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韵淮滨千般景

2018-08-05

 来源:作家荟  文/余道金

在中华版图中心腹地,在黄淮平原的南端,有一个被称为“中原水乡,淮上江南”的地方——淮滨县。她的县城更是被称作滨城、水城,有着中原威尼斯的美誉。

盛夏七月第一个周末,我随河南省杂文界师友慕名来到豫南淮滨。三天采风活动中,一直断断续续地下着濛濛细雨,水城淮滨显得那么温润;飘动的淡淡雨雾笼罩着淮河两岸,雨水濡湿了淮滨城乡大地,让人觉得好似沉醉在水色江南。

淮滨是一个年轻的县份,一座年轻的县城。你一看这县名就知道水多,字字带水。淮,佳水也;滨,水泽之乡,濒水而居。跨越河南、安徽、江苏三省的淮河有七十千米从淮滨县穿境而过,境内一级支流洪河、闾河、白露河、乌龙江境内总长一百七十八点七千米;东西湖、潼湖、白湖、草湖、方家湖、兔子湖等六大湖泊,塘堰九千六百一十五座,水域总面积近九万亩,另有淮南湿地五万一千亩。好一个“中原水乡,淮上江南”,淮滨受此美誉,真是名副其实。

历史上,淮滨县确实是因水而生。新中国成立第三年,河南省析固始、息县沿淮各一部分乡镇设立新的县级行政区,1952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设立淮滨县,就是为了纾解淮河汛期洪水。全长一千公里的淮河总落差一百九十八米,流入淮滨直下一百七十七米,中下游落差只有二十二米,淮河像突然放慢了脚步;不惟如此,河道还在淮滨腹地打了个“S”形回旋。通俗地说,淮河在这里赖着不想走了;诗意地说,淮河想在这里小憩或沉思,考量一下如何继往开来,走向大海。这就是被人们称作十年九灾的“洪水走廊”来历。两岸那些湿地、湖泊实际上是淮河汛期消减洪水对下游压力的滞洪区。近十年来注重环境生态建设,在这一代人手中淮滨变了模样,淮河正在承载着淮滨远航。

“中原水乡,淮上江南”,驯服的淮河让淮滨为之大变,蜕变的淮滨让江南为之逊色。

水乡离不开水。水是淮滨县的灵魂和血脉。“钟鼓将将,淮水汤汤。”千古淮河在这里给疲惫的心灵留下一个停泊的港湾,留下了享誉江湖的乌龙集码头。桀骜不驯的淮河等待着当今“大禹”治理它、降服它。如今,人们终于明白了亘古淮水在这里回旋的心思,那曾经让人望之兴叹的“洪水走廊”就是为今天的淮滨新城专设的护城河。新城区像一艘豪华游艇,停泊在“S”形的淮河怀抱里,我们夜宿淮河饭店,就有了一种飘摇的动感,很快进入梦乡。

水乡淮滨,河流纵横如网。古老的淮河从桐柏县太白顶发源,一路思绪奔腾直下,匆匆而来;到了淮滨,进入黄淮平原,淮水的调子就舒缓起来,水流中荡漾着醉人的情怀。在淮滨境内,淮河再一次敞开胸襟,接纳了一级支流洪河、闾河、白露河、乌龙江和众多小河小溪。于是,淮滨的一年四季里,淮河的波涛重重叠叠,流淌着水韵淮滨的主旋律,激昂豪迈;而洪河、闾河、白露河、乌龙江的层层细浪,则为之弹奏着和弦,浑厚悠扬。淮河带着淮滨人的梦想,一路轻吟,一路不舍地循着大海而去。夏汛到来的时候,水之韵进入乐章的高潮部分,淮河激流奔腾,波浪滚滚,那是一曲生命的交响,雄浑的乐曲里有淮河悠久的历史,也有秀美富足的现实。

水无定型,它会因势而变,随环境所异而不断改变自己,故能随遇而安,几乎可以在所有地方安歇。于是就有了水乡淮滨湖塘的星罗棋布。不仅有东西湖、兔子湖、潼湖、白湖、草湖、方家湖等湖泊,还有九千六百一十五座塘堰,如明镜如繁星镶嵌在一千二百平方千米的淮滨大地,那就是淮河交响乐章的休止符。天蓝水碧,水天一色,好一方江南也难寻觅的秀水啊!

