到姚明的一句宣传词,“没有买卖便没有杀戮”的影响,特别在异国他乡,能与野生动物互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我们的领队和工人都表示愿意收留小象,不能让这只小生命自生自灭。人们拿来牛奶、香蕉等食品争相饲喂小象,小象见有吃的,很快跑过来,大口吸食牛奶和啃食水果。肯尼亚人说,如果你们真想收留它,但不要限制它,让它来去自由,这地方有吃的,它还会来,它也不会走远。果然,这只小象来来去去,吃完早餐吃晚餐,还围着中国人撒欢奔跑,来去自由。到了第三天早晨,一只大象出现在工地上,小象听见大象妈妈的呼唤,立即从早餐的丰盛宴席中奔向大象,并引导大象向它刚则享受的早餐席上奔去,大象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着小象奔去,大象见到满地水果和牛奶桶,便也大吃大喝起来,吃饱喝足后,它仰头向中国工人发出“呜哇—呜哇”感谢的象族语言,尔后便领着小象,一路颠跑,消失在广袤的稀树大草原。中国人收留非洲小象出现戏剧性的圆满结局,让中国人再次感触到非洲的神奇,也让工地上的非洲人认识到中国人的善良品质。

    好事还没成双,麻烦事却出现了。这一天,担负护坡工程的肯尼亚工人突然离开工地不见去踪,正在中国领队疑惑不解时,远处传来了呼喊声。只见约有500多人的队伍高举长矛、铁镐之类的武器和工地上常用的工具向工地领队办公室涌来,并高呼着我们听不懂的“斯瓦西语”。通过翻译,我们得知,这其中200个肯尼亚担负护坡工程的工人嫌一个月收入低,少则才27000元先令(给1800元人民币),多则也就46000先令,合人民币3000元,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92000先令(合人民币6000元),得知这种情况,中方领导和计工的我通过翻译向他们解释道,护坡工程是以平方米计件获取报酬,多劳多得,这是有协议的。但他们就是不听解释,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方式连肯方的翻译也看不去了。中方领导没有办法,只好说,如有不同意见,可以协商解决或走法律程序,谁知他们更不干了,只呼叫嚷嚷要提高收入,不计件,要一个月拿到92000先令。中方提出,如果继续这种无理要求,你们可以不干,我们可以从其它国家另行招工。谁知此话一出,更惹得他们招呼乱叫,个别带有猎枪的人反而鸣枪威胁,想以此种气势压倒中方工程领队。虽说理在我方,但此种气势也让中方领队和负责护坡计工的我始料未及,虽说可以请示上级,但现场局面失控或酿成事故,也是一件非常糟糕和不愉快的头痛事。正在大家对如此爆发的场面束手无策时,忽见远方稀树草原上方烟尘滚滚,大有沙尘暴飞至之势,只见双方人马顿呈目瞪口呆之相,当大家尚未反过神来,突然从沙尘滚烟中杀出10几只扇耳戳牙的大象群来。那10几只大象直奔闹事的肯方工人群中冲击。肯方闹事的工人见此阵势,哪还有当初的勇气,早已各自逃命而去。有的奔向道路两边的高地,有的钻进树丛,反正一忽儿这500多闹事的人早已不见踪影,那10几只大象一直往前冲,随着烟尘飞扬,那10几只大象也随烟尘不见了。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事又出现了,人们惊魂未定,慌乱之时,远望大象过后的烟尘中,又一片黑压压的影子向这边走来,伴随着呼喊声比起彼伏,似有千军万马,人们屏住呼吸,那呼喊声一声高过一声,“加(依)美”,“加(依)美”。也不知何意呀?原来是附近几个“保定村”的村民约有几百人都一齐展示出中国国旗,一边高呼“斯瓦西语”(muca ya mawe!) “加(依)美”(中国!)。这场面太震撼了,太感人了。大象的出现,解决了一场一触即发的难题,“保定村”的村民又来支持和安慰中国人。这动人的场面,让我们又一次感触到来自非洲人民的友谊。这时工地上不再是恐惧的烟尘,只见路基上、山坡上、塔台上、吊车上、推土机上、汽车上的中国人和肯尼亚“保定村”村民们欢呼声如大海波涛滚滚,如地动山摇般冲击力响彻云霄。一阵阵“中国,加(依)美”—“肯尼亚—”的声浪早已掩埋了人们心中的疑惑和恐惧,这里变成了一片欢呼的海洋。肯尼亚国旗,中国国旗相映成辉,悬在天空的太阳格外的明亮,天特别的蓝,树特别的绿。

    第二天,肯方闹事的代表主动找到我们领队表示道歉。我们说,你们同意调解啦?他们说,同意按合同办,是我们不对。因为我们的行为得罪了象神,象神发怒了,我们会受到惩罚的。我们看到肯方工人的诚意,同意和解。即刻派技术工人到护坡现场做施工技术示范,他们工作起来也认真了,卖劲了,熟练的每人每天可以完成10平方米的护坡。我们又采取当天计件发工资,更加激励了他们的工作热情,这样一来,工程进度大大加快。一个月下来,肯方工人可以真正实现了自己收入达到92000先令的梦想!经过三个月的辛勤劳动,我负责计工的30多公里的护坡任务也顺利完成并通过验收,为“蒙内铁路”提前一年半通车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蒙内铁路”见证了中非友谊,中肯友谊,也见证了肯尼亚人民的勤劳、朴实、直率的个性和他们对中国人民的深厚感情。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