夜晚的东西湖最是让人迷醉。霓虹灯和各色激光秀组成的奇幻夜景,与景区精心打造的山水园林景观和谐如一,湖水泛着盈盈波光;湖光灯影,亦真亦幻,人在湖区漫步,仿佛走进一个魔幻世界。

东西湖等六大湖泊与淮南湿地自然保护区交相辉映,增添了水乡秀美景色。湖面水波潋滟,淡泊宁静;摇船采芙蓉,淮滨多芳草。近十年来,淮滨县共完成造林绿化二十二点六万亩,植树一千五百六十三点八万株,全县林地面积达到二十七点三万亩,比十年前增长一倍多;湿地栖息着鸟类一百五十九种,鱼类一百一十四种。站在镇淮楼上放眼望去,好一片淮上绿洲,好一幅“有天皆蓝、有地皆绿、有水皆清”的生态画卷。若是阳光明媚的日子,河流湖泊,碧水荡漾,溜金溢银,青鱼游弋浅底,白鹭颉颃蓝天,银光粼粼的水景更让人赏心悦目。

水的心胸敞亮透明。惟其透明,才能以水为镜,印鉴人生。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人若修得透明如水、心静如水,那真是终身造化啊。你看那湖塘碧水如镜,水中荷叶团团,正开着洁白的莲花;芡实田田,仰泳在清凌凌的水面;湖塘水边,生长着碧绿的菖蒲,它是净化水质的高手;茂盛的修竹一样的植物,随着微风舞蹈,你若听出古韵,那就是《诗经》的“蒹葭苍苍”;你若听出豫风楚韵,那便是陶埙伴奏的“芦荻之舞”。更有道路两旁开满的鲜花,波斯菊(秋英)呈现着欧美风情,传递着美好、和谐之意;十样景、太阳花阳光一般灿烂,展现出今天淮滨一派欣欣向荣的水乡盛景。轻轻柔柔的风,纷纷扬扬的雨;乌檐白墙,竹林小道,河网交错,小桥流水,在黄淮平原最南端生成最美的一隅,如歌如画,不禁让人心生感叹:淮滨即有水乡景,何需迢迢赴江南。

如今,淮河上游浉河区境内出山店水库的兴建,使淮河将从此迎来百年安澜,水城淮滨也迎来了发展的春天。你看今日淮上水乡,生态建设风生水起,六十八年沧桑岁月,豫风楚韵的淮滨从一个十年九灾的“洪水走廊”,变成中原风景秀丽的“鱼米之乡”;陆上车水马龙,水中舟楫如梭,到处生机勃勃,充满活力。你再看那长淮之水,打着漩涡,悠悠地歌唱着走向长江,走向东海,一条淮河去,繁华两千里。

匆匆忙忙在中原威尼斯——淮滨行走,短短的三天时间里,看惯了水的魅力,听遍了水的故事。河还是过去那条淮河,曾经是十年九灾的洪水猛兽,如今却成了对锦绣淮滨的特别眷顾。我就想,是勤劳、智慧的淮滨人趋利避害,用双手打造了地肥水美的滨淮家园,谱写了一曲水韵悠扬的动人乐章。

【作者简介】余道金,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信阳市杂文学会副会长、浉河区作协副主席。散文《老人与荷》《长淮春色秀》收入多种名人名作、中学生读物,入选多省区初中升高中试卷;《长淮春色秀》被浩然文学馆收藏;文论《散文贵有“文眼”》选入浙教版初中《语文》第六册,引用超过万次。主要从事文学、杂文时评、财经评论写作。一些杂谈、时评、财经评论被众多内外媒体传播,并收入多种文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